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五十四章 天道残局!

第二百五十四章 天道残局!

        “没想到来的居然是烂柯棋院的黄龙先生。”

        与这炸雷一般的警告声同时响起的还有剑佛许慎那爽朗的笑声。

        “不过我这里很忙就不过去拜会黄龙先生您了。”

        他对于那黄龙先生的警告置若罔闻。

        “许慎,你当我烂柯棋院怕了你不成!”

        那黄龙先生的声音愈发的愤怒。

        而他话音落下之时,擂台的上空忽然黑云涌动,一道道雷罡破云而出劈落而下,目标直指李云生身前的棋盘。

        不过许慎见状,却只是淡淡一笑,继而一指迎着那道道飞射而下的雷罡点去。

        瞬间,千万刀无形剑气,带着猎猎狂风,迎着那漫天雷罡气飞射而出,眨眼间便将那雷罡连同头顶密布的黑云一扫而空,天空再次恢复清明。

        尽管是在太虚幻境,但两人这弹指一挥间的交手,看得场外围观的众人,以及九霄厢房里的宾客们皆是目瞪口呆。

        “李白先生,你只管看棋……咦?”

        许慎原本还担心李云生被两人的交手惊扰到了,但低头一看却发现对方早已沉浸在棋盘之中。

        “很好!我果然没看错人。”

        他点了点头道。

        自始至终,许慎的目的都不是跟李云生对弈,而是想要李云生看到这一盘棋。而李云生此时看到这盘棋,立刻进入忘我状态的表现,也证明了他的选择是对的。

        只见他说完之后,又看了一眼身旁的许悠悠道:

        “去你师父旁边坐着,爷爷这边等下会很忙。”

        刚刚一击虽然破了那烂柯棋院的黄龙先生的一击,但是许慎知道,对方的手段可不止如此。

        “哦。”

        许悠悠撇了撇嘴,有些不情愿地走到了李云生身边。

        “爷爷你要小心哦。”

        她有些担心地看了许慎一眼。

        毕竟自小在许慎这种人物身边长大,所以这许悠悠即便是面对此种情形也依旧没有怎么慌乱。

        “放心吧,你爷爷我对付这些老家伙们的法子多着呢。”

        他冲许悠悠眨了眨眼。

        不过他话才说完,这片天地忽然再次暗了下来。

        只见一副巨大的水墨画卷,遮天蔽日地将整个擂台笼罩其内。

        “黄龙先生,你这是不是有点过头了?”

        看着头顶那幅巨大的水墨山河图卷,许慎满头黑线。

        “哼!”

        那一直不见真人的黄龙先生哼了一声,然后怒道:

        “姓许的,你胆敢将我烂柯棋院的天道棋局公之于众,玩过头的是你!”

        说完只见那山河图之中,一条足以淹没整坐白鹭城的大河直接奔腾着飞落而下,这黄龙先生看样子根本就没考虑过旁人的死活。

        “白鹭城的人听着,立刻给我滚出太虚幻境,十二个时辰之内不准进来!”

        那黄龙先生极其蛮横地说道。

        “九霄的这位朋友,你还是先离开一会儿吧。”

        许慎苦笑着看了一眼虞天干。

        虞天干看了一眼李云生,然后什么都没说,只见消失在了太虚幻境之中。

        而许慎看着那条整个飞落而下的大河,突然广袖一挥,袖口化作一个足以包裹住头顶这片天地的口袋,迎向那飞落而下的大河。

        不过擂台的这一片区域被保护住了,但白鹭城的其他区域瞬间被这大水毁于一旦。

        许多门派在太虚幻境之中继续了许多年的基业,瞬间毁于一旦。

        可是,那黄龙先生的攻击并没有就此停止。

        刚刚才落下一条大河,现在整个一座山峦,带着阵阵轰鸣之声从哪画卷中一点一点地钻出来。

        “许慎,你收还是不收!”

        只听那黄龙先生再次警告道。

        “急什么,再让我孙女的老师看一会!”

        许慎嬉皮笑脸道。

        “我倒要看看,他有没有那个命去看!”

        那黄龙先生怒不可遏地说道。

        说完,那一整座山峦,直接从画卷之中砸下。

        许慎叹了一口气,从袖口中拿出一柄五尺长剑,身形笔直地迎着那飞来的山峦挥了过去。

        骤然间,剑与山相撞,整片天地开始一阵颤动。

        ……

        “这就是十州真正上位者之间的交手吗?”

        看着许慎跟那黄龙先生交手的情形,那柳关山嘴角抽搐着。

        尽管整个白鹭城一片狼藉,但是柳关山他们厢房所在的区域却是相安无事。

        当然,相安无事的原因柳关山他们心知肚明,肯定是因为其他厢房中看戏的那些怪物们。

        “还好没下去。”

        柳关山暗自庆幸道。

        “这黄龙先生又是什么人?居然能够跟许慎前辈打得有来有回。”

        他向一直盯着棋盘不说的宋长风问道。

        不过宋长风却像是根本没听到他的话一样,死死地盯着眼前不停的闪烁着的虚像中那方棋盘,而那棋盘之上正是许慎摆下的那副棋局。

        “你看什么看得这么入迷?”

        柳关山一脸不解地推了推宋长风。

        “啪……”

        谁曾想,这一推之下那宋长风眼前突然啪的一声爆出一团血雾。

        “啊!”

        只见那宋长风的双眼被炸成两个血窟窿,整个人蜷缩在地高喊着:

        “为什么,为什么不让我看完!”

        “蠢货。”

        就在此时,隔壁房间里忽然传来一声冷哼。

        “就凭你这点修为,也妄图破解天道残局?你也不怕丢了性命,快滚吧!”

        一个苍老而威严的声音穿墙而入警告道。

        这声音一出口,柳关山等人只觉得身心如坠冰窟,提不起丝毫的反驳气力来。

        “扶我起来!”

        倒是宋长风果断许多,他眯着眼伸出了手。

        见状那庞卫跟柳关山当即将他搀扶了起来。

        “先离开这鬼地方,然后速速离开太虚幻境。”

        只听那宋长风对两人急促地说道。

        “再不出去,你我神魂就要被禁锢在这了!”

        他补充了一句。

        从许慎跟黄龙先生交手之始,这片天地就被布下了结界,无法像其他区域那样随意退出太虚幻境,因而这宋长风才会这么说。

        三人当即不再做任何停留,只见那庞卫跟柳关山一起提着宋长风,只是眨眼的功夫便消失在九霄的擂台区域。

        ……

        “就这么让他们走了?”

        三人的隔壁厢房内,一名小女孩有些木然地看了一眼他身旁的老人。

        “月儿小姐,这是可太虚幻境,就算抓住他们,也做不了什么。”

        老人给小女孩倒了一杯茶笑道。

        “哦,这样啊……”

        这小女孩拿了一块旁边的茶点放进嘴巴,坐在高椅上的她两条小短腿欢快地晃悠着。

        “话说月儿小姐,我们其实也应该走了。”

        那老仆说道。

        “为何这么着急走?”

        小女孩不解道。

        “这两个老不死的打起架来跟发疯似的,指不定待会会闹出什么动静,我们就不凑这个热闹了。”

        老仆人说道。

        “我不要,棋还没下完呢。”

        小女孩一脸不情愿道。

        “这局棋可没什么好看的。”

        老仆人摇头道:

        “这天道残局,许慎那老家伙这么多年都没有解开,这李白再有天赋也不会这么快解开,他今天恐怕会一直这么发呆下去。”

        “那不如我们打个赌?”

        小女孩笑眯眯地看向老仆人。

        “赌什么?”

        老仆人问道。

        “如果今天这李白解开了这天道残局,你就放我下山游玩一个月!”

        小姑娘说话间眼睛里闪烁着光芒。

        “若是没解开呢?”

        老仆人笑问道。

        “没解开就没解开呗。”

        小女孩晃着两条小腿一脸漫不经心道。

        “这是不是不太公平?”

        老仆人一脸不乐意道。

        “如果没解开,我就把这一大袋魂火石全给你!”

        小女孩想了想,然后有些肉痛地拿出一大袋子魂火石放在桌上,这一袋子魂火石足有两三千枚。

        “这是你上次赢得魂火石?”

        老仆人有些惊讶道:

        “我记得你之前可是一颗也舍不得给我啊。”

        “我现在也不想给你呀。”

        小姑娘抱着那袋魂火石道。

        “我可以跟月儿你赌,魂火石我也不要你的。”

        老仆人笑了笑。

        “但是你得答应我,以后孙大夫给你开的药,你要乖乖的都喝了。”

        他看着小姑娘语气中带着一丝宠溺道。

        “那些药,都很苦的……”

        小姑娘可怜兮兮地看着老仆人。

        不过老仆人看起来立场非常坚定,神色丝毫不为所动。

        “好吧,我答应你。”

        终于小姑娘妥协了。

        “但是,我一定不会输!”

        她笑盈盈地说道。

        ……

        就在这南宫月儿跟那老仆人说话间,许慎跟黄龙先生的对战已经渐渐进入焦灼状态。

        只见黄龙先生那张巨大的山河图此时已经破了好几个洞,而许慎似乎也没有捞到什么好处,他握剑的那只手已经袖口撕裂,手腕处还出现了几道伤痕。

        “你这头蠢龙,你今天当真要弄的这白鹭城空间坍塌不成?”

        许慎朝着那黄龙隐匿身形的位置大声喝骂了一句。

        他这并不是危言耸听,似白鹭城这种太虚幻境边缘之地,空间一点都不稳固,像许慎跟黄龙这种级别的修者,若是放开手了打的话,真的有可能造成这片空间直接坍塌。

        “你以前盗我烂柯棋院天道残卷,我往日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你今日胆敢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将烂柯至宝公之于众,是可忍孰不可忍!”

        他这话一说我,之后便不再解释,直接大吼了一声:

        “山河崩塌!”

        话音方落,只见擂台上方那幅山河图片片碎裂,洪流夹杂着山石犹如星陨一般从天而降。

        “你这头恶龙!我日后定会斩了你的龙王剥了你的龙皮!”

        看着此情此景,许慎除了大骂一通也无可奈何。

        “走!先出去!”

        他一手飞快地朝着许悠悠跟李云生的后背拍去,两人顿时凭空消失在了太虚幻境,紧随其后许慎的身体也从太虚幻境消失。

        只可怜这好好的一座白鹭城,就这么变成了一片废墟。

        而几乎是在同时,南宫月儿也被她那老仆人拖出了太虚幻境。

        ……

        鹿柴书院。

        “这头恶龙,做事情当真不会考虑后果!”

        已经回到了现实中的许慎苦笑不得地喘了口气道。

        “也不知道那李白先生,看得怎么样了,这么短的时间内,恐怕看都没法看全吧,唉……。”

        许慎叹了一口气道。

        他原本想再给李云生一些时间,却不想被那恶龙阻拦了。

        “爷,爷爷……”

        就在这时候,也从太虚幻境中出来的许悠悠睁开了眼睛,她神色带着一丝惊恐地颤声喊了许慎一句。

        “怎么了,悠悠,被吓着了?”

        许慎十分关切的上前扶了许悠悠一把。

        “不是,不是!我,我,他,他……”

        许悠悠猛地摇了摇头,她看起来神色有些不对劲,她十分急切地想要开口说些什么,但是就是结结巴巴地说不出来。

        “你别急,别急,慢慢说。”

        许慎急忙渡了一道真元到许悠悠体内。

        “落子了!”

        恢复了平静的许悠悠突然睁大了眼睛看着许慎道。

        “什么落子了?”

        许慎一头雾水。

        “我师父落子了!”

        她一脸兴奋滴说道:

        “就在你推我们离开的时候,我师父在你那残局上落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