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五十五章 逝者生,生者死

第二百五十五章 逝者生,生者死

        “想得起来吗?”

        许慎带着紧张的神色看向许悠悠。

        刚刚听孙女许悠悠说,李云生离开太虚幻境之前在棋盘上落子了,许慎的兴奋之色简直溢于言表。

        不过,当他细问李云生将棋子落在哪里的时候,许悠悠却直摇头。

        许悠悠记不得李云生将棋子落在了哪个位置,许慎其实很理解。

        因为这天道残局本身就被烂柯棋院用咒术封印过,一如一些用神魂封印的高阶功法一样,它们会干扰人的记忆,除非是通过消耗神魂的方式来记,否则只是扫了一眼很难被记住的。

        一些神魂之力弱小的修者,甚至看都没法看,他们多数人一看这棋局,就会觉得头晕目眩,脑中一片混沌,更不要说记下来。

        正因如此,为了让许悠悠想起李云生落子的位置,刚刚许慎不惜再次消耗神魂,将那天道残局重新摆了一遍,试图让她通过对棋局的联想将李云生落子的位置记起来。

        不过因为那烂柯棋院咒术的缘故,摆下天道棋局之后,这一方棋盘最多一炷香的时间,便会自动焚毁。

        所以许慎才会这么急切的询问许悠悠是否想起来了。

        “我,我再试试……”

        许悠悠闭着眼睛,白皙的额头冒出一层细密的汗珠,她此刻的脸色非常苍白,似乎很吃力。

        她感觉自己明明就记得李云生落子的位置,但是每次要想起来的时候,这记忆就像泥鳅一样从她手里溜走,而且每每在回想这棋局的时候,她的神魂就像是水坝被打开了闸门一眼倾泻而出,如果不是有她爷爷药剂支撑,她恐怕根本就支撑不到现在。

        “算了,悠悠,烂柯山那帮老怪物在这棋局上布下的忘言咒,本就不是你能够应付的,也是我太着急了……”

        看着许悠悠这副模吃力的模样,许慎非常心疼道。

        “让我,再试试。”

        不过许悠悠却神色坚定地摇了摇头。

        别看她柔柔弱弱,一副娇弱的模样,但其实内心却比许多人都要好胜坚韧,先前同李云生的那一盘棋,要是普通人早就投子放弃了,而她却一直坚持到了最后,完成了那一盘棋,她能在一盘棋的时间被李云生点醒,与她这坚韧的性子有很大的关系。

        “悠悠,听话,别再看了!”

        虽然许悠悠这么说,但许慎终究是不放心,特别是看到她脸色越来越差,这神魂的损伤可不是寻常损伤,他不愿让自己的宝贝孙女去冒这个险。

        “既然你看到你师父落子了,我只需要下次去太虚幻境当面问他就好!”

        他继续劝道。

        而许悠悠却像是没听见一样,继续目不转睛地看着面前的棋盘,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

        “悠悠!”

        终于,许慎站了起来,他抬起手一指朝那许悠悠点去,似乎是想要直接将许悠悠的神魂从棋盘中牵引出来。

        “我想到了!”

        就在许慎的指尖将要碰到许悠悠额头之时,许悠悠突然笑着抬起了头。

        “在这儿!”

        她兴奋地从棋盒中拿出一粒白子,然后啪嗒一声按在棋盘之上。

        许慎还没来得及收手,目光就被棋盘上那粒许悠悠刚刚落下的黑子死死地钩住了。

        只见他扭着头,嘴巴微张,像是石化了一样,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石桌上的棋盘,就像是石化了一般。

        “爷爷,你这是怎么了……”

        许悠悠看着许慎,声音很小地询问了一句,她既担心许慎,又怕惊扰了他。

        “这一步棋,居然还能有这一步棋!”

        过了良久,许慎那睁得大大的,一炸不沾的眼睛里,两行浊泪忽然从满是褶皱的眼角滑落。

        他的手僵在了半空,怔怔地望着石桌上的棋局,声音带着一丝颤抖地说道。

        说完这句话,老泪纵横的许慎转头看向许悠悠,他捧着许悠悠的脸,开心得像个孩子一般地兴奋道:

        “悠悠,我又可以见到你奶奶了,我终于,又可以见到你奶奶了。”

        “爷爷,你,你在说什么啊……什么见到奶奶,奶奶不是过世好多年了吗?你,你莫要吓我……”

        面对许慎的失态,许悠悠有些不知所措。

        ……

        时至午后,一抹夕阳照射进,落鹿柴书院的庭院里。

        庭院里的那一株大榆树下,许慎跟许悠悠端坐在棋盘的两侧,情绪恢复平静的许慎开始跟许悠悠解释他刚刚的那番话。

        “悠悠,你记得我以前跟你说过的天道残局的事情吗?”

        许慎问道。

        “记得。”

        许悠悠点了点头。

        “就是藏在烂柯棋院的七盘没下完的棋嘛,怎么会跟奶奶扯上关系?”

        她有些不解地问道。

        “每隔七年,烂柯棋院便会邀请烂柯榜前十的棋手,以及十州名流去烂柯棋院破解这七盘残局,这七盘棋,每一盘都会对应一种奖励,而我们面前这一盘棋因为它的奖励有些特殊,被人称为‘生死局’。”

        “生死局?这是什么意思?”

        许悠悠有些不理解。

        “解开这一盘残局的人,可以让逝者生,或者生者死,所以我们叫它生死局。”

        说这话的时候,许慎的眼神变得异常锐利。

        “所以如果我能够解开这残局,就能让你奶奶重新活过来!”

        他大声说道。

        “这不可能,生死轮回,就算是修者也不能够跳脱其外,一盘棋便能让逝者重生,这不可能!爷爷你怎会相信此等荒谬的说法。”

        许悠悠不信道。

        “因为……。”

        许慎抬起了头,目光不知道在看什么。

        “我曾经亲眼见过,有人被这生死局复活。”

        他说完重新低下了头。

        虽然许悠悠还是有些不信,但是她也不相信爷爷会撒谎,于是半信半疑地问道:

        “那,那我,我师父,那一步棋是不是解开了那生死局?”

        说到师父这两个字的时候,许悠悠还是有些不大习惯,但她却又是一个说一不二的人,既然答应了拜师,她便不会食言。

        “李白先生,这一步棋的确解开了这残局僵持的局面,因为本来这棋局中的黑棋几乎被逼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但是不是最好的一步却是未知,毕竟棋还没下完,至少在我看来,接下来的局面可能还会比之前又复杂了许多倍,而且再下下去,就要去烂柯棋院了,到时候对手会是烂柯棋院的先生们,一切都不好说。”

        许慎摇了摇头。

        “不过,这么短的时间,就能想到这一手,我相信这李白先生肯定能彻底解开这生死局!”

        马上,他又十分肯定地说道。

        “所以爷爷你是想让我师父去烂柯棋院帮你解开这生死局?”

        许悠悠睁大了眼睛问道。

        “没错!”

        许慎点了点头道:

        “无论花多大的代价,我都要请到这位李白先生!”

        ……

        与此同时,昆仑仙府南宫府一间别致的房间里。

        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姑娘,笑意盈盈地双手托腮趴在桌子上。

        在她面前是一副摆满了黑白棋子的棋盘。

        “嘿嘿,是你输了哦。”

        她一脸得意地冲对面的一个老仆人说道。

        “月儿小姐,你居然一子不差的复盘了这天道残局?”

        老仆人似乎一点都不在乎小姑娘口中的输赢,反而因为小姑娘能够一子不差地摆好眼前这棋局非常兴奋。

        “你别想扯开话题。”

        南宫月撇着嘴道:

        “你看看这粒黑子,那李白的这粒黑子解开了这天道残局的苦心孤诣地大好局面,只要他解析了还能保持这一粒子的水准,定然能够解开这生死局。”

        “是吗?我看看。”

        那老仆假意凑近了看了一眼,然后摇头叹了口气道:

        “这一步下得是不错,可是离解开这残局还远着呢,烂柯棋院的先生们可不是吃素的。所以小姐你不能算我输,毕竟这盘棋可还没下完呢!”

        “你,你耍赖!”

        小姑娘气得站了起来,嘟着嘴气鼓鼓地说道。

        “我可没耍赖,小姐你莫要冤枉我,我们先前可是说好了,那李白完全解开这残局才算你赢!”

        老仆人一脸委屈道。

        “我,我去告诉娘亲,说傅老头你欺负我!”

        小姑娘跺了跺脚就往门外跑。

        “唉,月儿小姐,你别急着走啊,你再把这盘棋摆一遍给我瞧瞧啊!”

        老仆人追着小姑娘也跑了出去。

        这两人正是先前在太虚幻境九霄厢房中观战的主仆二人,李云生在被推离太虚幻境最后一刻落子的情形,也正好被那南宫月看见了。

        其实,看到李云生这一手的人,远远不止许悠悠跟南宫月他们,同样还有隐藏在九霄厢房中十州的其余世家跟仙府的探子。

        这样一来,令许慎有些措手不及的是,不止是他,整个十州知道烂柯棋院残局秘密的人都盯上了那个太虚幻境中叫“李白”的少年。

        他们跟许慎一样,都开始不惜一切代价的在寻找李白在现实中的真实身份,而目的则显而易见——让李云生替他们身后的世家跟门派,前往烂柯棋院解开天道残局,获得天道馈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