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章 血核

第二百三十章 血核

        这戚白夜倒也不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只是这些魔族这些血统高贵的子弟向来如此。

        但相比戚白夜的态度,李云生更好奇他的意图。——“一个韦二两值得他冒这个风险来解救吗?”

        “你说的是这个?”

        李云生明知故问的将那颗雪珠捏在手里瞧了瞧。

        “别跟我耍滑头,你那些小把戏,骗得了我那蠢奴才,可骗不了我。”

        戚白夜轻蔑道。

        说完他的手在牧凝霜肩膀上拍了拍。

        顿时牧凝霜整个人开始颤栗了起来,脸色一瞬间变得煞白。

        “拿来吧。”

        戚白夜冲李云生伸出了手,顺势还在牧凝霜身上踢了两脚。

        “你是不是太过分了一点。”

        因为萧逸才的道来,一直没有出声的赵玄钧冷声道。

        “过不过分,你赵公子不是看的很清楚吗?”

        这戚白夜邪笑着,干脆一直脚踏在了牧凝霜的背上。

        “你……”

        见状赵玄钧皱了皱眉,瞥了眼萧逸才,而萧逸才则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赵玄钧立时不吭声了。

        其实他很清楚,这戚白夜在他师父萧逸才面前都敢如此有恃无恐,自然是有那随时脱身的法子。

        像戚白夜这类血脉高贵的魔裔,大多都是留有不少家族保命的手段,不说他们魔族,就连他赵玄钧自己这种手段都有不少。

        此刻他不过是想要多捞一些好处罢了。

        而萧逸才静观其变的态度,也说明了这一点,如果能杀他早就杀了。

        其实萧逸才一点都不担心戚白夜会拿牧凝霜怎么样,一个魔族上士跟一个不过灵人修为的弟子,两者之间的分量摆在那里,这戚白夜自然是算得来的。

        所以他并不着急。

        于是,这个问题自然而然地抛给了此时正拿着血核的李云生。

        看着牧凝霜痛苦的神色,还有戚白夜踩在牧凝霜身上的那条腿,李云生面无表情地抬起了头看了戚白夜一眼道:

        “给你可以,不过你得先拿开你的脚,然后撤回你的神魂。”

        “你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吗?”

        戚白夜显得有些不耐烦地说道。

        李云生没有说话。

        他只是低下头,是从袖子里拿出那只吃梦蛾,将他放到了掌心的血珠子上,察觉到了神魂的味道,这吃梦蛾兴奋地扑闪着翅膀。

        “你在威胁我?”

        戚白夜自然认得吃梦蛾,他吃惊之余有些恼怒道。先前因为萧逸才的纠缠,他根本无暇顾及这么的情形,所以没有看到李云生用吃梦蛾。

        “很明显,是的。”

        李云生面色淡然道。

        “我随时可以让她生不如死。”

        戚白夜的声音完全冷了下来。

        “那我也不介意让我这只蛾子饱餐一顿。”

        李云生丝毫不退让。

        “你应该知道这吃梦蛾,除了喜欢吃你们魔族神魂,还有吃下对方生前所以记忆这种能力吧?”

        他轻描淡写地说道。

        李云生说的这一点,别说戚白夜,就连萧逸才都没有想到,他虽然剑术聊得,但对这些偏门却是一窍不通。

        听了李云生的这番话,他甚至生出了重新,衡量牧凝霜跟这血核之间价值的心思,毕竟牺牲一人便可以获得魔族许多隐秘,某种意义上来说是非常划算的。

        要是放在往日的战场上,为了得到魔族的一些讯息,牺牲几百名修者的情况都有。

        萧逸才神色的变化,戚白夜自然看在眼里。

        不要看他表面上一副狂妄自大的模样,实则心思极为细腻,否则魔族也不会放他出来行走,他刚刚的一些举动跟言语,大多有虚有实,只有这样才能让对方无法探明他的心思。

        尽管众人的神色都很平静,但是他很清楚,就像他直到此刻也没有放弃寻找机会杀死萧逸才一样,萧逸才同样也并没有那怕片刻放下杀死自己的想法。

        “小子,如果你知道我子合宫戚家有多记仇,你今日绝不会做这么鲁莽的事情。”

        戚白夜嘴角勾起冷笑道。

        听到对方说起记仇,李云生忽然心头一阵触动,不过他依旧一脸平静地看着戚白夜道:

        “记仇这种毛病,可不止你们子合宫戚家有。”

        “懒得跟你废话。”

        戚白夜白了李云生一眼,然后看向萧逸才道:

        “我先放了她可以,但是我要这小子先把东西送过来。”

        他说完用手指了指李云生。

        像是为了先是他的诚意,他收回了控制牧凝霜的神魂。

        “你还想耍什么花样?”

        赵玄钧有些怒不可遏地说道:

        “放人就放人,哪来的那么多乱七八糟的。”

        “如果真是放人那么简单,我哪里会在这里跟你们废这么多口舌?”

        戚白夜不怒反笑,他没有看赵玄钧,而是盯着萧逸才。

        “白云观的那小子。”

        萧逸才迎着赵玄钧的目光看了一眼,然后转头对李云生道:

        “你去把朱雀阁那小姑娘换回来吧,算我欠你个人情。”

        “萧阁主言重了。”

        李云生摇了摇头,然后没有任何犹豫径直走到牧凝霜的跟前,两人距离不过三尺。

        此时牧凝霜已经站了起来,她脸色非常难看,浑身上下已经被汗水浸透,刚刚被戚白夜控制神魂的痛楚可见一斑。

        “都怪我刚刚疏忽……”

        牧凝霜疲惫的脸上满是的自责,像是在怪自己刚刚没有提防戚白夜,才导致现在凭空生出这么多事端。

        “不怪你。”

        李云生冲牧凝霜摇了摇头。

        “别打情骂俏了,滚吧。”

        身后的戚白夜猛地将牧凝霜推了一把。

        牧凝霜一个踉跄差些摔倒。

        “你先走。”

        李云生扶住她低声道。

        “拿来。”

        牧凝霜一回到萧逸才那边,戚白夜便再次向李云生伸出了手。

        就在他伸出手的同时,李云生感到一股极其阴凉的气息,如同吐着信子的毒蛇一般一点点地缠绕到了他身上。

        不过很快,他身后萧逸才的方向涌来了一股暖意,非常轻松地化解了这股寒意。

        很显然,在李云生看不到的暗处,戚白夜跟萧逸才两人依旧在较量着。

        “拿去。”

        李云生翻手将那颗血核递给韦二两。

        韦二两看着那颗血核,笑眯眯不紧不慢地从伸出了手。

        可就在他手指碰到那血核的一瞬,一滴精血从他的指尖低落,正好滴在那颗血核之上。

        还没等李云生反应过来,那戚白夜突然飞快地掐住李云生的嘴巴,将那颗血核直接送入了李云生嘴里,顺势用鲜血在李云生的脖子画下一串诡异血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