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二章 浊雨

第二百三十二章 浊雨

        “孽?孽什么啊?你到底在说什么?”

        韦二两的声音突然戛然而止,让戚白夜一头的雾水。

        可还没等戚白夜弄清楚韦二两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唧——”

        一声极度刺耳的尖叫声撕裂夜空。

        这声音如同浪涛一般,一重接一重地在这夜色中荡开。

        发出这声音的,不是别人,正是地面上那如行尸走肉一般的李云生。

        他刚刚不过短暂地平静了一瞬,而后整个人状若疯魔地抱着头开始嘶吼了起来。

        只见他此刻仰着头,周身被一团比这夜色还要黑的煞气笼罩着,而仔细一看这黑色煞气之中,一根根根绯色丝线时隐时现。

        “我还当是真的出了什么问题,原来是你这该死的奴才搞错了。”

        看清楚地上的情形,韦二两长长地吁了一口气。

        李云生此刻的模样,正是清浊二气要在体内爆裂的前兆。

        于是心下大定的戚白夜,重新摆出了一副看戏的姿态,他最喜欢看到萧逸才这类受人敬仰的修者,绝望而无力的时候露出的表情。

        不过马上,令他诧异的是。

        只见那地面上的李云生,短暂的狂暴之后,突然再次平静了下来,他周遭的黑色煞气就如一个巨大的漩涡一般在他身后旋转着。

        紧接着,他便见到那李云生忽然抬起头,毫无生气地看着他。

        “找到你了。”

        忽然一声低沉而沙哑声音,从那脸上毫无情绪的李云生嘴里发出。

        虽然戚白夜很清楚,两人只见的距离相隔很远,但是李云生此言一出,他只觉得他们的距离不过咫尺之间。

        “不会真的有问题吧。”

        他心中陡然间再次生出一丝惧意。

        “下雨了?”

        突然,一滴冰冷的水珠落到了他的脸上。

        他抬手一抹。

        “黑色的雨?”

        他看着手上那黑水,先是疑惑,继而深吸了一口气睁大了眼睛道:

        “浊……雨!!?”

        与此同时,他双翼一阵,开始疯狂奔逃。

        这浊雨,并不是真的雨,而是神魂之力强大一定程度之后引发的异象,这种异象很特别,只有魔族才会感知到,所以对于魔族而言,若是遇到能让他们感知此等异象的修者,往往只有死路一条。

        “找到你了。”

        底下木然站立着的李云生,再次重复了一句,而后望着戚白夜逃跑的方向,僵硬的手掌轻轻一握。

        这寂静的夜色之中,忽而响起了一阵阵靡靡之音。

        一道道绯色的符文,随着李云生的这一握骤然绽放,犹如赤色的飞雪一般瞬间布满了这一整片天地。

        而那戚白夜在这片绯色“飞雪”中,愈飞愈慢,每一道符文落到他身上之时,他身上的那一处立时化作虚无。

        他就像是陷入了这沼泽之中的旅人,先是恐惧继而哀嚎最后绝望。

        最后在挣扎中彻底化作虚无消失在这夜色之中。

        戚白夜消失了。

        “怎…怎么回事?”

        赵铃铛一脸愕然。

        刚刚所发生的一切,在这群人眼里,其实很莫名其妙,因为他们看不见那些符文,更加看不到那一片浊雨,他们只看到李云生木然地站在那里,而戚白夜头也不回地消失在夜色中。

        “就这么让他跑了?!”

        赵铃铛有些不满地看着赵玄钧道。

        “去看看李师弟吧。”

        赵玄钧摇了摇头。

        “别过来!”

        而当他们正要走出驱魂阵的时候,萧逸才再次喝止了他们,并且放出一到罡气拦住了他们的脚步。

        “师父,干嘛不让我们出去!”

        赵玄钧不解道。

        萧逸才没有理会赵玄钧,而是静静地看着面前的李云生。

        那戚白夜消失之后,那已经失去自己意识的李云生,像是陡然丧失了生存的意义一样,木然无助的转头看向萧逸才。

        一直背面看着李云生的萧逸才,此时第一次看清楚李云生此时的正脸。

        此时的李云生,七窍流血,浑身上下透着一股死意。

        他如同本能一般地,朝萧逸才伸出了手,做出了一个跟刚刚杀死了戚白夜一样的手势。

        饶是萧逸才见多识广,也看不出李云生这到底是怎么了,因为按理说一个修者同时吸纳了浊气跟清气之后,是不可能活这么长时间的。

        这萧逸才并没有如戚白夜那般惊慌,他神色镇定的握着手里的剑直直地盯着李云生。

        “你也要杀我吗?”

        萧逸才淡淡地问道。

        听到萧逸才的这句话,那李云生突然一脸茫然。

        愣了一下之后,他忽然抱住了脑袋,然后又是“唧——”的一声开始嘶吼了起来。

        紧接着他那周身的煞气骤然暴涨。

        不过这一次,那漆黑的煞气之中,一条条绯色的气流,犹如云层中的闪电一样若隐若现,像是在拼命地遏制这黑色的煞气一般。

        但这却让李云生变得更加痛苦,他开始一边嘶吼,一边奋力地用双手捶打着地面,一双手被锤得血肉模糊。

        “不知道有没有用,不过试试吧,先前若不是我大意,你也不至如此。”

        看着眼前这少年痛苦的模样,萧逸才犹豫了一下,然后慢慢走到他跟前,将手放到他的额头,顿时一股浩瀚的真元将李云生包裹其中。

        顿时,李云生安静了下来。

        不过这却只是表面上的安静,因为那原本捶打在地面,还有那一声声嘶吼的力道,尽数释放在了萧逸才身上。

        “神魂…封印?!”

        面对这匪夷所思的力量,萧逸才初始之时还能够靠修为硬抗,可是慢慢地他发现,这一声声嘶吼声之中居然隐藏着一道道神魂攻击,这一声声看起来像是发泄一样的嘶吼,居然带着一重重神魂封印,想要拼命地封印住萧逸才的记忆。

        终于在李云生发出最后一声嘶吼声过后,饶是萧逸才也还是支撑不住,毕竟他不过是单纯的防御,只见他整个人被这力道生生震得飞退而出,长长地吐了一口鲜血,险些就站立不稳了。

        而萧逸才的突然退开,让这一道道被他压抑着的力量直接释放出了出来,那带着神魂攻击的嘶吼声直接让赵玄钧他们昏阙倒地。

        而李云生也如同精疲力竭一般,笔直地倒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