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二百四十二章 金色的真元

第二百四十二章 金色的真元

        “您,您是……何老?”

        朱百炼有些颤抖地问道。

        何不争这个名字,年轻一代的秋水弟子或许真的已经不记得了,但是此时这忘言殿里的如何会不记得?

        只是,他们像此刻的朱百炼一样,都有些难以置信,难以置信何不争还活着这件事情。

        毕竟他们已经有上百年,没听到过关于何不争的消息了。

        传言中何不争要么是堕境终老,要么便是死在了魔族的暗杀之中,而像大先生跟宋书文这样,少有的几个知道他还活着的人,又总是守口如瓶,所以此刻何不争如此真切的站在他们面前,怎么叫他们不觉得吃惊?

        “没想到,你还记得我。”

        何不争转头面无表情的看了朱百炼一眼。

        “当初你爹爹引你进山时,你才不过是个八九岁的孩童,没想到百来年的光阴就这么一闪而过了。”

        他语气略带回味地说道。

        “当,当然记得,家父曾经多次提起您。”

        朱百炼的态度变得异常恭敬。

        他如此恭敬,当然不是因为他父亲的原因,而且此时的何不争气息虚弱,修为更是一落千丈,他更加不至于如此。

        但是作为一个上位修者的本能,还有何不争身上那云淡风轻却蚀骨夺魂的杀意却不停的警告他,这何不争非常危险,甚至比身后的萧逸才还要危险。

        “白园刘青青拜见祖师爷!”

        发现何不争出现在门口之后,刘青青当即飞身而至跪拜在何不争跟前。

        白园到处都挂着何不争的画像,这刘青青自然不会认不出。

        “丫头你起来吧。”

        何不争少有的笑了笑,手一挥一股无形的力道将刘青青扶起。

        “谢祖师爷。”

        刘青青站了起来。

        “这些你一个人撑着白园,幸苦了。”

        他语气中带着一丝愧疚道。

        看着刘青青年纪不大却已经老态龙钟何不争有些过意不去,为了继承白园,刘青青修习了何不争留下的咒术,而这咒术几乎都是七分伤敌三分损己的招数,若是修行更不上便很难化解这些损伤,刘青青这副模样就是很好的证明。

        “祖师爷言重了,能守着白园是我毕生的幸事。”

        刘青青摇了摇头。

        “老祖既然还活着,为何不回白园?”

        她抬头问道。

        “老了,想找个清静的地方歇息歇息。”

        何不争道。

        闻言刘青青还想再问些什么,但被何不争抬手制止了。

        “跟我走吧。”

        只见何不争从朱百炼的身旁走过,来到李云生的跟前。

        “谢谢何老。”

        李云生心里松了口气点了点头道。

        “何老,您,您不能带他走!”

        朱百炼犹豫了再三还是再次挡在了何不争面前拦住了李云生。

        “若何老您找他有事,等我弄清楚他那献祭之术到底是谁教的也不迟!”

        他咬了咬牙道。

        “你不用问了。”

        何不争抬起头看向朱百炼道:

        “是我的教的。”

        这句话如一盆凉水朝着朱百炼当头浇下,让他整个人都愣在了那里。

        “这献祭之术只是一个求生的手段罢了,没你们想的那么严重。”

        何不争朝李云生招了招手。

        李云生于是一言不发,面色平静地走到了何不争身侧。

        “那蛾子你用了吧?”

        何不争对李云生道。

        “用了。”

        闻言李云生赶紧拿出那只吃梦蛾。

        其实这只吃梦蛾当初吃下过施文轩的记忆,只不过李云生不想牵扯出何不争,所以一直藏着没拿出来。

        “宋掌门,你拿去查查吧,查完了放它回来就行了。”

        何不争接过吃梦蛾,手一抖那蛾子就朝宋书文飞去。

        望着那飞过来的吃梦蛾,众人心头不由得一寒,这小东西可不是什么善类。

        不过看到吃梦蛾,有听到李云生那献祭之术是何不争教的,众人马上也就明白了何不争的意图,想必这吃梦蛾里,记录了当日情形。

        “谢,谢何老。”

        宋书文脸皮抽动了一下,小心翼翼地抬手让那吃梦蛾停自己的掌心。

        “走吧。”

        何不争头也不回的跟李云生说了一句。

        而这一次,没人再敢阻拦他两。

        ……

        秋水峰下的山路上。

        “你觉得你这次做的如何?”

        何不争跟李云生两人一面走着一面聊着。

        “不好。”

        李云生道。

        “哪里不好?”

        “不该用献祭之术。”

        “不对。”

        闻言何不争停下了脚步,回头看了李云生一眼,然后又接着往前走。

        “手段不是问题。”

        何不争沉默了一下说道:

        “有些事情,你既然认定是对了,手段就不重要。”

        “既然如此,哪里不对?”

        李云生问道。

        “你今天被叫到了这里,就是不对。”

        何不争道。

        “你做的还不够干净。”

        他回头看了李云生一眼。

        “跟我回新雨楼住几天。”

        他一边说加快了脚步。

        “为什么要去住几天?”

        “那几个老家伙说想你了。”

        ……

        忘言殿。

        何不争跟李云生一走,忘言殿很快也就人去楼空,只剩下宋书文跟刘青青了。

        “没想到何老他们居然真的收了那李云生做弟子。”

        宋书文坐在椅子上感慨道。

        “师哥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刘青青听宋书文的口气,好像很早就知道李云生跟何不争他们有交集一样。

        “我其实也是去年才知道何老还活着,当时还是大先生带我去见的他们。”

        宋书文于是把当时跟大先生在新雨楼遇见李云生跟杨万里的事情说了一遍。

        “没想到,这白云观的小徒弟居然有如此机缘!”

        刘青青有些吃惊道。

        “是啊……”

        宋书文站了起来。

        “我也该走了,这吃梦蛾就交给你处理了。”

        他将吃梦蛾递给刘青青。

        “嗯……咦?”

        就在刘青青抬手准备接过吃梦蛾的时候,突然发现手中握着的百尺,里面那道浊气居然依旧如游丝一般漂荡其中。

        “这浊气居然能存这么久?”

        刘青青有些意外。

        “有什么问题吗?”

        宋书文问道。

        闻言刘青青没有说话,而是若有所思地摇了摇头,然后像是试探一般地将自己的一道真元送了白水尺中。

        瞬间就只见那道真元化作一缕青气漂荡其中。

        事情道这里一切都还是正常的,但是下一刻,两人惊愕的发现,那一缕浊气如一条黑蛇一般地将那缕青气吞噬了。

        “这是……”

        两人目瞪口呆地对视了一眼。

        不过此时白水尺中的变化依旧没有停止,那道吞噬了青气的黑气忽然慢慢褪去黑色,化作一缕金色气流,一直过了许久才慢慢散去。

        “金色……真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