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二百四十四章 恶水赋

第二百四十四章 恶水赋

        对于控诉李云生滥用魔族术法的事情,从忘言殿回来之后,玄武阁的朱百炼有些意外地选择了沉默,而当时在场的那些福地长老,几乎所有人都选择了守口如瓶,于是发生在烽台山的这桩事情彻底被平息了下来。

        至于刘青青在白水尺中发现的那一缕金色的真元,徐鸿鹄的答复只有简单的“无碍”两个字,这虽然让刘青青有些摸不着头脑,但是既然掌门都发话了,她也不好继续深究,加上最近门派事情很多,这件事也就这么被压下去了。

        不过这件事情的平息,并不代表秋水迎来了安宁,毕竟相比“登天云”的出现,这不过是一件无足挂齿的小事。

        此时的秋水,依旧处于十州的风口浪尖之上。

        特别是几天之后,一篇名为《恶水赋》,声讨秋水“倚老卖老”“为祸一方”的檄文,一夜之间传遍十州,让秋水的名头响彻十州。

        一时间十州人人都在谈论秋水。

        白云观后山的小屋里门口。

        李云生此时正一手拿着馒头,一手拿着一页抄写得密密麻麻的白纸,一口馒头一行字,津津有味地看着。

        他手里拿着的正是那篇《恶水赋》。

        他昨日刚从新雨楼回来,二师兄李澜就塞了这张纸给他,昨天因为天色已晚他并未细看,所以刚刚吃早饭的时候,又拿出来看了一遍。

        这《恶水赋》虽然通篇没有提秋水,但稍微愿意动点脑筋的人都能看得出来,这恶水指的就是秋水。而且这《恶水赋》中那段述说青莲诗会当日“恶水斩桃花”的事情,很明显就是在映射当日大先生搅乱青莲诗会情形。

        尽管这《恶水赋》通篇都在声讨秋水,将秋水比作十州的蛀虫跟贪得无厌的硕鼠,但不得不说,这篇《恶水赋》行文流畅词藻华丽,且朗朗上口,特别是中间那几句声讨秋水贪得无厌的句子,遣词造句极有气势,看的人义愤填膺,让人恨不得立刻拿起刀剑,将那“恶水”除之而后快。

        “难怪二师兄说这篇文章连仙府五六岁孩童都能背得出来。”

        放下手里的馒头李云生喝了一口碗里的粥。

        “柳子路?”

        他看到文末的落款,当即恍然大悟。

        “原来是他写的啊。”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这柳子路正是当初在青莲诗会上,那名向牧凝霜献殷勤的男子。

        “文章确实写的不错,不过这短短数日的时间就能传遍十州,这显然不是文章的好坏能够决定的。”

        他将那团纸揉做一团,掌心内一道剑罡一绞,瞬间将那团纸切成粉末,随风飘到了山下。

        看着晨曦的光晕中,依旧宁静的秋水群峦,李云生忽然对这篇《恶水赋》感到极度厌恶。

        登天云的出现对普通的秋水弟子来说,是一件很值得夸耀的事情,但对知晓一些内情的李云生来说,这不过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罢了。

        而这篇《恶水赋》无疑,正是暴雨将至的第一道风声,毫无疑问有人想要借此诋毁秋水的声望,毕竟杀了一个“恶人”那叫正义。

        “秋水可不是你文章里的恶水。”

        他低语了一句,然后端着盘子走进了厨房。

        洗完碗回到书房的李云生在窗前的书桌旁坐下,他一手杵着脑袋一手拿起一张符纸摆在桌上。

        “我记得前些日子,在太虚幻境,有个文章写的很好的人指明要找我下棋……”

        他一面将符纸放好,拿出符笔蘸上墨水准备画符,一面依旧杵着脑袋在回想着那个写文章很好还找他下棋的人。

        “想起来了,那人叫徐渭。”

        李云生忽然坐直了身子。

        “不知道这徐渭写文章比起那柳子路来如何。”

        想到这里,他放下了笔。

        “今晚去太虚幻境问问吧。”

        关于《恶水赋》的事情,李云生没有继续深究下去,他提起笔开始专心绘制符箓。

        从烽台山回来之后的一个月,李云生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了重新凝聚消耗掉的真元上,为此他甚至不惜损耗神魂来补充真元,最近则开始绘制损耗掉的符箓。

        之所以这么急迫,一来是因为烽台山的那一战,让他深深的意识到了真元不足所带来的隐患,二来就是因为头顶的“登天云”,与其他弟子不同,在他看来这登天云带来的并不是祥瑞,而是渐渐临近的祸事。

        为了补充消耗掉的神魂,这一个月里面,李云生几乎每天都会进入太虚幻境补充魂火石。

        最开始为了不太张扬,他选择通过擂台赛来赢取魂火石,但渐渐的发现这个方法太慢了,于是便铤而走险的直接张榜“赌棋”。

        他的规则很简单,赢了他可以得到两千魂火石,输了只需给他一百。

        在这种看似暴利的诱惑下,无数太虚幻境中的修者前赴后继的排着队来跟他下棋。

        当然这些人毫无疑问一盘都赢不了。

        这件事情,在太虚幻境中一度引起了不小的骚动。

        不过,有意思的是,高手最多的烂柯棋院却明令禁止棋院弟子前来挑战,只说这种赌局辱没了棋道。

        棋院的一些看过李云生妖族少女那一局的长老们,更是对李云生的做法痛心疾首,说他这种为了金钱跟利益而下棋的做法十分不耻。

        为此他们甚至将曾经排进“烂柯榜”前二十的“李白”这个名字提出了榜单。

        对于被剔出烂柯榜的事情,李云生丝毫也不在乎,他在乎的只有如何拿到更多的魂火石,换取更好的补充神魂的方剂。

        这种做法对李云生来说,唯一的弊端就是前来挑战的人越来越少了,半个月之后每晚来挑战李云生的人甚至只有寥寥两三人。

        不过李云生很快就想到了办法,这法子其实也很简单,就是之间将他输了赔一千魂火石的赌注,提升到了一万魂火石。

        于是出于赌徒心理的人,挑战李云生的人又开始络绎不绝。

        最近因为魂火石已经差不多够用了,李云生开始限制每晚的挑战人数,将以前的来者不拒该做一万最多五人。

        他现在需要留一些时间出来练习秋水剑诀跟行云步。

        烽台山那一战,李云生回来的时候虽然满身的伤,不过得到的好处也不少。

        这其中最大的好处,当属那被点亮的第二颗麒麟骨,有了这一颗麒麟骨也就意味着,在两颗麒麟骨中真元都储存满的情况之下,李云生将拥有相当于两个真人级别修者的真元。

        对于李云生来说,以后无论遇到什么对手,这都将是他最大的底牌。

        当然,前提是要尽快将这两颗麒麟骨填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