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二百四十五章 坐以待毙?(桑小满生日快乐!)

第二百四十五章 坐以待毙?(桑小满生日快乐!)

        最近虽然秋水到处都是熙熙攘攘的,但白云观却依旧如常,总是忙完一阵然后清闲一阵。

        于是趁着今日观内清闲,李云生一面坐在窗前绘制符箓,一面乘着这个机会开始慢慢梳理着近来修习所得,特别是烽台山跟韦二两那一战的感悟。

        除了一颗麒麟骨被他用近乎疯狂的法子储满了接近一半的真元之外,因为这段时日疯狂地炼化天地灵气的缘故,画龙诀的下篇也基本上被他消化得差不多了。

        上下两篇画龙诀融会贯通的结果,就是李云生炼化天地灵气的速度再次提升了一倍,现在他进行鲸吸的时候,对神魂的消耗已经小了很多,一日之内鲸吸次数的上限由四次变成六次。

        而且就像玉虚子在天衍族古卷中批注的那样,李云生已经开始能够感觉到《画龙诀》正一点点地再跟自己体内的麒麟骨产生呼应。这是他以前自己修炼的时候从未有过的体验,跟韦二两的那场对决,仿佛让这种微妙的感觉苏醒了一般。

        《画龙诀》跟麒麟身产生感应,这对《画龙诀》几乎修习到瓶颈的李云生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因为这代表着《画龙诀》开始真正的认可李云生的这具身体。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画龙诀》这种吐纳炼气功法根本就不是为人类修者准备,在被玉虚子修改之前,这是货真价实的龙族的功法,这种功法天生对人体会产生排斥。

        李云生在修习到下卷之后,对于这一点越发的深有体会。先不说它会消耗神魂这一点,单说它在身体经脉中那万中无一的运行路径,只要稍微走错一点就是死路一条。

        大多数炼气功法,都会跟人体相辅相成,但这画龙诀则完全是靠修者用神魂来引导。这也间接证明了它在排斥着人类的身体。

        但是从换上麒麟骨之后第一次施展画龙诀开始,李云生就明显感觉到画龙诀温顺了许多。

        而现在,他甚至可以偶尔做到心念一动,画龙诀便自动运转的地步,更甚至于就像当初他受到韦二两重创时,画龙诀居然有一瞬开始自动凝聚真元修复他身上的创伤。

        这些天修习画龙诀的时候,李云生有时候在想,当初玉虚子是不是正是艳羡龙族强大的吐纳天地灵气的能力,才写了这本画龙诀,然后为了画龙诀找到天衍族制造麒麟身的古卷。

        也许正如这功法的名字“画龙”一样,说不定画龙诀大成之日,人类修者真的能够像龙族那样吐纳。

        要是在以前李云生或许会觉得这是异想天开,但是现在有了这真切的体验之后,如果给他充足的时间他很有把握能够做到。

        而且画龙诀上也清清楚楚写着,鲸吸之后就是龙吟,尽管玉虚子对龙吟没有任何描述,但是李云生觉得玉虚子“龙吟”这名字是不会乱取的。

        不得不说,周伯仲向他宣扬的那套“以战修身”的理论,某种意义上十分有用,烽台山的这一趟就是很好的证明。

        虽然这些愿景都很好,正如他对将画龙诀练到大成的前提是“时间充足”一样,其实李云生最缺也正是时间。

        想到这里他下意识的放下了手里的符笔,抬起手,看了看手腕上的蓍草手环。

        此时蓍草手环上,代表着他寿元的血色小格子,已经有十七颗了。

        这也是这些天他在太虚幻境中修复神魂的成果之一,如果按照一个小格子一年寿元来说,现在距离他一家诅咒中的寿命上限还差九颗。

        按照李云生现在的这个赚取魂火石的速度,应该只要大半个月就能完全补足先前因为突破伪上人境而消耗的神魂。

        他十分好奇,等这二十六个格子全满之后,自己继续在太虚幻境中服用修补神魂的方剂,能不能让着二十六个格子再涨几格,如果能那也就意味着他一家的诅咒可以解开了,虽然这方法有些费力,但好歹算是有解了。

        “今天这些二品符箓看起来做的差不多了。”

        他看了一眼书桌前不知不觉已经厚厚的一叠符箓,然后伸了一个懒腰。

        最近因为神魂充足,他制符的速度也快了许多,特别是这些别人瞧不上的一品二品符箓,这段时间他一口气画了许多。

        相比以前随意拿黄纸来画,这一次他为了让这些符箓威力保存的期限更长全部选择了用符纸来画。

        虽然符纸的品质不是很好,但保存个半年一年还是不成问题的,可就算是这些劣等符纸也差不多花光了他最后的一部分积蓄。

        还是因为上次烽台山的教训,让他感受到了这些符箓的重要性,虽说只是一些基础符箓,但是在与韦二两的交手中,正是这些低阶基础符箓帮他拖延了许多时间。

        不过这么多的低阶符箓,他倒也不是随手乱画的,这些符箓几乎全是能够组成神机符的低阶符箓,只要他神魂到时候能够支撑得住,一口气让这些低阶符箓组成几十道“神机鹤唳符”也不无可能。

        几十道神机鹤唳符同时炸开的场景,李云生自己想想都觉得无比的刺激跟“头疼”,这头疼当然是因为他神魂被榨干的结果。

        除了这些低阶符箓,李云生其实也还在准备几道高阶符箓,跟几套全新的神机符,不过因为材料跟时间的关系,他还在筹备中,这些高阶符箓的材料可不是李云生轻易能够弄到手的,就算是收集好的一些材料,李云生没有完全的把握也不敢轻易尝试绘制,毕竟这些材料如果废了他可没有办法搞到第二批。

        想到这里李云生唯有无奈地长叹一口气。

        “算了,急也急不来。”

        他推开椅子站了起来。

        登天云的出现的确让他修炼的急迫感增加了许多,特别是前两天跟何老他们确认了,叩天门的人的确是掌门徐鸿鹄之后。

        在他看来叩天门无论成败都意味着掌门将要离开秋水,纵使秋水可能还有他不知道的一些手段,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但是能够肯定的是,一个月之后秋水肯定会遭遇一场动乱,甚至可能是浩劫。

        李云生自觉没有任何资本可以坐以待毙。

        他曾经想过是不是要不要把自己的这些猜想公之于众,好让秋水的弟子多一些防范,但仔细想想之后,他发现这其实是一个非常愚蠢的做法。

        第一,现在整个秋水门上下对于登天云的出现皆是一片欢呼之声,就算是他声嘶力竭的向众人大声疾呼恐怕别人也只当他是个疯子。

        第二,包括大先生宋书文他们在内的这些秋水长老们知道的不可能比他少。

        也就是说相信他的人不需要他提醒,而不信他的人告诫了也无用。

        不过他转念想想,就算这些弟子知道而且相信了也没用,有用的只有那天在忘言殿上的那些人,所以既然他们已经清楚了,肯定此时此刻已经在暗中布置着对策。

        甚至他想到前些日子一直行踪不定师父跟师兄们,是不是正在对即将到来的那场暴风骤雨做着防范。

        但是李云生还是不想将自己的性命寄托在别人手上。

        “天气不错,去忘川涯练习一下新推演出来的行云步吧。”

        看了眼窗外明媚的日光,李云生推开窗户深呼吸道。

        说完只见他手指一挥,桌上那一叠符箓立即犹如蝴蝶一般绕着他的周身飞散开来,随着他的身子亦步亦趋的“紧”跟着。

        虽然是准备下山练习“行云步”,但李云生依旧没有放松对符箓的修行,正好利用这个空挡练习一下神魂对符箓的控制。

        下山前他先去厨房拿了几个混杂着仙粮蒸的馒头,当作是接下来一天的干粮,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