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二百四十八章 闪耀着光芒的白子

第二百四十八章 闪耀着光芒的白子

        太虚幻境白鹭城,一处乙字号大木牌的擂台,此时已经被人群围了个水泄不通。

        今天,这九霄盟在白鹭城中设立的诸多擂台,就数这一处最为壮观,人多不说,而且擂台的模样也跟别处不同。

        其他擂台多是岩石磊砌成的高台,唯有这一处芳草凄凄,巨木成荫,好似一处没有了围墙的小庭院,而在庭院的中央树荫的草地上,简单地放了两张凳子一张桌子,一方棋盘,两盒棋子,还有两杯茶。

        如果不是庭院之中那株大榕树上,挂着一个印有九霄标志的大木牌,还有一个“乙”字,恐怕没有人会觉得这是一个擂台。

        “虞老,要是今天……那李白先生,还不来怎么办?”

        在这擂台庭院的入口处,一个九霄的侍从忽然凑到一个驼背老者跟前小声地说道。

        “等。”

        驼背老头面色波澜不惊地吐出了一个字。

        “这……不太好吧,我九霄的信誉……”

        那侍从皱眉苦脸地说道。

        驼背老头没有说话,只是转头冷冷地看了那侍从一眼,那侍从当即浑身打了个寒颤道:

        “我,我先去看看,看看李白先生有没有来。”

        侍从落荒而逃。

        看了一眼那离开的侍从,驼背老头将双手揣进了袖口之中,然后转头扫了一眼结界之外已经渐渐开始有些骚动的围观着。

        “希望我没有看错你。”

        驼背老头收回目光,面无表情淡淡地自言自语了一句。

        这驼背老头名叫虞天干,九霄的人都尊称他为虞老,这虞老正是九霄在白鹭城的负责人,当初李云生初入太虚幻境,参加守擂比试之时遇到的正是他。

        当初李云生在太虚幻境中,连续两次破境,并且干净利落的胜了对手仇老三,让这驼背老人眼前一亮。

        不过那次之后,李云生便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再来参加擂台这边的比试,反倒是在烂柯书院那边闹出了很大一番动静。

        一直到一个月前,这虞天干再次遇到了李云生,准确地说是李云生特意找到了虞天干。

        而虞天干,听到李云生的来意也是吓了一跳。

        因为这个化名李白的少年跟他说,他要挑战全天下下棋的人,然后问他是否能让九霄为他设擂台。

        以下棋作为比试方式的擂台,九霄并不是没有做过,但是在白鹭城绝对是第一次。

        虞天干当时还记得他问那个叫李白少年的问题:

        “你觉得你有几成胜算?”

        而那少年很平静的告诉他:“九成。”

        虞天干被吓了一跳,他闲暇时也下棋,而下棋的人都知道,面对十州所有下棋的人九成的胜率是一个什么概念。

        他虽然对那个少年颇有好感,但是九成胜率这个回答依旧让他觉得有些狂妄。

        但是同样的,李云生这个回答让他看到了商机,一个少年号称对战十州下棋的人有九成的胜算,这本身就是一个极好的卖点。

        所以尽管觉得李云生有些狂妄,但是虞天干还是答应了李云生,以九霄的名义帮他设这个擂台。

        原本虞天干对于这件事情,并没有过于伤心,但是接下来将近一个月事态的发展,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这名名叫李白的少年,从第一盘棋开始,就一盘没输过!

        这胜率甚至远超他所说的九成,尽管烂柯棋院的弟子并未参赛,但是虞天干通过一些特殊的手段得知了这个月来挑战李云生的棋手们,至少有十人曾经进过烂柯榜,甚至有一两人现在还在烂柯榜上。

        但是面对这些人,这名叫李白的少年依旧像是碾压一般的取胜。

        而棋痴曹夜明的死,让这件事情的发展,真正超出虞天干的控制。

        原本只是出于一点私情设立的擂台,忽然之间开始让整个十州瞩目了起来,这一次就连九霄盟的盟主都亲自让人给虞天干带话,一定要做好这件事情。

        这对虞天干来说,原版本算是一场意外之喜,因为不用想他也知道,只要这件事情做好,九霄的名头打响,用不了多久,他就可以离开白鹭城这个小地方了。

        于是原本那处小小的擂台,变成了今日这幅有些夸张的模样。

        只是豪华的擂台搭好了,李白人却消失了,这让虞天干只觉得有些苦笑不得。

        好在他也不是那么计较得失的人,甚至他会觉得,这名叫李白的少年不来是对的,如果这李白有些背景还好,要是没有背景,接下来的事态恐怕他很难收场,毕竟从现在开始来挑战他的已经不再是原本那些普通人了,对于这些人,输了赢了都不好收场。

        “你们九霄就是这么让客人干等着的吗?”

        “三天了,那李白再不来,你九霄必须给我们一个解释!”

        终于结界之外,有人等的不耐烦了,开始叫嚷。

        虞天干看了人群一眼没有说话,只是在心里想道:

        “今天要是还不来,便终止了这擂台吧。”

        钱财还在其次,这次九霄的投入并不多,只是可能会坏了名声,毕竟让天下人看笑话了。

        “虞老!虞老!这边,这边!”

        忽然结界外看台的人群中传来一个虞天干熟悉的声音。

        他有些惊喜的抬眼一看,发现一个不起眼的少年正在人群中拼命地朝他挥手,而这人正是这让他等了许久的李白。

        见状他也没有多问些什么,直接走到了结界旁边,然后穿过擂台从人群中将李云生拉了上来。

        “你终于来了。”

        将李云生拉入结界,虞天干带着一丝欣喜笑道。

        “怎么今天会有这么多人?”

        李云生摸了摸额头的汗,一头雾水地问道。

        他来到太虚幻境之后,原本想沿着着熟悉的那条路直接走到擂台,却没有想到,原本简单的擂台突然大变样,而且擂台的周边还被围了个水泄不通,挤了叙旧才挤了进来。

        “你还不知道?”

        虞天干一脸苦笑地问道。

        “知道什么?”

        李云生一脸的不解。

        “我这些天家里有事情,一直没空过来,也没有时间去打听外面的消息。”

        他补充了一句。

        如果虞天干知道李云生“家”的头顶这些天一直悬着一团“登天云”定会理解李云生为何听不到外面的消息。

        “边走边说。”

        他拉着李云生来到擂台棋盘边上。

        “原来那个叫做曹夜明的真是长州的棋痴曹夜明啊。”

        听了虞天干的话,李云生满脸讶异地。

        “可惜了,他其实很厉害。”

        他摇了摇头一脸可惜道。

        见状虞天干苦笑,心道:“你现在说这话有什么用。”

        “这么多人等你,你多少说两句吧,说完我们就开始了。”

        他看了李云生一眼道。

        “说两句啊……”

        看了看底下黑压压一片的人头,李云生一愣。

        犹豫了一下,他还是走到擂台中央向台下的众人躬身道:

        “我是李云……李白!让诸位久等了。”

        底下的众人许多是没见过李云生的,刚刚看李云生跟虞天干窃窃私语就有些怀疑,此时李云生站出来证实自己就是李白,台下立刻一片哗然。

        立刻,潜伏在人群中的各个州府世家的探子们,开始往家里传话。

        一时间太虚幻境之外十州仙府的许多地方开始热闹了起来。

        一道道消息传回到一间间棋院,一间间书院,还有一个个对此事关注的人耳中。

        等了三天,那个下棋下死了棋痴曹夜明的李白终于回来了。

        长州鹿柴书院的庭院内,许悠悠再次从太虚幻境中出来,她一脸欣喜看着满脸焦急的爷爷许慎道:“来了,那个叫李白的来了。”

        闻言许慎长吁了一口气,然后手一挥,庭院之内一道流光闪过,一道阵法结界在庭院之中竖起。

        “悠悠,我们应该是排在最后一个上场,你先别急着进去,先休息一会儿,等会儿下棋的时候你要切记,一定不要看错了位置。”

        只见许慎一脸严肃地坐在棋盘边上。

        “来,我先给你渡一道真元,等会那九霄肯定会布置结界防止你我传音,到时候我这道真元会助你破开结界。”

        他将一根手指按住了许悠悠的额头。

        “嗯。”

        许悠悠乖巧地点了点头。

        爷爷这幅如临大敌的模样,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于此同时,凤麟洲的一间棋院内,一群人正神色严峻地围坐在一方棋盘边上。

        “外面没人吧。”

        一个中年人声音低沉地问道。

        “娄老爷放心,外面除了我布下的结界,还有至少三重守卫,不会有任何外人进来。”

        一个有些艰涩的声音恭谨地回答道。

        “刚刚得到消息,那李白已经重回太虚幻境了,今日擂台的棋局继续,我通过九霄的朋友那道了这次挑战的资格,顺序排在第三。”

        那被称为娄老爷的中年人沉声道。

        “娄老爷放心,我们四人钻研这李白的棋谱接近半个月,以我四人之力解棋,只要娄少爷能够将落字的方位准确的告知我们,我们绝无输棋的可能。”

        中年男子旁边,一个长脸男子嘴角翘起一脸自信道。

        闻声坐在棋盘左右两侧的另外三人纷纷点头附和。

        “固儿。”

        中年男子抬头有些不满地看了一眼坐在他对面的少年。

        “爹,你就放心吧。”

        少年拿了一串桌子上放着的葡萄,直接仰起头咬了几颗开始大口嚼了起来。

        “那小子,一个人难道下得过我们六个人?”

        他满嘴葡萄地说道。

        “你给我认真一点!”

        中年男人一把夺过男子手中的葡萄。

        “我已经得到消息,烂柯棋院的那些老不死的这次都特地去了太虚幻境,只要你赢了这一盘,今年定可获邀进入烂柯棋院,烂柯棋院的密藏,我娄家只要能得其一,定会由此发迹!就算拿不到密藏,我娄家在凤麟洲的声望定会倍增。”

        他对少年警告道。

        “知道啦,爹你就放心吧,只要你能搞定九霄的结界,让我跟你们的传音畅通无阻,其他的就交给我吧。”

        少年拍了拍手一脸谄笑道。

        “这个你放心,你这次用的子虚石,是我找人特制的,专门破解九霄那阻止传音的结界。”

        中年男子一脸自信地说道。

        “这就好,看我这次怎么羞辱那小子,居然敢狂妄到要挑战十州的棋手。”

        少年一脸得意地伸了个懒腰道。

        “跟他一比我还真的低调啊,对吧,老爹。”

        他朝中年男子挑了挑眉。

        “别废话了,进去吧!”

        中年男子一脸无语滴白了他一眼。

        与外面的纷纷扰扰相比,李云生显得异常平静,跟往日里没什么区别。

        只见他说完便神色如常地走回到棋盘边坐下,安静地等着第一位挑战着。

        “我好了虞老。”

        他看了虞天干一眼。

        虞老面带微笑地对他点了点头,然后走到擂台的最前面,冲着台下喊了一声道:

        “诸位久候了,今日第一位挑战李白先生的是来自玄州的勾俊誉。”

        每日挑战李云生的人,都是九霄来定的,这也是当初九霄答应李云生替他作保做着赌局的条件之一。

        对于这一点,李云生其实完全无所谓,并不是因为觉得自己不会输,只不过因为跟烂柯榜前二十的人下过,心想再怎么输也就输给这一二十个人,而且总不至于天天都碰到这些人。

        虽然李云生听到这个勾俊誉的名字面色如常,但是看台之上却是再次一片哗然。

        众人没想到,时隔三天,第一场对局就这般刺激。

        因为这勾俊誉在十州也算小有名气,曾经一度爬进过烂柯榜的前三十,所以对于这个名字不少人都知道。

        因为九霄的侍从们事先沟通过,所以这勾俊誉不像李云生那样是从看台人群中挤过来的,而是从九霄设置的入口轻松地走到棋盘旁边。

        看到走过来的勾俊誉,李云生刚想站起来迎接,却被勾俊誉抬手止住了。

        “李白先生不必起身。”

        这勾俊誉显得很客气,而且他略带轻柔的声音,跟他那一脸粗犷的凶恶模样丝毫不相称。

        “先生见笑了,我现实中其实不长这样。”

        似乎是看到了李云生脸上异样,他一边坐下,一边尴尬地摸了摸脸道。

        “哪里,不会。”

        李云生摇了摇头。

        “我看过先生之前下得棋,非常精彩。”

        勾俊誉一敬意道,不过这敬意在他那粗犷凶恶的脸上略显不协调。

        “谢谢。”

        李云生点点头。

        “对局的时间是一个半时辰。”

        虞老走到棋盘边上,然后将两个沙漏分别放在两人的旁边。

        这沙漏是为了计时用的,棋局开始先行黑子一方沙漏先落,直至落子沙漏便会自动停下,然后白字一方的沙漏开始流动,直至白字一方落子才会停下,而后依次循环。

        “我自觉敌不过先生,先生让我先手如何?”

        勾俊誉一副女儿家的姿态,目光流转,满脸期盼地问道。

        “不了吧。”

        这十分违和的模样让李云生心里咯噔了一下。

        “还是猜先吧。”

        他从棋盒中抓出了一把子。

        “哼……”

        那勾俊誉撇了撇嘴,然后一脸“哀怨”地在李云生手上捏了一把。

        李云生只觉得浑身打了个激灵,赶紧收回了手。

        不止是李云生,就连擂台下的看客们,心里也是五味杂陈。

        “这勾俊誉到底是男是女啊,怎么这般恶心。”

        有人问道。

        “有人说他是女的,也有人说他是男的,现实中见过他的人不多。”

        有人笑道。

        “客人,莫要浪费时间。”

        这时候虞老走了过来,一脸严肃地看向勾俊誉。

        “好了,好了,猜先就猜先,啰嗦……”

        勾俊誉埋怨地看了李云生一眼。

        而李云生则跟虞老相视苦笑。

        猜先得结果是李云生执白,勾俊誉执黑,于是这勾俊誉又是一阵欢呼雀跃,直到虞老再次制止他才停下来。

        “啧啧,我估计的没错,就是个小屁孩。”

        看到李云生眼神中一闪而过的不耐烦,这勾俊誉心里冷笑了一声,心想这小子总算是被自己扰乱了心神。

        “哎呀,这一步下在这里好像不太好。”

        他继续着自己扰乱对方心绪的计划。

        “啪!”

        就在他满以为李云生接下来会越来越不耐烦的时候,一粒白子像是闪烁着光芒一般啪地一声落到了棋盘上。

        “哟,李白先生吓得这么急干嘛,吓死我了……”

        他语气“软糯”地埋怨道。

        这一声听得场外的众人又是一阵心惊。

        “啪!”

        而棋盘对面的李云生,回应勾俊誉则依旧是看似不假思索地一子。

        “这小子……”

        勾俊誉发现面前的李白,非但没有被他干扰,反而眼神异常的清冽。

        “李白先生真是性急呢!”

        “啪!”

        勾俊誉一面落子一面说道,他的声音更加的“魅惑”。

        可他话才说完,一粒闪耀着光芒的白子,“啪”的一声再次落到棋盘上。

        一时间,他长着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只觉得一股无形的气势从对面的李白身上汹涌袭来,压得他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该你了。”

        对面久久不落子,李云生抬起头,眼神冷冽地看了勾俊誉一眼。

        勾俊誉被这眼神看得一怔,然后赶紧从棋盒中捏出了一颗白子放在棋盘上。

        而几乎在他落子的同时,再次“啪”的一声,一颗白子落在棋盘上。

        这一次,勾俊誉彻底说不出话来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压迫感像是掐住了他的脖子。

        不光是勾俊誉,就连场外的观众,此时都莫名地安静了下来,他们似乎也感受到了从李云生身上流露出的那股气势。

        他们甚至都忘记去看投影在头顶虚空的大棋盘上的棋局。

        而接下来的对弈,则完全变成了一个追击战。

        无论勾俊誉下得有多快,李云生的棋总是紧随其后落下,看起来就像是完全没有经过思考一样。

        先前一直很多话的勾俊誉,此时几乎连张嘴的时间都没有了,额头一粒粒豆大的汗珠滚落到棋盘上。

        “这小子,是在乱下吗?”

        有些不懂棋只是来凑热闹的人,看着李云生那么快的落子好奇地问道。

        “不懂就别乱说。”

        他一旁的同伴立刻白了他一眼。

        “从头到尾,这白棋都在压着黑棋打。”

        他一脸钦佩地说道:

        “我以前还当这个人在吹牛,没想到是真的很厉害。”

        “下这么快,肯定会出破绽的,这勾俊誉可不是废物,时间还长,慢慢看。”

        另一个围观的人则有些不以为然。

        不过他的话说完没过多久,勾俊誉便垂下了头,然后一脸颓然地将手里的棋子扔到了棋盒之中。

        “我输了。”

        他抬起头,一脸不甘心地说道。

        这一次他的声音跟眼神都很正常。

        “你是谁?”

        他死死地盯着李云生问道。

        “李白。”

        李云生抬起头神色淡然地看了那勾俊誉一眼。

        “虞老,下一个。”

        说完,他转头看向虞老道。

        勾俊誉输了。

        擂台下的人群这时候才反应过来,他们都没想到这勾俊誉居然连半个时辰都没支撑住就败了,那位说李云生下得这么快会有破绽的看客此时则灰溜溜地钻出了人群。

        于此同时,太虚幻境之外,许慎一面听着孙女许悠悠口述的棋路,一面落下了最后一子。

        “怎么那勾俊誉这么快就投子了,明明还有好多地可以争抢。”

        许悠悠不解地跟许慎传音道。

        “因为那勾俊誉本身就下得不错,他已经判断出了他的败局,所以就老老实实的投了。”

        许慎一面回味着这局棋一面笑道。

        “那爷爷你也觉得他输了吗?”

        许悠悠继续问道。

        “完败。”

        许慎只是简单的说了两个字。

        “悠悠你休息一会儿吧,下一局不用给我复述棋谱。”

        “为什么?”

        “因为那李白下一局的对手很弱。”

        “哦,好的。”

        于此同时凤麟洲娄家也已经得知了勾俊誉输棋的消息。

        “没想到这勾俊誉居然输得这么快。”

        娄家家主皱起了眉头。

        “我原本还想让他多消耗些那李白的心神呢。”

        他一脸愁色道。

        “娄老爷莫急,这勾俊誉最近的棋力已大不如前,而且这盘棋上哪李白下得也就一般,如果是这种棋都不需要我四人联手对付。”

        坐在娄家主旁边的一名棋师冷笑道。

        “有您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娄家主松了口气道。

        “下一场他的对手是谁?”

        他接着问道。

        “常莫愁。”

        回答他的还是那位棋师。

        “这常莫愁我打听过,棋力远不如勾俊誉,恐怕他是拦不住那李白了,但是再下一局的那个徐渭,应该不简单。。”

        另一名棋师道。

        “是谁?”

        娄家主问道。

        “长州第一才子,诗狂徐渭。”

        那棋师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