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一章 快……逃!

第二百三十一章 快……逃!

        李云生想过对方可能会挟持自己,或者直接杀了自己,为此他甚至在身后,将神机飞剑符的几道符箓都准备好了,就是为了防止这种情况。

        可他做梦都没有想到,戚白夜会把血核塞进自己嘴里。

        一个吐纳天地灵气,修习三千道藏的人类修者,吐下魔族的血核会有什么后果,李云生不用想也很清楚。

        ——自天地初开之时,这浊气与灵气,本就是两股不可调和的力量,如果少量的一丝还好,顶多只是排斥,可是现在李云生体内那是魔族上士浊气的结晶血核,还有李云生体内炼化天地灵气得来真元,这两种东西被强行纠缠在一起,融入经脉之后迸发的威力,不亚于一道五品天象符。

        别说让那吞下血核的修者殒命,就算是修者周遭的人也会跟着遭殃。

        可为时已晚,那颗藏着韦二两神魂的血核,就像是生了跟一样地卡在了他喉咙里。

        而做完这一切的戚白夜,身后陡然生出双翼,只见冲天而起。

        他一面飞速逃遁一面大喊道:

        “狗奴才,我戚家待你不薄,为我们戚家献上你的神魂吧!”

        他这话自然不是对李云生说的,而是对李云生体内那血核说的。

        话音才落,李云生立时便感觉到浑身如坠冰窟。

        血核如体后的异样特征开始出现了。

        李云生感觉到,一道道浊气从那血核之上蜂拥而出,飞速地占据了自己的各处经脉,但马上自己的经脉跟那一丝丝残存的真元便开始对这些浊气拼命的排斥。

        而为了对抗这股浊气,画龙诀像是失控了一般的开始自动运转了起来,而后更多源源不断的天地灵气被引入体内。

        于是这一清一浊两种灵力,开始犹如沸油遇上凉水一般爆裂开来,这两种杂糅在一起的灵力,变成了一股不受控制,狂暴无匹的力量,隐约中已经开始水火不容,眼看着就要撕裂他的筋脉。

        李云生拼命地保持着头脑的情形,一名竭力阻止画龙诀的运转,一面调和着这一清一浊两股灵气,尽量让它们不要碰撞到一起。

        可同一条经脉之内,想要两者不碰到,何其困难。

        而让他更加无助的是。

        他感觉到韦二两的神魂从那血核中钻了出来,那张带着冷笑的脸浮现在了他的脑海里,他开始拼命的侵占自己的神魂,然后控制他的身体。

        这一刻,李云生终于明白了,原来这戚白夜自始至终就没想过要救韦二两,他只是需要韦二两的血核来阻止萧逸才的追杀。

        因为此刻,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地冲向萧逸才他们。

        而此时的萧逸才,就像刚刚李云生的反应一样,他也没有想到戚白夜会用这一招。

        骤然明白过来,这戚白夜刚刚所做的一切不过都是演戏,他不是要救韦二两,他是一直谋划着的就是如何暗杀自己。

        “萧逸才,他可是你秋水的弟子,你救还是不救?”

        远处的戚白夜凌空而立,像是看戏一样的看着这边的情形。

        不过他话虽这么说,但是看到底下踉踉跄跄,像是在拼命挣扎一样的李云生,却是皱起了眉头,心里却不由得生出一丝惊奇:“没想到,这小家伙还挺硬的,扛了这么久。”

        其实这种做法就算是魔族也很少用,原因嘛,一来是不划算,这不过是一个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做法,二来就是完全不可控,浊气与灵气相遇之后会发生什么,什么时候发生什么,其实都是不可控的。

        但是按照戚白夜所了解的,这个过程往往都很快,至少比现在场下李云生快。

        “你们先走。”

        萧逸才没有理会戚白夜的挑衅,而是对身旁的赵玄钧他们说道。

        说完剑一挥,不等赵玄钧几人拒绝,一股无形推力随着他手里的长剑倾泄而出,将身后的赵玄钧跟牧凝霜,轻描淡写一般地直接“推”回驿站。

        看着踉踉跄跄不受控制地走过来的李云生,他长叹了一口气。

        说实话,今天就算是再来几个戚白夜,这萧逸才也不怕,他最怕的就是眼前这情形。

        若只是单纯浊气入体,他也有法子,但现在李云生是血核入体,而且看起来神魂还被血核中那道神魂给侵占了。

        若来的是其他师兄,或许还有法子,但是他没有法子。

        以往秋水之外的人多称他为剑圣,但是秋水与他相熟的师兄们都叫他剑痴,原因无他,单纯是因为除了剑他什么都不会。

        叹了口气之后,他将手里长剑平握着,立时众人只觉得这天像是要塌下来一般,一股无形威压落到众人肩头,李云生的身形随之一滞。

        就连远处空中站立着的戚白夜身子都晃了晃。

        “我觉得,既然你救不了他,你可以给他一个痛快。”

        戚白夜身后双翼一抖又稳住了身形。

        他此时站立的这个位置,是他精心计算过的,只要他保持这个距离萧逸才就杀不了他。

        闻言萧逸才往戚白夜的位置看了一眼,只是一眼戚白夜便感觉无尽杀机如天门的云层一样蜂涌而止。

        骇人之余,他十分欢喜,因为这萧逸才终于动怒了,这是从刚刚交手到现在,萧逸才第一次露出与他身份不符的神情。

        他之所以依旧留在这里没走,就是因为他还没死心,只要萧逸才露出一个微小的破绽,他都会不惜一切的将其格杀,哪怕是以命换命。

        不过让他失望的是,萧逸才仅仅显露了一丝怒意,并没有别的举动,他依旧默默的看着李云生非常吃力地走向他。

        其实他在心里,已经好几次,想要帮李云生结束痛苦,可是最终还是忍住了,李云生如果死在他手上,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跟杨万里交差。

        而就在两人犹豫跟僵持之时。

        一直踉踉跄跄,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的李云生,忽而停住了脚步。

        李云生的神魂终于彻底无法控制这体内的清浊二汽,两道气流一黑一白,宛若牛奶跟墨汁一样交汇在了一起。

        短暂的平静,犹如暴风雨来临的前夜。

        而韦二两的那道神魂很快意识到了这一点,他一瞬间彻底的侵占了李云生的意识,于是李云生原本停下的脚步骤然发力,如一道风一样冲向萧逸才。

        “一起共赴黄泉吧,我会将你一同拉入那万丈深渊。”

        韦二两的神魂,接着李云生的嘴巴喃喃道。

        他的魂力也消耗殆尽了。

        可就在他这么想着的时候,一团黑色煞气突然涌入了李云生的神识,还有李云生身体里的各处经脉,那原本已经开始爆裂的清浊二气,因为这道黑色的煞气陡然凝固了起来。

        “这是……什么东西?!”

        那团黑色的煞气在韦二两面前不停地变化着形状,最后这煞气化作了一条黑色巨蟒一口将韦二两吞下。

        几乎在这煞气吞下韦二两神魂的同一时刻,李云生停下了脚步。

        只见他面无表情,双瞳无光地扭转过头去,望向夜空中站立着的戚白夜。

        顿时,戚白夜忽然心头一凛。

        “不对劲啊,这小子怎么到现在还活着!”

        而正当他发出感慨的时候,神识之中传来了韦二两的声音:

        “快……逃!是……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