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九章 萧逸才

第二百二十九章 萧逸才

        就在赵玄钧发现异样的同时,李云生的神魂也传来了一阵刺痛感。

        “戚白夜?    !    ”

        几乎是本能,李云生的脑海里出现了这个名字。

        没有什么比神魂的记忆更准确,戚白夜的神魂散发出的那种味道,李云生一辈子都忘不了。

        “薛朗师兄没拦住那戚白夜?”

        只是让他有些诧异的是,薛朗师兄居然没拦住戚白夜。

        虽然苏灵运的死,戚白夜才是主谋,但是目前的李云生还没自大到去对付戚白夜。

        他能够在这里毫无顾忌的对付韦二两,其实有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他相信薛朗能够拦住戚白夜。

        “等等……”

        一念至此,他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似得,不顾周身的伤痛,冲到那滩血肉跟前,直接拿手进去拼命的寻找着什么。

        “找到了!”

        李云生鲜血淋漓的手里,捏着一颗拇指大小的赤色珠子。

        这是魔族的血核,魔族修者的神魂便寄存于此,毁了他韦二两才算彻底的死了。

        “幸好找了一下,没想到这东西这么硬。”

        看着手里的血核,李云生终于松了一口气,同时也对这血核的坚韧程度感到叹为观止,他没想到这血核连那一剑都毁不了。

        “走吧!”

        正在李云生想这个问题的时候,牧凝霜长剑上流光一转,如疾风扫落叶一般将正要围住李云生的几名腐尸斩飞,然后一把伸手拉起李云生。

        虽然没有李云生他们那么敏感,但是牧凝霜也隐隐约约察觉到了不对劲。

        “嗯。”

        闻言李云生点了点头。

        而就在两人转身的那一刹,李云生忽然汗毛直竖,一股阴寒刺骨的风,如同冬日里的冷水浇在后背上一样。

        “他来了!”

        李云生警觉顿生,也不顾已经筋疲力尽的身子,奋力地想要加快步子。

        可是就在他迈开步子的时候,牧凝霜的胳膊却死死地勾住了他。

        他心头一寒,心头涌起一股不太好的感觉。

        回头一看,只见牧凝霜紧紧地皱着眉头,一副极其痛苦的面容,就像是一个溺水的人,在水中奋力挣扎一般,而她的身体则僵硬得如同一尊石雕。

        还没等李云生弄清状况,牧凝霜原本那紧锁的眉头陡然展开,一抹笑意出现在她嘴角。

        “小心!”

        这一声小心,几乎跟牧凝霜脸上那一抹笑意同时出现,然后一个人影将李云生从牧凝霜的身边拉开。

        而就在那一瞬,李云生瞥见牧凝霜手里的长剑,正一剑刺向他刚刚站立的位置。

        “她的神魂被控制了。”

        说这话的,正是把李云生从险境中拉出来的那个人。

        “玄钧师兄?”

        李云生有些意外,他没想到赵玄钧会出现在这里。

        “有办法吗?”

        李云生皱着眉头,看向不远处神情再次变得异常痛苦的牧凝霜。

        对于赵玄钧的出现意外归意外,可是眼前的情形,比赵玄钧为什么会在这里更紧迫。

        “先看看。”

        赵玄钧无奈地摇了摇头。

        他之所以这么无奈,是因为他很清楚,能够这么轻易地控制一个修者神魂的魔族,自己这几个人很难应付。

        因为神魂这个东西,就算是对魔族来说,也是一件非常脆弱的事物,控制他人神魂这件事情,如果是在违背对方意愿的情况之下,只有神魂非常强大的魔裔才能做到,否则非常容易造成神魂的混乱,甚至是消亡。

        这类神魂极其强大的魔裔往往都是来自魔族的贵族血脉,甚至是皇族血脉。

        而这两类魔裔,都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戚白夜,用这种手段,对付一个小辈,传回幽泉宫不怕笑话吗?”

        一道破风声响起,薛朗的身影落到李云生跟赵玄钧一侧。

        下一刻,戚白夜也突然从夜色中走了出来,站到了牧凝霜身旁。

        不过此时的戚白夜显得有些狼狈,浑身血污不说,一条胳膊还断成了半截。

        “你堂堂凌云阁阁主萧逸才,都能放下身段伪装成弟子埋伏于我,我又怕什么笑话?”

        戚白夜冷哼了一声。

        一旁的赵玄钧跟李云生听到这句话顿时一脸目瞪口呆。

        他俩齐齐转过头看向薛朗。

        只见这“薛朗”白了两人一眼,然后一手撕下了脸上面具,露出了本来的面貌。

        正是凌云阁阁主萧逸才。

        “师父你怎么……”

        赵玄钧先是有些发懵,继而恍然大悟道:

        “难怪你不让我来,偏要让身材模样跟你相近的薛师哥来,原来是为了方便你……”

        “啪!”的一声,赵玄钧话还没说完,萧逸才便一巴掌重重地拍在了他脑袋上。

        “回去再跟你算账。”

        他冷冷地瞪了赵玄钧一眼。

        顿时赵玄钧只好闭嘴。

        这个平日里赵家高傲的公子哥,在师父萧逸才面前也只是个毛头小子。

        而一旁的李云生看到萧逸才后总算是明白了,为何那戚白夜此刻会满身是伤了。

        不过这样一来,他另外一件事就有些不明白。

        “这戚白夜被萧阁主您拦着,那此刻挟持了牧凝霜神魂的是谁?”

        李云生不解道。

        有萧逸才出手,在李云生看来,戚白夜不可能有机会出手的。

        “他血脉的能力是‘双生’,能将神魂一分为二。”

        萧逸才的面色有些惭愧,在他看来要是自己早些发现这一点,牧凝霜也不会落到这般田地。

        “放人吧。”

        回答了完李云生,萧逸才转头神色冷漠地看向戚白夜,用一种不容拒绝的口吻说道。

        “我想过你们凌云阁会来不少实力不错的人,但你堂堂凌云阁阁主,为了几名弟子愿意前来以身犯险,我还真没想到。”

        戚白夜苦笑。

        “要真让你猜到我会来,我面前站着的应该是岐伯爵他们吧。”

        萧逸才冷声道。

        “岐伯都差了些,至少来一名大公。”

        戚白夜一脸真诚的笑道。

        “你以为在我面前拖延时间有用吗?”

        萧逸才提起了剑指着戚白夜。

        “放人可以。”

        戚白夜抬起头看向李云生道:

        “我奴才的血核。”

        他的目光落到李云生身上的时候,立即恢复了平日里的盛气凌人的姿态。

        “拿来!”

        戚白夜眼神漠然一字一顿地寒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