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二百四十九章 以六敌一

第二百四十九章 以六敌一

        正如娄家人预测的那样,这常莫愁的棋力较之勾俊誉都要差许多,更不要说跟李云生下了。

        第二局几乎毫无悬念地被李云生拿下。

        只是让众人没有料到的是,这常莫愁的脸皮极厚,分明棋盘上的局势早早就已经没有胜算,可他却迟迟不肯认输,最后一直拖到时间耗尽,才在一片嘘声之中一脸得意地投子离场,好似这一局棋赢得是他一般。

        哪怕是在仙府,这类爱出风头,贪慕虚荣的人也不在少数。

        相比场下反感的观众,李云生则要淡定许多,毕竟在这里下了个把月,前来找他下棋的人,形形色色那种人都有,像是这种故意拖延时间不肯认输已经算是好的了。

        对于这种特意前来送魂火石的,李云生当然来者不拒。

        而跟九霄合作,李云生最满意的一点也正是不用操心收钱这件事情,因为在这里没有人敢在九霄跟前赖账,所以李云生下完棋都只需要问虞老拿钱走人,省去了他跟那些人磨嘴皮子的功夫。

        “怎么还不开始啊!”

        “是啊,下一个!”

        第二个挑战的人常莫愁下场之后,九霄的虞老久久没有去领下一个人上场,而是在李云生的一侧一言不发地站立着。

        “虞老,我休息好了。”

        听到场下的声音,李云生对虞老报以微笑道。

        他知道虞老这是在故意给他拖延时间休息,怕他连战两盘之后神魂有些吃力。

        “好的。”

        虞老也对李云生还以浅笑,这才起身去领着下一个挑战者上场。

        虽说他只是生意人,但这些时日观察下来,他对眼前这个不骄不躁的年轻很有好感,所以在这些他能够掌控的地方,尽量地对李云生能照顾就多照顾一些。

        没过多久,就只见虞老领了少年上来。

        虽然是在太虚幻境之中,但是从踏上擂台的第一步开始,这少年那一副目中无人的纨绔子弟模样便显露无遗。

        对于这少年的身份,李云生没什么好奇心,不过在那少年走到棋盘前的时候,他依然礼貌性的站了起来。

        “你就是李白?”

        少年撅着嘴挑了挑眉问道。

        “是。”

        对方的语气听起来满是恶意,不过李云生依旧神色平静。

        “听说你这段时间,在这里赢了很多人?”

        “侥幸赢了几局。”

        李云生看了他一眼,然后淡淡道。

        “我觉得也是。”

        少年嘴角勾起,冷哼了一声。

        “你知道我是谁吗?”

        他一脸得意地问道。

        “不知道。”

        李云生摇了摇头。

        “我是长州倾城剑娄家长子娄固。”

        他将自己的家事跟名号异常响亮地喊了出来。

        说到这里这娄固先是一脸得意地朝场下扫视了一眼,而后转头看着李云生道:

        “知道我今天来做什么的吗?”

        “不是下棋吗?”

        李云生笑道。

        “不。”

        那娄固摇头。

        “我是来赢你的!”

        他把我是来赢你的这几句话说得异常大声,几乎是吼出来的。

        话音才落,顿时场下一片哗然。

        其实能说出这番话这倒不完全是因为这娄固本就喜欢哗众取宠,这其实是娄家家主事先特意交代过的。

        因为今天这盘棋娄家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娄固的声明远播十州,传到烂柯棋院的那些人耳朵里去,所以家主娄霄汉事先就跟娄固重点交代过,下棋之前一定要把声势弄大,大到对方无法收场。

        只是娄固这么做作的做法,就连家主娄霄汉也直摇头,更不要说场下那些根本不嫌事多的吃瓜群众了。

        “口气这么大,要是输了怎么办?”

        台下有人笑骂道。

        长州娄家的名声,其实在十州并不怎么大,甚至许多人都没有听说过,所以在他们看来这娄固不过是跟刚刚的常莫愁一样前来哗众取宠的。

        “输?”

        这娄固自幼在家骄纵惯了,现在年纪还不大,常常走到的区域大多都在娄家的势力范围之内,所以从小到大听到的都不过是奉承恭维的话,现在居然听到有人敢讥讽他,顿时冷笑道:

        “要是我今天输了,我愿意赔百倍的魂火石。”

        说到这里,他指着李云生道:

        “但如果是你输了,我要你向我下跪赔罪,然后说出你的真实身份!”

        “虞老。”

        李云生有些厌烦眼前这小子的呱噪了,他用手指掏了掏耳朵看向虞老皱眉问道:

        “这合规矩吗?”

        “云生先生若答应,就是合规的。”

        虞老双手操在袖子里的虞老笑了笑。

        “至于让双方守规矩的事情就放心的交给我们九霄吧。”

        他的声音不大,但说到九霄的时候,语气里透着森森寒意,就连那狂妄的娄固都不由得神色一凝,收起了那张不可一世的脸。

        “那就好。”

        闻言李云生点了点头,看也没看娄固直接坐下。

        “来吧,猜先。”

        他将沙漏翻转了过来,然后从棋盒里抓出一把棋子握在手里放在棋盘上。

        说着,他淡淡地看了一眼也已经坐下的娄固。

        “好。”

        此时坐在棋盘前的娄固已经完全收敛起了脸色的玩世不恭,取而代之的是一股逼人的傲气。

        “果然是虚张声势。”

        李云生面无表情地在心里说了一句。

        他感觉到,这娄固刚刚那嚣张跋扈的姿态,很有可能是故意装出来的。

        其实对于这种人,李云生最近也习惯了,他下了这么多盘棋,就没有真正遇到过一个表里如一的人。

        “可惜,我想要黑的。”

        娄固猜错拿了白子。

        李云生却没有多说什么,而是直接执黑落下第一子。

        刚刚因为这娄固的虚张声势,已经耗去了李云生许多宝贵的时间,他不想再陪他玩下去了。

        不过,娄固刚刚那句话,其实并不是对李云生说的,而是对远在长州那间屋子里的人说的。

        “固儿执白,那李白第一子落在三三,诸位先生有何见解。”

        屋子里家主娄霄汉沉声问道。

        “娄老爷莫急,执白很好。”

        坐在娄霄汉旁边的那名棋师道:

        “在哪李云生以前执黑的棋局中,破绽颇多。”

        说着他手指在棋盘上一点道:

        “告诉少年,将第一粒白子落在这儿。”

        说完,他马上将头转向身边另外三位棋师道:

        “诸位师兄,请入寂,我需要你们帮我尽快推演出接下来的棋路!”

        “是!”

        三人立刻齐声附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