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五十三章 请先生收我这孙女为徒

第二百五十三章 请先生收我这孙女为徒

        昆仑玉珠峰峰巅有座小庙,就是这座看起来不起眼的小庙,里面挂着当今十州内千年间最强七人的画像。

        许慎便是其中之一。

        所以只要许慎不易容,这十州仙府内的居民,恐怕没有人不认得他。

        而在太虚幻境中,他这种级别的修者,神魂之力已经强到了,太虚幻境的法则也无法改变他们相貌的地步。就算是易容也没用,虽然在仙府内隐藏修为的功法跟法宝有很多,但是太虚幻境中隐藏神魂的方法却很少,所以这也是为何许慎不愿意亲自来太虚幻境原因,每次动静都弄得太大。

        “真是这个老家伙!”

        宋长风紧握着拳头,额头上的青筋都显现了出来。

        房间里的三人几乎同时站了起来。

        宋长风曾经根据徐渭的身份,猜测过可能是许慎,毕竟二人又亲戚关系,而且许慎也是有名的棋痴,但是这个念头第一时间就被他自己掐灭了,毕竟许慎的身份太过特殊,这种级别的人,就算是来太虚幻境,也不会到白鹭城的。

        “为什么剑佛会来这里?”

        柳关山的额头都冒出了一串的汗珠。

        “他这种人物愿意来这里,肯定是看到了些我们没看到的东西。”

        宋长风道。

        “那我们……要不要下去跟他老人家打个招呼?”

        柳关山询问道。

        “你以为人家会搭理你妈?”

        宋长风白了他一眼。

        “哪也别去,静观其变!”

        他说完再次坐下。

        ……

        擂台上。

        “爷爷?”

        看着站在自己身后的许慎,许悠悠还以为自己的是眼花,揉了揉眼睛然后试探地问了一句。

        “傻孩子,爷爷都认不出了?”

        许慎笑了笑,然后对许悠悠招了招手:

        “过来吧。”

        “爷爷!”

        见状,许悠悠一脸惊喜的小跑了过去。

        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的虞老,一脸呆滞地抬起手擦了擦额头的汗珠,然后躬身走了过去行礼道:

        “九霄虞天干见过剑佛大人。”

        “不用拘束,我跟你们盟主还算有些交情。”

        只见许慎抬了抬手示意虞天干起身。

        “我这次来的匆忙,没时间去拿约束神魂的法器,你们九霄帮帮忙,巩固一下这周遭的结界,不然我怕它会塌了。”

        许慎带着一丝歉意道。

        “大人放心,我这就安排人去办。”

        其实许慎就算不说,虞天干也准备派人再次去加固一下结界。如果不是因为擂台周遭的境界已经加固过一次,恐怕刚刚许慎出现的那一刹这擂台就废了。

        不过这些人中,也有不认识许慎的。

        比如李云生。

        他以前在一些书里看过许慎的名字,但是没有刻意去关注他的相貌。所以直到听了虞老刚刚跟他的对话,李云生才知道面前这老人就是大名鼎鼎的剑佛许慎。

        不过对方那浩瀚庞大的神魂,他却是第一时间感受到了,整个心脏都不由得剧烈地跳动起来,这应该是他直接感受到过的最强大的神魂。

        “你就是李白先生吧?”

        就在李云生好奇地打量着许慎的时候,许慎正好像他投来了一道欣赏的目光。

        “没想到,先生居然如此年轻。”

        许慎十分感慨道。

        说着,还没等李云生反应过来,他便躬身向李云生行了一礼道:

        “谢谢先生,刚刚如此善待我的这个傻孙女。”

        这一礼,李云生没被吓到,却将一旁的虞天干吓了个不清。

        “不客气,举手之劳。”

        李云生愣了一下,看了眼身旁的棋盘,然后神色淡然地说道。

        其他人可能不明白许慎为何要这么隆重的向李云生道谢,但李云生自己怎么会不明白?他知道,这许慎是在谢他点醒了他的孙女。

        “孙女?”

        听许慎这么一说,李云生的目光突然落到抓着许慎胳膊,紧紧贴着许慎的“徐渭”身上。

        “爷,爷爷!你怎么说出来了!”

        许悠悠似乎感受到了李云生的目光,顿时一片面红耳赤地埋怨道。

        “哟,我倒是忘记了,你现在用的可是你表哥的身份。”

        许慎一拍自己的脑门呵呵一笑。

        “算了,我都过来了,你就换回来吧。”

        他叹了一口气道。

        事情都到了这个地步,这伪装也没什么意义了。

        得到许慎的允许,许悠悠当即将容貌变回了原本的模样,由一个翩翩公子变成了一个粉雕玉琢清灵通透的少女,因为她在太虚幻境中的样子跟现实差不多,所以她就直接用了现实中的相貌。

        “这爷孙俩,还真会玩。”

        看着面前亭亭玉立的少女,李云生嘴角露出了一抹苦笑。心想,剑佛你老人家想要跟我下棋,直说就好,干嘛费这么多周折。

        “原来这冒充徐渭的是许老爷子的孙女!而且还是许老爷子亲自授意的!还好刚刚我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情。”

        一旁看到此情此景的虞老,也是被惊出了一身冷汗。

        “那这许老爷子,废这么多心思到底为了什么?就为了跟这李白下一盘棋?不至于吧?这许老爷子,名望,财富,实力,哪一样没有?”

        他同时在心里疑惑道。

        “爷爷,我们回去吧,丢死人了!”

        发现李云生在看她,许悠悠低着头躲到了许慎的身后,小声地催促道。

        “不急,既然都暴露了,就不要浪费这次机会了。”

        他说完不顾许慎的拖拽走到了李云生跟前。

        “李白先生你觉得我这孙女资质如何?”

        走到李云生跟前的许慎态度异常恭谦地问道。

        “很好。”

        李云生知道这许慎问的是下棋方面的资质,于是看了看许悠悠,然后慎重地想了想。

        “许小姐,一点就通,如果愿意在棋艺上下些功夫,假以时日估计没几个人是她的对手。”

        他认真地说道。

        李云生的这个回答,许慎显得非常满意,再次躬身作揖。

        “老夫以前也觉得她天赋不错,但是始终无法带她入门,这次还是多亏了先生机缘巧合用这一局棋将她点醒。”

        说到这里,许慎犹豫了一下,然后带着一丝不好意思的神色问道:

        “老夫有个不情之请,不知道先生能不能答应?”

        “这……”

        这突如其来的请求让李云生一头雾水。

        “答应答应,不管他说什么你都答应,这世上不知道多少人想要剑佛的一个人情!”

        看到李云生犹豫的模样,还有许慎恭谦的样子,虞天干急得差点直接过来在李云生脑袋上拍一巴掌,他当即传音给李云生,让他不要错过这次跟剑佛扯上交情的机会。

        “许老先生你有什么事情就说吧,我能答应的肯定义不容辞。”

        脑海中虞老急切的声音让李云生觉得有些感动跟好笑。

        “有先生这句话,我就厚颜无耻的说了。”

        许慎带着一丝期盼地看着李云生道:

        “先生能不能收我这女弟子做徒弟?”

        “啊?”

        闻言李云生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像是没听清一般一脸讶异地问道。

        “请先生收我这孙女为徒。”

        许慎面色温和地重复了一句。

        “爷爷!你在说什么呢!”

        许悠悠也是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

        “他,他,看起来,就,就跟我差不多大,我,我才不要做他徒弟!而且,我,我也不是很喜欢下棋,我不要师父!”

        她一面摇着许慎的手臂,一面有些害羞结结巴巴地说道。

        “许小姐说得对,我……”

        “别胡闹!”

        李云生刚想顺着许悠悠的话说下去,却被许慎一声厉喝打断。

        只见许慎瞪了许悠悠一眼,一股上位者的威势油然而生,吓得许悠悠立刻低头不敢吱声了。

        “先生你意下如何?”

        忽然之间,许慎像是换了一副面孔,语气中带着一丝威逼的意味。

        看着许慎投过来的眼神,李云生知道自己这次若是不答应,可能真的会把对方给得罪了,得罪其他人还好,这大名鼎鼎的剑佛,李云生暂时还没这个勇气。

        “许小姐,以后棋艺之上有什么难题,来问我便是……”

        李云生一脸苦笑道。

        心道,这算什么事,自己不过是想乘着闲暇的时间,赚一些魂火石补充一下神魂,现在居然被大名鼎鼎的剑佛逼着收自己的孙女做徒弟。

        他还是有些理解不了。

        “李白先生你这是答应了?”

        许慎面露喜色。

        “啊,嗯。”

        李云生先是叹了口气然后点了点头。

        “好,好!很好!”

        闻言许慎连说了三声好,一脸的狂喜。

        见状李云生心道,算了,答应就答应吧,反正这是太虚幻境,出了太虚幻境他也找不着我。

        “其实……许老先生,下棋这件事情,拿来消遣还行,许小姐的心思,还是应当多放在修行上。”

        木已成舟,李云生叹了口气,然后随口说道。

        “哦?”

        闻言许慎突然一脸诧异道:

        “先生一直以来,难道都只是将下棋当作消遣?”

        “下棋虽然有益于锻炼神魂,但其实终究是一件对修行无益之事。”

        闻言李云生点了点头。

        “不知道先生看了这盘棋后,还会不会觉得,下棋只能当作消遣。”

        许慎忽然走到棋盘边上,随手一挥,一粒粒黑白棋子秩序井然地落在了棋盘上,拼出了一副棋局。

        “残局?”

        瞟了一眼那棋局,李云生不解地问道。

        “许慎,你做过头了!还不速速收起棋局!”

        可是还没等许慎回答,李云生的耳边一个声音犹如暴雷一般炸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