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四章 一万八千重封印

第二百三十四章 一万八千重封印

        尽管身体还是有些虚弱,李云生仍旧是在牧凝霜她们之后,也下了马车。

        “怎么了?”

        看到下了马车后的牧凝霜跟赵铃铛两人,如同石化了似地站在原地,李云生有些不解地问了一句。

        “你看那边……”

        牧凝霜用手往身前指了指。

        闻言李云生一抬头,恰巧此时一阵爽风吹来,将李云生额前鬓角的头发一同吹起。

        伴随着这一阵爽风带来的心旷神怡之感,李云生的目光凝住了。

        视线随着牧凝霜手指的位置望去,视线顺着这荒野平原一路看去,只见远处若隐若现的秋水群峦之上,一块块犹如龙鳞一般金色云朵,组成一个宛若天盖一般的巨大云层笼罩其上。

        在这仙府这类奇景李云生见得其实不算少,但此刻秋水群峦头顶的这云朵,很明显跟那些借着日光余晖,才有了色彩的云朵不一样。

        因为此时太阳的位置已然不在那云层的上空,可这云朵依旧散发出金色的光晕。

        而且就算是隔着这么远,李云生依旧能感受到,自那层云之上汹涌而来的天地灵气,正混杂在这一阵阵大风中迎面吹拂而来。

        “真的是……登天云。”

        先前听到马车外秋水弟子叫喊的时候,李云生因为心思都在脑内凭空出现的那一段段画面上,所以并没有太在意那些弟子在喊叫什么,直到现在亲眼看到这般静香之时才回想起来。

        所谓登天云,依照道藏的记载,每每有仙府修者能够触摸到天门的门槛的时候,这种形似龙鳞携着浓厚天地灵气而来的云朵便会出现。

        正因如此,古人们便将这种云称作“登天云”,有一步登天之意。

        而登天云的出现,正是“天门”洞开的先兆。

        至多三个月,此处必有一名修者叩响天门。

        看清此刻那登天云的下方正是秋水,牧凝霜疑惑道:

        “我们秋水有人要叩天门?难道……难道是掌门?”

        此时虽然距离徐鸿鹄算出自己叩天门的时间已经过了小半年,但是无论是十州仙府,还是秋水门自己人,知道徐鸿鹄即将叩天门的人仍旧不多。

        “定然是我们掌门!”

        赵铃铛望着运出的登天云一脸的兴奋。

        “十州已经多少年,没有能有资格叩天门了,我们掌门太厉害了!看看以后谁还敢再说我们秋水没落了!”

        她十分欢喜地说道。

        跟牧凝霜她们一样,李云生也是看到这登天云,才知道秋水可能马上有人要叩天门了。

        同样跟这些人猜想的一样,李云生觉得这个将要叩天门的人是掌门徐鸿鹄无疑。

        可是跟赵铃铛满脸笑意不同的是,李云生这时候皱起了眉头。

        他虽然不知道徐鸿鹄要叩天门这件事情,但是秋水目前被群狼环伺的处境,他却从种种迹象中感觉到了。

        而徐鸿鹄这时候叩天门,对于秋水来说,无论徐掌门成功与否,无疑都不是一件好事。

        因为徐鸿鹄能否叩开天门谁也不清楚,但是有一点十州仙府只要是个人都很清楚,那就是最多半年,徐鸿鹄定会离开秋水。

        这也就意味着,十州将会出现一个千年来最弱的秋水门。

        所以看着眼前的场景,李云生实在是开心不起来。

        “希望我猜错了,这叩天门的并不是掌门。”

        心里虽然这么想,但是李云生十分清楚,这秋水叩天门者不是掌门的机率微乎其微。

        不是徐鸿鹄,这秋水还有谁能有此等实力能让天门现世?

        ……

        此时此刻,同样遥望着秋水群峦之上这一幕的,还有魔族幽泉宫的一个枯瘦的老头。

        尽管相隔千万里之遥,不可能从幽泉宫看到秋水,但这个老头依旧一动不动地背手站立着,然后目不转睛透过窗户望着秋水的方向。

        “步蟾宫宫主夜蝉叩见主上。”

        一名衣着华贵的冷俊男子走了进来,单膝跪地道。

        “来了啊,起来吧。”

        老头头也不回道。

        他说着忽然仰起头,用他那高耸的鹰钩鼻迎着吹拂过来的空气嗅了嗅。

        “闻到了没?”

        他一脸享受地说问道。

        “恕夜蝉愚昧……”

        “这是从天门吹来的风。”

        那男子一脸惶恐,好似马上又要跪下,不过却被老头打断了。

        “原来主上已经知道了。”

        那夜蝉一脸惊愕,他刚刚收到秋水出现登天云的消息,没想到这边已经知道了。

        “这次叩天门的我们猜测应该是秋水掌门徐鸿鹄。”

        他接着道。

        “不是那老不死的,还会有谁?”

        老头转身坐下,拿起一壶茶给自己到了一杯。

        “我说前些日子那么好心来看我,原来是要走了啊。”

        他一面回想着前些日子徐鸿鹄前来邀他喝茶的场景,一面摇头笑了笑。

        “若真是徐鸿鹄,那我们这次计划应该会顺利许多。”

        夜蝉若有所思道。

        “对了,还有一件事情要禀告主上。”

        他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事情一样。

        “说。”

        老头头也没抬地说道。

        “前些日子奉命去给秋水弄些麻烦的,那戚家那小家伙戚白夜死了。”

        他低头道。

        “怎么死的?”

        老头淡淡地问道。

        “不知道。”

        说这句话的时候,那夜蝉看起来有些心虚,毕竟手下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这明显十分失职。

        “探子带回来的消失,说凌云阁阁主萧逸才,伪装成他门下弟子混进了这次任务之中……”

        他赶忙补充道。

        “萧逸才啊……”

        提起萧逸才的名字,那老头笑了笑。

        “当年那个总是躲在徐鸿鹄屁股后面的毛头小子也长大了。”

        他一脸回味道。

        “如果有这小子在,那戚白夜倒死的不冤,不过……”

        他转头看向夜蝉道:

        “你刚刚为何说不知道?”

        “您有所不知……”

        夜蝉脸上滑过一滴冷汗道:

        “我们用招魂幡召回那戚白夜的一丝残魂,照理说可以从里面找到一丝讯息,可是属下无能,这一丝残魂好像被人封印了,我们什么都没查到,这才来找您的。”

        “哦?”

        那老头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动容。

        “连你都破不了这封印?”

        他惊讶道。

        “夜蝉无能!”

        那男子一脸愧色。

        “给我瞧瞧吧。”

        老头放下了杯子。

        夜蝉立刻恭恭敬敬地将一方印鉴放到老头面前,那戚白夜的一丝残魂就锁在这印鉴之中。

        只见这老头手指轻轻的在哪玉石印鉴上一点,立时空气中荡开一道微不可查的气浪涟漪。

        见状这老头皱了皱眉,然后再次伸出手指往那印鉴上点去。

        这一次的反应更大,还没等老头的手接触到那方印鉴,一道道咒文立即挡在了老头的指尖,老头破开一重立刻又出现一重。

        这般局面,一直持续了一柱香的时间。

        “厉害。”

        那老头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由衷地赞叹道。

        听闻老头的这一声厉害,夜蝉不由得眉头一跳,老头的一声赞许在夜蝉极其少见。这也就表明,这个问题真的非常棘手。

        “也难怪你们没有办法…”

        老头的脸色变得凝重。

        “这上面至少有一万八千重神魂封印。”

        他抬头看向夜蝉道。

        “一万…八千重?!”

        这个在十洲凶名赫赫的魔族步蟾宫宫主少见的露出了一丝恐慌。

        “没想到,秋水除了徐鸿鹄,还有这号人物。”

        他皱眉道。

        “这封印的叠加,道其实对我魔族而言也不难,能做到这点的人其实不少,不过这么短的时间一口气加上一万道封印的就不多了。”

        老头沉吟道。

        “您也不行?”

        夜蝉问道。

        “年轻时或许可以,现在嘛……也就能帮老祖们做一些杂事了。”

        老头笑道。

        “那幽泉宫的几位老祖呢?”

        提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夜蝉脸上露出了一丝胆怯。

        “若是这种级别的封印。”

        老头笑着敲了敲桌子道:

        “如果不计较得失,几位老祖,一息之内可布下十万重。”

        顿时那夜蝉说不出话来了。

        “不过现在倒有些麻烦。”

        他拿起那方印鉴道:

        “上次徐鸿鹄那么一闹,几位老祖不得不提前闭关,所有这印鉴之上的封印,可能需要一些时日才能解开了。”

        “这也是没有法子的事。”

        夜蝉摇头道。

        “在没弄清楚这人是谁之前,让你的人切莫轻举妄动。”

        老头吩咐道。

        “可是我们与仙府的……”

        “夜蝉你记住,于我们而言,仙府与秋水是没什么分别的,我们不过是顺水推舟,这舟是死是活对我们而言并不重要,这段时间尽量安份些,能做个看客就做个看客。”

        老头收起印鉴,转头看也不看夜蝉一眼便径直走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