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八章 浮光掠影

第二百二十八章 浮光掠影

        “堂哥,这云生小哥哥,用的是什么剑法?怎么看起来比刚刚的秋水剑诀还厉害……”

        赵铃铛直勾勾地望着眼前的场景,眼睛眨都不敢眨一下。

        “你说什么?铃铛,你的话我听不清,你在阵内不要出去,切记切记,我马上就过来了!”

        尽管耳畔还断断续续的响着赵玄钧的声音,但是赵铃铛已经听不进去了。

        她的视线已经完全被眼前的情形给吸引住了。

        只见伴随着李云生手里长剑那带着一丝怆然的剑鸣声,那长剑的剑身一点点地被李云生拔出剑鞘。

        随着那青鱼剑身而出,赵铃铛能看得见的,是在这漆黑的夜色里,青鱼剑鞘中那一道匹练般的流光。这道流光慢慢溢出的情形,就如同裁缝手里的剪刀,一点一点地将这一片漆黑的天地,慢慢地一分为二裁剪开来一般。

        而赵铃铛看不见的,则是在这夜色中,涌动的烈风以及头顶翻滚的层云,还有李云生积蓄了许久那恐惧的剑势。

        赵铃铛看不见,但是韦二两跟他体内的恶灵却一清二楚。

        寻常人只瞧见李云生正在拔剑,而韦二两看到的却是一只剑势所化的无形的巨手,从李云生剑鞘中蜂拥而出,死死地掐住了他的身体,让他动弹不得。

        恍惚中,这韦二两有了一种错觉,面前的李云生,不再是一个少年,而是他千百年前遇到的那群人类修士,那群视死如归一往无前,假天道为己用的修士。

        不过,他并没有觉得恐惧或者懊恼,于此相反,他停止了愤怒,变得异常兴奋。

        “多少年了,没想到还能有人让我有这种感觉。”

        他放弃了继续解开魂契的举动,而是不管不顾地握紧了拳头,绷紧了身体,于是一道道爆裂的雷罡,在他周身飞舞旋转,疯狂地撕裂着他刚刚恢复的身体,可他却全然不在乎,任由这些雷刚在他周身肆虐。

        就在这时,“啪”的一声玉石碎裂声响起。

        李云生的山字符,被韦二两周身暴虐的雷罡彻底撕碎。

        身携道道雷罡的韦二两,如同出笼猛虎一般,但着一阵阵轰鸣的雷声,挣脱李云生那怒海狂涛一般剑势的束缚,一拳砸向李云生。

        这一拳的声势,在旁人眼中,足以逆转李云生刚刚释放出来的那股剑势。

        可是,这一拳来的有些迟了。

        因为,李云生的剑已然出窍。

        相比拔剑时的声势,出窍后的这一剑,显得十分朴素,就是普普通通的一剑。

        远不如韦二两携着漫天雷罡的这一拳。

        不过这一剑很快,快得如同浮光掠影一般,一闪而逝。

        也就在这一闪而逝,浮光掠过韦二两眼瞳的瞬间,组成那道浮光的一条条细不可察的剑芒,穿透了韦二两的每一寸皮肤跟骨肉,将韦二两连同他那周身的雷罡切割成了一团血雨。

        刹那间,天地再次一片死寂,唯有李云生粗重的喘息声,传入了众人的耳朵。

        望着那一摊血水,李云生总算可以松一口气了。

        决定杀韦二两,对于此时的李云生来说,本就是一个铤而走险的举动,他自认为如果不是因为对方过于轻视自己,加之以前对魔族做过一些功课,他这次的胜算三成都不到。

        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才没有让牧凝霜来帮自己,因为刚刚的每一步,少有一点差池,或者那一处时机不对,就不可能有刚刚那一剑了。

        这种时候,他没有办法相信别人。

        “刚刚那难道是浮光掠影?……”

        看着刚刚李云生那一剑,愣了许久的牧凝霜,不自觉地喉头耸动,咽了一口口水,然后喃喃自语道。

        “你说云生小哥哥,刚刚用的是我们秋水剑诀的第二式浮光掠影?!”

        一旁的赵铃铛闻言,也是一脸愕然。

        “这第二式,我最熟了,这绝不是浮光掠影。”

        赵铃铛摇头道。

        她放弃赵家优渥的条件,来秋水就是因为想学秋水剑诀,所以对于秋水剑诀她自认为学的很用心,李云生刚刚那一剑虽然令人骇人,但在她看来绝不是浮光掠影。

        “我也不确定。”

        牧凝霜苦笑着摇了摇头。

        尽管她嘴上这么说,不过心里却已经认定那是浮光掠影,因为有了先前被李云生指点的经历之后,她对于秋水剑诀的思路,已经跟朱雀阁的一些弟子大不相同了。

        “凝霜师姐。”

        忽然李云生有些虚弱的声音传了过来。

        牧凝霜抬头一看,只见到李云生正费力地站了起来,转头望向了自己这边。

        “我可能需要你们帮帮忙。”

        已然面无血色的李云生,苦笑着看了一眼正朝他扑过来的一些腐尸。

        刚刚李云生那一剑,的确是牧凝霜跟赵铃铛所议论的“浮光掠影”,也是因为对手是韦二两,他才会毫无保留的用了这一剑。

        他其实从牧凝霜哪里已经早就弄清楚朱雀阁是怎么教授这一剑的,不过就如同第一式百川灌河一样,无法凝聚剑势的秋水剑诀,其实就是一份普通的仙府剑诀,所以李云生这一剑的思路,从最开始就跟他们不一样,因为才会让赵铃铛觉得怪异。

        不过尽管如此,这一剑还是有些出乎李云生的意料,无论是从这一剑的威力,还是这一剑的副作用上。

        虽然他杀韦二两,是利用了对方解放魂契未完成的那个空档,但是刚刚那一剑最后的威力,让他相信就算对方真的完全解开了魂契,这一剑依旧能杀了他。

        至于副作用,那就是麒麟骨里挥霍一空的丹田,还有他这幅精疲力尽的身体。

        “来了!”

        闻言,牧凝霜毫不犹豫的冲出了驱魂阵。

        这一次赵铃铛并没有阻止她,倒不是因为韦二两已经死了,而是赵玄钧已经来到了她身后。

        “堂哥,你来晚了。”

        赵铃铛一脸遗憾地说道。

        “这,到底怎么回事?”

        看着眼前的一片狼藉,赵玄钧一头雾水。

        “先去帮忙,我慢慢跟你说。”

        她说着一把拉住赵玄钧往阵外走去。

        “等一下。”

        突然,赵玄钧一把拉住了赵铃铛。

        “看起来我还没来晚。”

        赵玄钧冷笑着扶住了腰间的剑柄。

        而就在他说话只见,赵铃铛也忽然感觉到,一股令人生畏的威压排山倒海而来。

        “你先别出去。”

        赵玄钧按住赵铃铛,然后自己如一道残影般,射向李云生所在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