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二百四十一章 不过是废物利用罢了

第二百四十一章 不过是废物利用罢了

        “驱魂阵?”

        云中子讶异道:

        “你怎么想到要布置驱魂阵?”

        “虽然当时我并不清楚是不是魔族要袭击我们,但如果细想布置这个陷阱的人目的何在,我想来想去只能想到驱魂阵这一点。”

        李云生解释道。

        “原来那驱魂阵真的是你布下的。”

        萧逸才想起那晚,就在那群腐蚀眼看就要冲入驿站时,驿站外围升起的那道救命的光幕,即便此时心中依旧满是后怕。

        “不用再跟他们解释了,我们走吧。”

        他拍了拍李云生的肩膀,异常决绝地说道。

        确认了当初那道驱魂阵是李云生布下的之后,萧逸才便决定了,就算没有先前掌门的指示,他无论如何也要护住这少年。

        “他说了这么多,还是没有说清楚,是不是他杀了我那徒儿,更加没有说清楚我那徒儿身上的浊气从何而来。”

        朱百炼周身罡气四溢,大有一副不惜动手的姿态。

        “我再说一次。”

        萧逸才转过头丝毫不惧地看着朱百炼,一字一顿地说道:

        “他该死。”

        “朱阁主,萧阁主,这里是忘言殿,在这里动手不太好吧。”

        宋书文终于站了起来。

        他用一道温和的罡气试着将二人分开。

        “其实我也很好奇。”

        云中子再次站了出来,他走到了朱百炼跟萧逸才的中间,并且将朱百炼跟李云生隔开。

        “你是怎么布置这驱魂阵的。”

        他侧脸看着李云生道。

        闻言李云生先是看了看萧逸才,发现对方没有阻拦自己的意思,然后才缓缓开口道:

        “驱魂阵本身不难。”

        “不难?”

        云中子咧嘴一笑。

        殿内的其他人闻言也是面带笑意。

        “真要说难的地方,可能是那一千多道符文每一道都不太一样,记起来有些困难……吧。”

        看着云中子的眼神,李云生感觉有些尴尬。

        “难点是在于,我们秋水的驱魂阵是跟镇魂钉融合的,所以必须依据镇魂钉的方位,再参照星图跟地图的方位,对驱魂阵的位置做一些演算。”

        说着李云生又看了云中子一眼,不过这一次云中子没有打断他,而是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说。

        “因为恰巧我学的行云步对方位演算要求也很高,所以只是演算的话,给我一些时间倒也难不倒我……但是,有一样东西在当时的情况下,我没办法……”

        “但是,你没有东西做阵眼。”

        还没等李云生说完,云中子便打断了他,直直的盯着他的眼睛道。

        闻言李云生没有说话,只是神色淡然地点了点头。

        “没有阵眼,那最后是怎么激活驱魂……阵……”

        不知道是谁,突然这么问了一句。

        不过这个声音就如同湖底偶然冒出的一串泡泡,很快就消失在大殿里的沉默之中。

        话说到这里,大家都是聪明人,稍微动脑子想想,就能想到李云生最后是拿什么做阵眼了。

        “所以你就拿我那徒儿做了阵眼?!”

        朱百炼的脸完全阴沉了下来。

        “你说!是还不是!”

        他质问道。

        “是。”

        李云生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

        “以肉身做阵眼,我秋水可没有这门术法,你到底是对我那徒儿用了何种残忍手段。”

        朱百炼呼气粗重地说道。

        李云生能够感觉到,如果不是萧逸才站在他身边,云中子又拦住他跟朱百炼中间,恐怕此刻他已经被朱百炼的那暴烈的罡气给撕碎了。

        “献祭。”

        此时此刻,李云生并没打算继续隐瞒,毕竟刚刚白水尺都已经测出来他体内的浊气。

        “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用魔族术法残害同门!”

        朱百炼一剑狠狠地插在地面,地面猛地颤动了一下,一道烈风从李云生耳畔刮过,顿时殿内防护阵法流光四溢。

        “虽然术法出自魔族,但究其根源也不过是一门生存手段,而当时施文轩的状态,已经算不得同门,我不过是废物利用罢了。”

        一边压制着体内汹涌澎湃的真元,李云生一面冷静地说道。

        “你还要狡辩?这魔族术法到底是谁教你的?”

        朱百炼皱起了眉头道:

        “是不是杨万里?”

        他朱百炼想要揪出来的,从来不是一个李云生,而是李云生身后的,他已经了解的很透彻,李云生能够学习魔族术法的地方除了秋水没有其他的地方,所以教他的这个人必然也是秋水的人。

        而最有可能的,自然是杨万里!

        “不用跟他废话了。”

        萧逸才腰间长剑骤然出鞘,一声清脆的剑鸣过后,只见他长剑在空中一划,立时李云生便觉得周身的压力突然一减,刚刚被朱百炼的威压跟罡气锁住的身体被释放了出来。

        “想必这个中原委,诸位也看清了,此子救人之功足以抵过。”

        他一把抓住李云生的胳膊,一边朝身后看了一眼,然后理都不理朱百炼拉着李云生径直往大门口走去。

        身后的众人,包括宋书文在内,此刻似乎还沉浸在李云生用献祭之法给驱魂阵做阵眼,这等匪夷所思的大胆想法之中,对于萧逸才的行为都默契地保持着沉默。

        不过朱百炼怎么会沉默?

        只见他身子一闪便挡在萧逸才跟李云生二人面前。

        “就算你狡辩说他这次功过相抵,那教他献祭之术那人是何种居心,你萧逸才就没想过吗?放任一个这么危险的人在暗处,你当真睡得安稳?”

        他用剑指着萧逸才道。

        “你让……”

        “咳咳咳……”

        萧逸才提着剑,刚想警告朱百炼让开,不过却被一阵咳嗽声打断了。

        “你当着我了。”

        朱百炼身后,一个身形瘦高,皮肤白得有些透明,一脸疤痕的老头拍了拍朱百炼的肩膀道。

        虽然老人只是这么轻轻的拍了一下,却让朱百炼感觉浑身寒毛直竖,密集的冷汗从他脑门中溢出。

        一种来自本能的恐惧,毫无缘由地将朱百炼包裹住了。

        “你,你是……谁?”

        朱百炼僵硬地转过头,一脸惊愕地问道。

        而于此同时,在宋书文旁边,刚刚一直一副苦思冥想模样的刘青青忽然拍了一下脑袋道:

        “我想起来了,我终于想起来这李云生像谁了。”

        她一把拉住宋书文的胳膊道:

        “像我们白园老祖,何老,何不争!你说像不像?”

        闻言宋书文苦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道:

        “不用你猜了,何老已经来了。”

        他指着大殿的门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