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二百四十章 确实很像,非常像!

第二百四十章 确实很像,非常像!

        “萧逸才,你总他救那么多秋水弟子,但据我所知,当日在那烽台山来的魔族可不少,你说他杀了我文轩徒儿便能救这些人,这不是打自己的脸吗?”

        朱百炼冷哼道。

        “当日的情形诸位想必也有所了解。”

        萧逸才没有理会众人,而是转头看向江百草云中子等人。

        “我们被骗进了魔族的一个陷阱,他们在去往驿站的路上,做了一间一模一样的驿站,甚至周遭的事物都造的毫无二致,说来惭愧,我虽易容同往,但当时的确并未发现这一点。”

        他放低了一些声音道。

        “如果说这驿站是陷阱,里面布有机关阵法,按理说萧阁主你不会发现不了啊。”

        云中子疑惑道。

        “问题就出在这里,这驿站虽然是个陷阱,但是驿站的本身没有任何问题,甚至驿站搭建的材料都跟秋水原本的驿站一模一样,加上我当时为了隐藏身份服用了敛气丹,神魂之力被封印大半所以没能及时探查出来。”

        萧逸才苦笑道。

        “萧阁主你是想说,连你都没发现的异状,这李云生发现了?”

        云中子把目光看向李云生。

        “你自己说吧。”

        萧逸才看了李云生一眼道。

        “回禀云中子前辈。”

        李云生向云中子作揖道:

        “我当日确实发现了一些不对劲的地方。”

        “你……”

        “朱阁主,何不让他把话好好说完?我们这么些人在这里,难道还怕他跑了吗?”

        一旁的朱百炼刚想插话,却被云中子打断了。

        “你说说,你哪里觉得不对劲了?”

        云中子再次看向李云生问道。

        “因为当时我们处在荒野平原之中,周遭没有参照的景物,加之这片沼泽常年浓雾密布,所以单看驿站本身确实很难发现异样。”

        李云生对那云中子点了点头。

        “但是因为这次任务之前,我就对我们秋水埋在这片荒野沼泽之中的镇魂钉很感兴趣,所以一路之上我曾经暗自记下过我们经过的镇魂钉的数量。”

        他一边说着一边将一张地图递给云中子。

        事到如今,他也没必要隐瞒一些什么了。

        “不错……”

        云中子将那张地图放在手里赞叹了一句,他想起他们年轻时候,经过那条路也会这么做标记,不过这些年来安逸惯了,现在的弟子很少这么做了,大多数人已经只认驿站不认镇魂钉了。

        “不过据我所知,那一带的镇魂钉,为了不破坏上面符文的功效,每一根都一模一样常人根本无法区分,如果只是单纯靠这么一路用肉眼去记录,其实很容易出错。”

        他之指出了这其中一个令他感到疑惑的地方。

        “没错,这一点也是为什么我没有跟萧阁主汇报的原因。”

        李云生点点头道。

        “那你后来是怎么确认的?”

        云中子继续问道。

        “后来之所以能够确认,还多亏了当天晚上的好天气。”

        李云生从袖中的乾坤袋里拿出了一副星图,递给云中子。

        “星图?”

        接过李云生递过来的星图,云中子疑惑了道。

        “这是一幅秋水周边的星象图,比较特别的地方是绘制这张星图的前辈,将其中一些星辰的轨迹,按照二十四节气标注出了具体的方位。”

        李云生接着解释道。

        “你是说,头顶星星的位置不对?!”

        不过他说到这里的时候,云中子脸色的疑惑已经骤然消散,确认代之的是满脸的惊愕,这份惊愕不是因为魔族的处心积虑,而是眼前这少年远远超出常人的缜密心思。

        “星星的位置不对?你们两个在说什么呢?”

        江百草皱起了眉头。

        不只是江百草,就连宋书文也没有相通这一点满脸的疑惑。

        “回江师伯。”

        李云生解释道:

        “这一路上的镇魂钉我可以数错,这驿站魔族也可以伪造,甚至拿驿站中的温泉,魔族也能够造出一模一样的,但唯独我们头顶这片星河,魔族造不了假。”

        他停顿了一下,然后接着道:

        “比如我当晚从窗户外面看到的那颗北冥星,按照这张星图记载,在那一天是绝不会出现在秋水驿站的窗口的。”

        这么一说,忘言殿里的众人,终于算是理解,为什么云中子会说星星的位置不对了。

        不过理解之后,忘言殿内居然变得一片死寂。

        “这么缜密的心思,不应该是你白园的作风吗?”

        宋书文半开玩笑地向刘青青问道。

        “这……确实很像,非常像!”

        不过没想到的是,刘青青居然开始一脸严肃地打量起李云生来。

        “既然他那么早就发现了,那为何不告诉你?如果他能够及时告知你,还会有后续的事情发生吗?”

        朱百炼突然看向萧逸才。

        “所以说,这依旧不过是他的狡辩之词,你萧逸才如何还看不出来?”

        他显得非常痛心疾首道。

        “我也很想问这个问题。”

        萧逸才没有理会朱百炼,而是看向李云生,他能够从当日后来的情形断定李云生的无辜,但并不清楚当时具体发生了什么。

        “虽然只是我的只觉,但是我进那驿站之后,就觉得我们被监视了,如果当时我贸然告知萧阁主,你信不信还是其次,我的下场恐怕就跟我们那辆马车一样了。”

        李云生苦笑道。

        他提起马车,萧逸才立刻醒悟了过来道:

        “当晚那辆突然烧起来的马车也跟你有关系?”

        “我想试探一下是不是真的有人监视我们,就跟朱雀阁的凝霜师姐撒了个谎,说我们马车里救治秦师兄的方法。”

        李云生点了点头。

        “结果没想到,他们居然当真了,没过多久就烧了我们那辆马车。”

        他有些好笑道。

        “连魔族都被玩弄于股掌,这小孩不去你们白园真有些可惜了。”

        宋书文给刘青青传音道。

        “你别吵,接着听。”

        刘青青摆了摆手一脸严肃道。

        “然后呢?我出去之后你做了什么?”

        萧逸才目光冷冽地看着李云生,这情形看起来倒像是他变成审问李云生的那个人。

        不过这些天以来,他确实都在想这个问题,他当时出去虽说是为了引诱戚白夜现身,但是事后想象却感到十分后怕,因为很明显他种了对方的调虎离山之计,那帮留在驿站的弟子最后能够都活下来,连他都感到非常意外。

        “然后幸亏我二师兄下山前给了我一株隐匿身形的灵草,我借着这支灵草暗中对那些被魔胎控制的驿站弟子动了些手脚。”

        李云生有些隐晦地说道。

        “动了些手脚?你是在暗中用见不得人的手段刺杀我文轩徒儿吧!”

        朱百炼立刻像是抓到了什么了不得的把柄一样阴阳怪气道。

        “说具体一些。”

        萧逸才皱了皱眉。

        “我在布置驱魂阵。”

        沉默了一下,李云生终于还是抬起了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