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五十章 我下不了,真的下不了了

第二百五十章 我下不了,真的下不了了

        相比娄固刚刚行为上的张扬,此刻坐在棋盘前的他变得安分了许多。

        不过比起这份安分,让众人更加诧异的还是他那不俗的棋力。

        行棋已经过了三四十手,除了初始的布局稍显稳妥之外,众人发现居然跳不出这娄固半点毛病,甚至还化解了一次李云生巧妙地攻击,那几手化解的方法,让先前有些瞧不起他的众人,都纷纷拍手叫好。

        “咦?这人的棋好奇怪。”

        不过李云生的观感却跟其他人不一样。

        娄固下得不错虽然不假,但是从这几手看下来,李云生更多的感到别扭,那感觉就像是在跟好几个性格完全不相同的人谈话一样。

        “反正下得有些无聊,不如来试试。”

        他到没感觉到威胁,只是心里非常好奇,就像突然遇到一个谜题,非常想要知道谜底一样。

        而此时九霄的贵宾厢房内,一道如蜃楼般的虚像出现在厢房的中间,这虚像的内容正是此时李云生跟娄固对弈的景象。

        “这娄固下得……好像还不错。”

        一个身形魁梧满脸络腮胡的男子杵着脑袋道。

        “还行,比刚刚那两个要好。”

        与他同桌的一名白衣书生摇了摇手里的擅自面色淡然地说道。

        “哟,这不是生州的怒刀柳关山真人跟炎州赤瞳真人宋长风吗?”

        就在两人谈话之间,房门忽然被推开了。

        只见一个皮肤黝黑身材瘦长的汉子,跟一个满脸慌乱的九霄下人站在门口。

        “两位大人实在是抱歉,我说拦也拦不住……”

        那名九霄的下人急得头快哭了出来,看见两人脸上的怒色赶忙解释道。

        “没事了。”

        闻言宋长风转过了头去像是什么都没看到一样,而柳关山则笑着地朝那下了挥了挥手,示意他离开,然后淡淡的看向那黝黑的汉子道:

        “来了就进来吧,庞卫兄。”

        “嘿嘿,谢谢关山兄了。”

        闻言那庞卫便咧着嘴笑嘻嘻地走了进来。

        “你是不知道,今天九霄这些观战的厢房全部被订满了,据说另外几个房间坐的都是十州的大人物,害得我门都不敢去敲,那下人说里面是二位,我这才敢推门进来……没想到现在看一盘棋都这么难。”

        庞卫一边感慨一边找了个位子坐下。

        “那庞卫兄为何不在下面看?”

        柳关山给庞卫倒了一杯茶。

        “嘿嘿,关山兄何苦取笑我?谁不知道我庞卫现在在太虚幻境的光景如那过街老鼠一般……”

        那庞卫接过茶,然后讪笑道。

        “你刚刚说九霄的观战的厢房里来了不少大人物,你可知道都有谁?”

        柳关山试探地问道。

        “其他房间具体都有谁我也不清楚,但是你们隔壁这位……”

        庞卫放下杯子压低了声音卖着关子道。

        “不愿说就滚。”

        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宋长风头也不会地冷哼了一声。

        闻言那庞卫尴尬地一笑道:

        “昆仑府南宫家。”

        虽然并没有说具体是谁,但是听到这个名字之后宋长风跟柳关山的神色皆是一凛。

        “看棋。”

        宋长风面无表情地转过头,目光转重新转会虚像中的棋盘上。

        柳关山跟庞卫也没有再说话,跟着把视线放到了棋局之上。

        不过没过多久,三人的眼睛几乎在同一时间瞪得圆圆的。

        “局势……居然反转了?”

        柳关山喃喃道。

        尽管那娄固一直下得不错,但是刚刚自始至终优势还是在黑棋李白那边,他们都没想到短短的十几手,这黑棋的先前的优势,居然白棋刚刚的一手妙招反转了,瞬间优势全无。

        “你对长州娄家有了解吗?”

        宋长风转头问柳关山道。

        “只知道是一个小世家。”

        柳关山摇头道。

        “这娄家其实在百余年前兴盛过一段时间。”

        这时候两人身后的庞卫突然开口道。

        “今天上场的五人我都查过,这娄家现在虽然没落了,但是百余年前曾经兴盛过。”

        他又补充了一句。

        “这好像没什么特别的。”

        柳关山不解。

        “世家的盛衰的确没什么特别的,但是娄家的兴盛的方式却比较特别。”

        庞卫摇头。

        “这娄家是在当时的家主受邀去过一次烂柯棋院之后才兴盛的。”

        他没有卖关子而是直接说道。

        一听到这里,柳关山二人瞬间明白了。

        “原来也是同道中人啊。”

        柳关山捏了一粒花生放进嘴里咧嘴一笑。

        “那他是知道了,赢了那李白有机会进入烂柯棋院的消息咯?”

        宋长风冷笑道。

        “看起来不止是知道了,而且还是有备而来。”

        柳关山拍了拍手,然后一动不动的地双手抱胸地盯着那虚像中的棋局。

        “你觉得那李白会输吗?”

        宋长风问道。

        “如果娄家有备而来,很可能会输,毕竟下棋这东西有法可循,他的长处跟弱点早就写在了先前的那么多棋局之中。”

        柳关山皱了皱眉。

        ……

        正如柳关山他们看到的那样,娄固的那一手有些出其不意的“妙招”,让李云生第一次停了下来。

        他抬起头深深地看了面前的娄固一眼。

        “承让。”

        见状娄固嘴角勾起拱手笑道。

        “承让?”

        娄固的话让李云生头在心里觉得有些好笑,暗道:

        “原来他以为我是在夸他这手棋啊。”

        “你们下得不错。”

        他一面笑看了那娄固一眼,一面捏出一颗棋子落在棋盘上。

        刚刚那娄固的那一手,虽然让李云生在转瞬之间丧失了优势,但是李云生却用这一手试探出了娄固的根底。

        “你们?”

        李云生的声音不大,刚好被娄固听见。

        只见那娄固的脸顿时冷了下来,他冲李云生冷冷地一笑然后用气声道:

        “那又如何?赢的还会是我。”

        “不就是一千魂火石吗,至于这么小题大做吗?”

        李云生再次苦笑,他还不知道那个关于胜了他就能获邀去烂柯棋院的传闻,所以很难理解为什么这些人为了区区一千魂火石会花这么大的心思。

        其实他早就想过,若是赢得太狠会引起各方关注的问题,所以在下棋的时候他会尽量下手不会太狠,就算是今天的第一局,他也不过是下得快了些,所以现在世面上流出去的那些棋谱,多数都很普通,偶有几局也被他隐藏的很好。

        “看起来今天这棋想要有赢需要多费些心思了。”

        李云生随手拿起旁边的茶喝了一口,在心里这么想道。

        他没有急着落子,而是在心里开始飞速的推演起了棋路来。

        “按照他落子的风格,他后面至少有四个人在帮他推演棋路,而且是依照我们平日里的落子的习惯,如果我没猜错,他们是想在我落子之后,合四人之力推演出最好的一步棋,这几个人实力不俗每人差不多都能推演到后四五十手,合四人之力推演的路数还真不少……既然你们这么喜欢演算,那就给你出点更难些的题目吧……”

        于是李云生开始了他这么些天的第一次长考。

        不过李云生的长考,在旁观者看来更像是遇到了难题。

        特别是娄家的那些棋师们此时一个个都松了一口气。

        “诸位幸苦了,再坚持一会儿,他肯定就会投子认输了。”

        娄家家主抱拳拜谢道。

        “娄老爷哪里话,这是我们的分内之事。”

        他对面的一位棋师父摆手道。

        “不过话说回来,我们合四人之力推演行棋的路数,这李白居然能硬撑到现在,还真有些本事。”

        另外一名棋师有些感慨道。

        “没错,我都开始觉得神魂有些吃力了。”

        又一名棋师附和道。

        “大家能这么认真的应对这很好。”

        坐在娄家家主旁边的那位棋师拍了拍手。

        “但是莫要虚涨他人威风,就算他下得再好,也不可能是我们四个人的对手。”

        看到娄老爷的脸色有些难看,他当即喝止了众人对李白的称赞。

        “无妨无妨,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嘛!”

        倒是那娄霄汉显得极为大度,只是呵呵一笑。

        “爹,他落子了。”

        而就在这时,娄霄汉脑子里出现了儿子娄固的声音。

        “诸位,那李白落子了。”

        娄霄汉抬手示意四名棋师道。

        说完,他捏了一粒黑子放在棋盘上。

        “这里?”

        一个棋师有些意外,他发现李云生下在了一个看起来毫无用处的位置上。

        “为什么是这里?”

        另外三名棋师也跟着疑惑了起来。

        “他不会是下错了吧,这很明显是一步臭棋啊?”

        就连娄霄汉这个半吊子,这时候也发现李白这一步棋走得有些莫名其妙。

        “安全起见,我们还是花点时间推演一下吧。”

        坐在娄霄汉旁边的那名棋师想了想然后说道。

        “好。”

        对于他稳妥的做法另外三人并没有什么异议。

        于是在坐在娄霄汉旁边那名棋师的分工下,四人开始按照这一粒棋子可能有的发展开始推演起来。

        四人很快就都睁开了眼睛,相互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然后坐在娄霄汉旁边的那名棋师肯定地对娄霄汉道:

        “的确是一步坏棋。”

        四人分别按照不同的路径,推演了上百步棋路,最后发现这的确是一部坏棋。

        “至少六十手之后,这一粒子都没有任何用处。”

        他补充了一句。

        后六十手是他们几个人推演的极限,但是后六十手都没用,这粒子不管怎么看都是废子。

        “那就落子吧!”

        因为刚刚扭转局势的那一子,娄霄汉还是很相信这几个人的。

        “娄老爷放下,他绝对撑不过六十手!”

        娄霄汉旁边那名棋师异常自信道。

        说着他干净利落地在棋盘上落下一粒白子,这一手同样是他们四人刚刚推演出来最好的一步棋。

        跟娄家人看到刚刚李云生那一手“败着”的反应一眼,看台下的众人放佛觉得自己眼花了,李云生刚刚那一步走的位置,在他们看来简直臭不可闻,是显而易见的一手败着。

        同样在贵宾厢房的柳关山跟宋长风也是一脸的不解。

        “败了!”

        柳关山双手枕在脑后,靠在椅子上后仰着摇了摇头。

        “看样子要让着娄家捡个便宜咯。”

        柳关山身后的庞卫叹了口气道。

        而宋长风则久久抿嘴不语,直到看到那娄固再次落子才开口道:

        “也不一定是废着,也有可能是你我没想到的妙手。”

        “何以见得?”

        对于宋长风的性格柳关山还是很了解的,轻易不会说这种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

        “直觉。”

        宋长风淡淡地吐出了两个字。

        若是旁人这么说,柳关山可能当他是在说笑,但是眼前这个人的直觉,他可不敢当成是说笑,毕竟对方可是十州排得上号的神算子。

        听宋长风这么一说,柳关山对于接下来的局势更加好奇起来了,他坐直了身子不再说话,目光死死地盯着虚像里的那一方棋盘。

        对于场下观众的反应,李云生似乎早就料到了,神色依旧如常,反倒是当一脸得意的娄固接着落子之时,李云生突然莫名地嘴角翘起笑了笑。

        “居然对这一粒子视若无睹,早知道这样就没必要那么费神的下在这里了。”

        他一边想着,一边捏了一粒黑子按在了棋盘上。

        又是一步看似无足轻重的棋。

        这一下场下的众人从小声的议论,开始变成大声的哗然了,一些人甚至开始大骂李云生下得太臭,让他们白白地等了这么久。

        而娄家那边,经过四名棋师的推演,再次让无视了李云生的这一步棋。

        “输了输了,没什么看头了,走吧走吧……”

        “还下什么下,认输吧,这都下得什么啊!”

        围观的人群中有的开始在催促李云生认输。

        李云生依旧丝毫不为所动,继续一步一步下着。

        而棋盘上的局势从表面上来看,黑子已经逐渐转攻为守开始不断龟缩,而白色则气势如虹不停地蚕食着黑子的领地。

        场外议论的焦点,已经开始从李云生的那两手败着,逐渐变成了李云生为何不认输这一点上,在他们看来李云生的黑棋断然已经没有了反扑的可能。

        可当棋子走到距离李云生那一步“臭棋”不多不少六十手的时候,刚刚让娄家少年落下手中白子的那名棋师突然大叫了一声:

        “不好!”

        而李云生连让他解释到底是哪里不好的时间都没给就落子了。

        于是只见那娄家家主娄霄汉,在满脸不解的神色中听到了儿子娄固传来的声音,然后习惯性地将手里黑子放到了棋盘上刚刚娄固所说的位置。

        这一子落下,原本还在疑惑的另外三名棋师瞬间脸色煞白。

        只见先前李云生的那粒臭棋,在这一粒黑棋落下之后活过来了。

        非但是活过来了,而且变成了一柄挖骨尖,直接刺进了白子的胸膛。

        刹那之间,白子先前苦心经营的局面土崩瓦解,棋盘上的局面开始变得异常复杂!

        这一手,不多不少,正好在四人推演极限的第六十手之后。

        一想到这里,四人不约而同地咽了口口水,坐在娄霄汉对面的那名棋师道:

        “他不会早就料到这一手了吧?”

        “这不可能!我们四个人也才推演到第六十手,这应该是他运气好,误打误撞碰到了。”

        坐在娄霄汉旁边的那名棋师斩钉截铁地说道。

        “诸位,这到底怎么回事?”

        娄霄汉的棋力不够,暂时还没看出棋盘上的变故,只得紧张地问道。

        他几乎将他所有身家压在了这一盘棋上,这局棋对他来说不能有哪怕一丁点的闪失。

        “放心吧娄老爷。”

        坐在娄霄汉旁边的那名棋师敛了敛心神努力地恢复了脸上的平静。

        “刚刚这一手棋,虽然凑巧搅乱了我们先前的布局,但是却也让局面变得复杂了起来,而应付复杂的局面其实是我们四个人的优势,他一个人再怎么厉害也推演不过我们四个人!”

        他沉声对娄霄汉道。

        其实这么说也是有点道理的,李云生的这一步棋虽然很巧妙的化解了黑子的危机,但代价却是让局面变得更加复杂,这种复杂的局面只要稍微有点推演出错,很可能满盘皆输。

        “那你们千万稳当一些,这盘棋我绝不能输!”

        事到如今娄霄汉也没有办法,只能选择相信这些人。

        “放心吧,娄老爷!”

        经过坐在娄霄汉旁边的棋师这么一说,其余三名棋师似乎也都重新恢复了自信。

        这倒也不能说他们是在硬撑,只不过按照常理,面对这种复杂的局面,四个人同时推演的情况,无论怎么说都要比一个人强。

        而在太虚幻境内,李云生刚刚那近乎起死回生的一手,顿时让刚刚还在讥讽他的人闭上了嘴巴,不过仍有许多人嘴硬说这不过是李云生瞎猫碰上死耗子走出的一步。

        相比场内围观的普通人,柳关山他们则要看得透彻许多。

        “我没看错吧。”

        见到李云生这一手救活刚刚那一粒废子之后,柳关山整个人都站了起来。

        “怎么还会有一这一手?!”

        他有些难以置信,因为李云生刚刚下的这一手,他想都没有想过。

        “别告诉我,他在下那一手’败招‘的时候就已经想到了这一手……”

        庞卫的脸色突然也有些难看。

        李云生的这一手,对他们这些棋力不错的人来说,不亚于在他们脸上狠狠地打了一耳光。

        “我觉得,他可能真的想到了,目前的局面,正是他那一手长考过后的结果。”

        宋长风笑了笑。

        “不可能,我觉得这是凑巧。”

        柳关山摇了摇头还是否认道。

        “如果真的想到了,那他得推演多少步,这么短的时间内这么庞大的推演步数,抛却技巧不说,他的神魂得多强大?”

        他转头看向宋长风问道。

        “谁知道呢。”

        宋长风似乎不想继续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

        “而且,他这一步虽然救活了那粒黑子,但是目前棋盘上的局面并不是他能够控制的,这么复杂的局面,一旦推演出错,就是满盘皆输,真的能够料到这一手的人,是不可能让事态变成这样的!”

        柳关山依旧在极力证明着自己的论断。

        “局势虽然复杂,但这是相互,或许他就是故意引入这复杂的局面,想要看看那娄固怎么应付呢?”

        宋长风轻描淡写一般地托着下巴眼睛看着虚像中的棋盘笑道。

        “这太荒谬了,这是一场重要的对弈,这不是儿戏!”

        柳关山不服道。

        “或许在他看来,这就是儿戏。”

        宋长风再次笑了笑。

        “你!”

        柳关山气的不行。

        “两位,还是好好看棋吧,要是这局面那李白能够应付自如,那长风真人说得可能就没错。”

        庞卫和事老一般笑呵呵地说道。

        如果说李云生把这盘棋当成儿戏,那真的有些冤枉李云生了。

        他还是很认真的,毕竟一万块魂火石呢,赢完这一盘他都可以收摊回家好好修炼了。

        经过一阵讨论之后,娄固那边终于再次落子。

        李云生则几乎没有什么停顿直接跟着落子。

        于是再次轮到娄家这边四个棋师开始疯狂推演棋路,最后才又姗姗来迟一般地落下一子。

        周而复始,无论娄家这边下得多块,李云生永远都像是没有想过似地跟着落子。

        可让娄家那些棋师吐血的是,这李云生看似随意的落子精准到令他们绝望,它就像是庖丁解牛一般不拖泥不带水地肢解着白子的优势,而且顺便将棋盘的局面再次搅乱变得无比复杂。

        而看到这一幕的柳关山彻底的不说话。

        没人能想到,先前气势如虹的娄固,因为那一子开始变得犹疑不定,缩手缩脚。

        当然缩手缩脚的不是娄固本人,此时的娄固正在用传音疯狂的怒骂着那头的棋师们。

        终于,在娄家那间小屋之内,有一名棋师因为神魂消耗过度,直接吐出一口鲜血倒在了地上。

        少了一个人的支援,立刻让另外三人压力倍增,忽然之间对他们来说,每下一步都变成了一次漫长的煎熬。

        “娄老爷,认输吧……”

        面对这一个接着一个的复杂棋路,坐在娄霄汉旁边的那名棋师,看了看身边两名已经开始因为神魂消耗过度而神魂颤栗的同伴,犹豫了一下还是艰难地开口道。

        “认输?”

        娄霄汉有些难以置信地怒道:

        “我把全部身家压在你们身上你让我认输?你们不是还没死吗?还没死就继续下!”

        “我下不了,真的下不了了,放过我吧,放过我吧……”

        那名棋师抱住了脑袋异常痛苦地哀求道。

        “下,给我下,你们不下,我便将你们剁碎了喂狗!“

        娄霄汉气得火冒三丈。

        “那你杀了我们吧,我们死也不想下了。“

        另外两名棋师齐声道,两人眼中露出一股只有濒死之人才有的绝望。

        此时棋盘上的局面,对于这些棋师来说,只有无尽的绝望,他们就像是走在永无尽头的沙漠之中,无论怎么走都走不到尽头,他们在精神上已经完全崩溃了。

        ……

        “认输吧,固儿。“

        太虚幻境这边,让娄固没想到的是,催促等待了许久的他,没想到最后居然等来的是,娄霄汉这句很苍白无力的话。

        “我不要认输,要认输你们认输,我绝不认输!”

        他忽然站了起来大吼了一声。

        而马上台上台下的惊异的目光让他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赶忙不动声色地坐了下来。

        “怎么,他们让你认输?”

        李云生抬起头看着娄固笑了笑。

        “我不认……”

        “闭嘴,没用的东西,快投子认输,然后回来,不然我们整个娄家都要被你害死!”

        娄固咬着牙还想说些什么,但是却被脑海中娄霄汉的声音喝止了。

        “我输了。”

        沉默了半响,那娄固突然一把将手里的棋子砸向棋盘,然后直接起身准备离开。

        李云生没有拦他,因为看见虞老已经跟了过去。

        他没有直接揭穿娄固,倒不是托大,只不过确实没找到好的证据,不过他觉得虞老应该已经从那娄固的言语中看出了一些,所以更加没必要出这个风头引人注目。

        于是他神色淡然地吃了一块魂火石,然后喝了一口九霄的下人新换的茶,悠然地等待着下一个对手的上场。

        这李云生虽然很淡然,但是场下却早已经炸开了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