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八章 此子到底是黑还是白?

第二百三十八章 此子到底是黑还是白?

        李云生大致的在自己脑海里梳理了一下——

        应该是秋水白园的人,在施文轩尸体的残骸中发现了浊气,为了这件事情代掌门宋书文约了自己“叙旧”,不过这件事情却被不知道怎么被朱百炼知道,于是他请来这么多福地的师叔伯们,想要在他们面前证明自己就是那个使用魔族手段杀害施文轩的人。

        “其实某种意义上来说,我的确是用魔族的手段杀害了施文轩。”

        看着朱百炼那愤怒得有些充血的眼神,李云生在心里叹了口气道。

        “不过,这么兴师动众,就为了把我揪出来?或者说,证明我用了魔族的手段,对他有什么好处?”

        李云生在心里想道。

        “无话可说了吗?”

        朱百炼炸雷般的声音再次将暗自思索着的李云生惊醒。

        “朱阁主你说得不全对。”

        李云生摇了摇头,然后神色镇定地看向朱百炼道:

        “施文轩师兄是不是魔族奸细我不敢肯定,但他体内的魔胎却是货真价实的。”

        “口说无凭,证据呢?”

        朱百炼瞪着李云生,向他伸出手道。

        两人原本身形就相差许多,所以站在朱百炼面前的李云生,此刻就像是站在老虎面前的兔子一样。

        不过这只“兔子”镇定自若的目光,却让在场的众人眼前一亮。

        “啧啧……”

        宋书文一旁的刘青青低声咋舌道:

        “我还真没看出来,杨万里居然教出了一个这么性子沉稳的徒弟。”

        “你现在准备怎么办?”

        她戳了戳宋书文低声道。

        “静观其变。”

        宋书文冷冷道,生生地被这朱百炼摆了一道,他心里很不是滋味,不过一想到朱百炼的算盘很有可能落空,他心里便好受了很多。

        “凌云阁的牧师姐那里有一份拓影石,应该已经交给刘园主了吧?”

        李云生看向刘青青道。

        当时在埋伏施文轩的时候,李云生为了留下证据,事先跟牧凝霜就在房间里布置了拓影石,正好记录了当时的情形。

        “不错,那拓影石里我看过了,施文轩的行为确实很反常。”

        刘青青点头道。

        “你与那姓牧的丫头本就沆瀣一气,那拓影石不过是你们为了陷害我徒儿才弄出来的东西,做不得数!”

        朱百炼冷笑道。

        “朱阁主说我跟牧师姐沆瀣一气。”

        李云生像刚才的朱百炼一样伸出了手道:

        “证据呢?”

        早知道朱百炼会咬死自己跟牧凝霜是一伙的,但这种只凭臆测得出来的结论自然站不住脚。

        李云生此时也很无奈,他有很多种方法证明施文轩是魔族傀儡,但是每一种他都不敢在这种场合说出来,而且若是置身事外的去想想,用施文轩的身体献祭这件事情,怎么看都是一种非常邪恶的做法。

        不过李云生处变不惊的姿态,让场上的众人愈发的觉得有趣起来。

        原本有些索然无味的众人,此时突然都有了精神。

        朱百炼此刻其实也有些意外,因为他没想到这么一个小孩能在他一道道威压之下,还能够应变自如。

        说实在的,他堂堂一个阁主,跟一个什么都不是的小屁孩在这殿堂之上争辩,已经是一件令他很没面子的事情。

        在他最初的计划中,这李云生他只需要三言两语就能搞定。

        接下来他只需要应付宋书文这边,让他跟这一众福地之主坐实了李云生修习魔族功法的名头,然后拿这件事去向掌门施压,撤去白云观杨万里的观主之职,现在正值多事之秋,徐鸿鹄绝不愿意门内再生事端,到时候肯定会满足自己的要求。

        “你大可如此狡辩,反正我徒儿已死,现在是死无对证。”

        朱百炼话费一转,不再那么咄咄逼人,他把目光看向宋书文。

        “我徒儿是不是魔族奸细此事可再议,但此子是否修习过魔族功法,我相信宋掌门定有法子判断!”

        这一点,才是朱百炼自认为握住的最大筹码。

        从收到白园在施文轩伤口中发现浊气开始,他就在谋划这一步,今天更是出其不意的请来这么多秋水德高望重之人,就是为了向宋书文施压,只要今天在李云生身上发现了浊气,白云观弟子修习魔族功法这件事情就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

        在仙府,修者使用魔族术法杀害同门这件事情,不是谁想压就能压下去的!

        “百炼师弟…”

        宋书文闻言叹了口气看向朱百炼。

        “做事何必如此决绝?不如你今日先回去,等我跟青青师妹检查好了,再一起定夺如何?”

        他语重心长地说道。

        这话的意思其实很明显了,无论结果如何,无论李云生是否真的修炼了魔族功法,他都不想将这件事情闹大。

        “宋师哥,我朱百炼向来都是直来直去,不会你们那套弯弯绕绕,什么事情都无外乎黑与白两种结果。”

        朱百炼一脸的义正严辞。

        “今日当着诸位师兄前辈的面,我只想宋师哥告诉我,此子,到底,是黑,还是白!”

        他扫了一眼场内的众人,然后指着李云生一字一顿地说道。

        “咳咳咳…”

        这朱百炼表面上只是指着李云生,可暗地里却用那一道道无形的威压猛力地撞击着李云生的脏腑,让李云生不由地剧烈咳嗽起来。

        对于这种程度的攻击,李云生要躲要扛,其实都可以,不过此时此刻在这忘言殿内,他却不想暴露自己,只好用身体硬撑着。

        “好!你要看,我就让你看!”

        宋书文被那朱百炼咄咄逼人的模样气的大声道。

        刚刚他虽然看似是在偷袭李云生,但真正的意图却是在逼迫宋书文。

        “师妹,你来处理吧!”

        他看向刘青青道。

        “师哥…这…”

        刘青青有些犹豫,在这么多人面前,要是真的发现李云生修习了魔族术法,对于李云生来说那就真的是毫无挽回的余地了。

        “这朱百炼就是一头货真价实的猪,他要作死,你我不必拦着,若这小孩身上真要是有浊气,也不是你我能够管得了的!”

        就在刘青青犹豫的时候,宋书文忽然传音到她耳中。

        听着宋书文气话,刘青青差些噗嗤笑出声来。

        “孩子,你过来。”

        她敛去脸上的笑容,向李云生招了招手。

        说完,另一只手一翻,一条四尺长,通体洁白无瑕,散发着摄人寒意的戒尺出现在她掌心。

        “白水尺?”

        那差些昏昏欲睡的云中子突然变得精神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