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三十九章 证据确凿

第二百三十九章 证据确凿

        这白水尺,算得上是白园的圣物,形如戒尺通体洁白如玉,没有一丝的杂色跟瑕疵。

        这看起来洁白无垢的白水尺,实质上却是一件非常危险的兵器,因为它是这世间少有的几样,可以将咒术的力量毫无损耗地封印其中兵器,所以你可以说刘青青此刻手里握着的,可能是几百道可怕咒术的实体。

        不过,刘青青在这种场合拿出来,却并不是因为这一点。

        而是,想要利用这白水尺“无垢”的特点来探查李云生是否用过魔族术法。

        无论是何种魔族术法,施展之后,施术之人身上或多或少都会沾染一丝浊气。

        虽然,这一丝浊气很容易就能被炼化,或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被天地灵气粉碎,但是作为无垢的法器的白水尺,不会在乎这些,只要你曾经施展过魔族术法,沾染过哪怕一丁点的浊气,它都能够察觉到。

        “把手放在上面。”

        刘青青脸色温和地看着走到自己面前的李云生道。

        “就像这样,将你的一道真元放进去。”

        她用另一只手在白水尺上轻轻的一点,一丝真元立时顺着她的指尖钻入白水尺之中。

        顿时,这洁净通透的白水尺中,显现出一道游动着的青色雾霭。

        但是很快,这一道青色雾霭便散去。

        “没想到,刘园主的真元依旧如此精纯。”

        坐在对面的云中子,望着白水尺中一闪而逝的青色雾霭由衷地感慨了一句。

        他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这白水尺除了能够鉴别清浊之气,还能够将真元的精纯程度,通过尺中的颜色变幻显现出来。

        多说修者的真元进入白水尺之后,显现都是一条灰色的雾霭,像刘青青这种清澈青色,是真元精纯到一定程度才会出现的现象。

        而传闻中,入圣级别的修者,真元显现的颜色是毫无杂质的紫金色。

        云中子这个说法,令许多人出言附和,一时间原本气氛有些沉闷的忘言殿居然热闹了起来。倒不为其他,这忘言殿内,有着青色真元的修者其实不少,只是刘青青这般年纪,还有往常那一副垂暮的神态,跟此刻真精纯的真元有些落差。

        “诸位,还是正事要紧吧。”

        似乎不想让众人的注意力被转移,朱百炼很快干咳了一声道。

        “明白了吗?”

        刘青青像是根本没有听到周遭的声音一般,接着一脸和蔼地看着李云生道。

        本刚刚那一下本就是随意为之,不过她并没有借此机会岔开话题的意思,白水尺都拿出来了,自然要探明这李云生的虚实。

        “明白了。”

        李云生点了点头。

        说完他从刘青青手中接过了白水尺。

        其实别看他此刻依旧一脸沉稳的神色,但是心里还是有些发虚的,因为毕竟他的的确确用了献祭之术,也察觉到了那一丝流到他身上的浊气,尽管他很清楚那道浊气已经被他炼化,可是依旧有些不放心,特别是后来出现在他脑海中,那断断续续碎片一般的记忆。

        “怎么?”

        看见李云生有些犹豫,朱百炼走到了他跟前冷声道:

        “怕了?”

        李云生转头看了一眼朱百炼,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转过头看了一眼手里的白水尺。

        “算了,是祸躲不过。”

        他这么想着,很快便将一道真元导引到了指尖,在犹豫了一下之后,他的手指还是在那白水尺上轻轻地点了一点,将一道真元送入其中。

        于是在场的众人都屏气凝神地注视着李云生手里的白水尺。

        终于,在众人的注视中,通透无暇的白水尺有了变化,一丝黑气在其中犹如滴入净水之中的墨汁缓缓散开。

        “是浊气!”

        朱百炼一脸大喜。

        “你们看到了吧,这的的确确就是浊气。”

        说着他一把揪住李云生的衣领。

        “说!是谁教的你这魔族功法!”

        他冲李云生逼问道。

        因为浊气的出现,像宋书文这样其实心里有些偏向李云生的人,瞬间没了立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朱百炼对李云生进行逼问。

        “砰!”

        而就在这个时候,忘言殿的大门忽然被人一脚踹开。

        一道势如风雷的威压从大门处咆哮而来,即便是云中子这些人一时间都觉得有些呼吸不畅。

        “朱百炼,你想做什么?”

        随着这一声厉喝,众人终于看清了来人的模样。

        “萧阁主,你怎么来了?”

        宋书文看着一步一步走到李云生跟前的萧逸才有些讶异地问道。

        “放手!”

        萧逸才一把扶住李云生的肩膀道。

        “凭什么?!”

        朱百炼冷冷地看着萧逸才道。

        “凭他在烽台山救了我们所有人。”

        萧逸才面无表情地说道。

        此言一出,殿内瞬间一片哗然。

        “你别以为,你今天在这里信口雌黄就能救这小子,今天既然我已经查出他体内有浊气,就算是徐鸿鹄来了也休想将他带走!”

        朱百炼斩钉截铁道。

        “萧阁主可不像是一个信口雌黄之人。”

        云中子站了起来,走到两人跟前。

        “我倒是很好奇,这位小师侄是怎么救了你们所有人。”

        他看着萧逸才笑道。

        “我也很好奇。”

        江百草也来到一旁看了一眼李云生,然后再看向萧逸才。

        “江老,你也看见了,此子体内存有浊气,而我文轩徒儿的伤口也有浊气,又有同去弟子的证词,能够证明我文轩徒儿就是他杀的,你们为何还要听信这萧逸才的一派胡言?”

        朱百炼显得异常痛心道。

        “还文轩徒儿……”

        萧逸才白了朱百炼一眼。

        “若不是你那文轩好徒儿,私通魔族暴露我们的行踪,幸好李云生及时发现,不然我们这一行人,那一晚就都要死在那堆腐尸嘴里了。”

        他冷笑道。

        “萧老儿,我徒儿已死,你大可信口雌黄,说他是魔族奸细。”

        朱百炼也是愤怒异常道:

        “但这李云生用魔族功法杀我徒儿的事情现在证据确凿,你如何狡辩?”

        “在场的诸位都是自己人,我也就打开天窗说亮话。”

        萧逸才没有看朱百炼,而是看向在场的众人。

        “敢问诸位,谁手里没几样见不得人的保命手段?”

        说完他转头盯着朱百炼接着道:

        “你朱百炼就没有吗?如果能救我秋水十来条性命,就算用了魔族功法又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