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五章 污蔑

第二百三十五章 污蔑

        一月后——

        李云生一行人在烽台上遇袭的事情,原本对十州而言都算得上一件大事,可是因为登天云的出现,这件事情完全被盖过去了。

        这一个月以来,往日里十分平静的秋水,因为头顶的登天云变得喧哗异常,各州仙府跟门派的访客使者络绎不绝,有道喜的,有看热闹的,但更多的还是来打听:“到底是谁要叩天门?”

        尽管几乎所有人都猜测,秋水那即将叩天门的人,无疑正是秋水现任掌门徐鸿鹄,但是不管各州仙府,各大门派如何逼问,秋水就是不愿开口证实。

        不过,十州对于登天云的热情,渐渐的也随着秋水头顶登天云的散去而日渐平息。

        因为这件事情忙得焦头烂额的秋水峰长老门,总算是能够腾出手来处理一下秋水内部的事务。

        一件因为登天云的出现,而积压了一月的事情

        ——“玄武阁控诉白云观弟子李云生,使用魔族手段残杀玄武阁弟子施文轩。”

        秋水峰忘言殿内。

        虽然徐鸿鹄已经回秋水了,不过处理内务的还是代掌门宋书文。

        其实宋书文接到玄武阁阁主的控诉,已经是一个月前的事情,与李云生他们回到秋水正是同一日,不过当时登天云初现秋水,根本腾不出人手来处理这件事情。

        除了腾不出人手,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宋书文本身对于玄武阁的控诉,就一直持着怀疑的态度,虽然那段时间忙得腾不出人手,但他仍旧找人向一起同去的朱雀阁以及凌云阁的弟子打听了这件事情。

        他从凌云阁跟朱雀阁的弟子听来的消息,几乎与玄武阁那边给他的讯息正好相反,李云生非但不是魔族奸细,而且令人意外的以一己之力杀死了一名魔族的上士。

        而对于施文轩的死,这些弟子也给出了解释,那就是当时施文轩被魔族控制了心神,意图加害其余秋水弟子,最后被李云生发现将其处死。

        从这些凌云阁跟朱雀阁弟子的证词上,这件事情的原委脉络其实已经很清晰了——施文轩的的确确是被李云生杀的,但事出有因,当时施文轩已经被魔族控制,最后不得已而杀之,而非玄武阁控诉的蓄意残杀。

        关于施文轩被魔族控制心神的证据,朱雀阁一名名叫牧凝霜的女弟子,甚至拿出了一块记录了当时施文轩被控制心神之后“发狂”情形的拓影石。

        原本到了这里,事情就可以告一段了。

        因为玄武阁在这次魔族的伏击中死了这么多弟子,朱百炼有些情绪,宋书文也很理解。

        但是,问题就出现在施文轩的死因上。

        因为前几天戒律司给他带来消息,他们从带回来的施文轩尸体残骸上,真的发现了残余的浊气,而且经过他们的推断,李云生用的还是魔族最残忍的献祭之术。

        这么一来,李云生的问题,就从残杀同门,变成了修习魔族术法。

        在十州仙府的修真门派之中,修习魔族功法的罪名,甚至要大过残杀同门。

        而且,更重要的是,宋书文要搞清楚,是谁教的李云生献祭之术。

        “师哥,怎么这么早就来了。”

        正当宋书文埋头看卷宗的时候,白园园主刘青青杵着拐杖走进了忘言殿,一名满头银发的少年小心的搀扶着她。

        “最近事情比较多,只好起得早些了。”

        宋书文一边说一边抬头道。

        “行远?”

        当他看到刘青青身边的银发少年时显得有些吃惊。

        “见过,宋伯伯。”

        这少年对宋书文躬身行礼道,不过搀扶着刘青青的手却依旧没有放下来。

        “什么时候从北冥回来的?”

        宋书文问道。

        “回来有两个月了,这几天才放我们出来透透气。”

        少年似乎有些埋怨。

        “两个月……”

        宋书文一愣,然后想起来什么,拍了拍脑袋道:

        “我这记性,让你们回来的密令还是我写的,我居然把这事给忘了。”

        这少年乃是刘青青的养子,从三年前就开始替秋水驻守在北冥,两个月之前,宋书文得到掌门徐鸿鹄的授意,让驻守在外面的秋水弟子全部返回秋水。

        只不过这两个月之间,掌门徐鸿鹄在十州天天闹腾,每天都会有许多其他门派跟仙府的信件送过来,最近加上登天云的出现,让他差点忘记了这件事情。

        “你也找个凳子坐吧。”

        见刘行远扶着他娘亲坐下之后,十分乖巧懂事地站在了一旁,宋书文笑着冲他示意道。

        “白云观那小子呢?”

        离家多年的养子回家,刘青青的心情似乎不错。

        “已经派人去叫了,应该快到了。”

        宋书文放下了手里的卷宗。

        这次审讯李云生,除了白园园主他并没有叫其他人。

        一来,秋水弟子修习魔族功法这件事情要是传出去定然有损秋水声望。二来,就是他的一点私心,他知道大先生很喜欢白云观这小弟子,而他对李云生的印象也不差,万一这小弟子真的在旁人诱导之下修习的魔族功法,他这样也好尽量将这件事情控制住。

        不过,根据他的了解,这李云生极少出门,真的修习魔族功法的几率很小,从施文轩身上查出的那些浊气,极有可能是误会。

        今天将刘青青请过来,就是为了当面跟李云生查明这件事情。

        “你先去派去监视的那些人,有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刘青青问道。

        施文轩的尸体的残骸是她亲自检查的,她可以非常确定,这施文轩就是死在魔族献祭之下,所以他不像宋书文这般还存有疑虑,她已经认定李云生修习了魔族功法,接下来只需要讨论如何处置这件事情了。

        “没有。”

        宋书文摇头。

        “他的作息非常规律,每天除了观里的农活,就是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