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五十六章 我桑家无需天道施舍

第二百五十六章 我桑家无需天道施舍

        白云观后山,第二天的清晨。

        早早起来打了一套打虎拳的李云生那毛巾擦了一把脸上的汗,然后伸了个懒腰深吸了一口气。

        昨晚出了太虚幻境之后,李云生倒是睡得很安稳,完全没想过自己最后随手落下的那一子,居然在十州之中引起了这么大的骚动。

        他甚至不知道这一盘残局就是声明赫赫的天道残局。

        不过,这一盘棋确实让他有些吃惊,这是一盘他从未遇到过的棋,他棋下的其实不少,但是这盘棋中的一些想法,他在以往遇到的任何对手中都没有看到过。

        不光是那占了上风的黑棋,就连那白棋也是下得铁骨铮铮。

        “很有意思。”

        一边漱口,李云生一边回想着那盘棋。

        当然,他对那盘棋的评价也只是很有意思,至于那许慎跟他说的,这盘棋会让他改变对下棋这件事情看法这一点,李云生倒是不以为然。

        对于下棋,此刻他的看法依旧跟先前一样,这只不过是闲暇时间里的消遣。

        “差点忘了。”

        擦了擦嘴,李云生突然拍了一下脑袋。

        “整个白鹭城都被那两个家伙毁了,我怎么去跟九霄要我的魂火石?!”

        他担心道。

        “看样子过段时间还得去一趟太虚幻境。”

        他一面往厨房走去一面自言自语道,他原本的计划中,这次捞一笔魂火石之后就避避风头,暂时离开太虚幻境一阵。

        虽然李云生很清楚,要债这种事情越快越好,不过一大早就收到了大师兄的消息,让他今天去观里帮忙。

        好像是有一处仙田因为过早成熟,观里没来得及做好防范措施,让附近的一些灵兽发现了,所以今天观里集合了所有人手准备提前收割,怕时间不够,让李云生收拾些行礼,做好在那边夜宿的准备。

        所以至少今天晚上,李云生肯定是没时间去了。

        虽然没有去太虚幻境,不过为了防止出现前些天让虞老他们白等的情况,李云生还是用子虚石给九霄的虞老留了一封信,让他这几天不要等他,另外就是准备好魂火石,最近他会去拿。

        做完这一切,李云生才收拾好行礼,去白云观跟几个师兄集合。

        不过恐怕连李云生自己也没有想到,他这一去就去了五天,提前成熟的仙田数量远超白云观的估计。

        ……

        而就在李云生在仙田里,跟几个师兄忙着收割仙粮的时候,太虚幻境中那些意图摸清楚他身份的世家跟宗门势力,发现了两条令他们无比惊喜的线索。

        第一条线索,就是这“李白”是前代棋圣苏灵运的徒弟,并且帮苏灵运胜了妖族东方朔的孙女。

        第二条线索,李白用的子虚石来自炎州桑家,而且桑家小女儿桑小满称他为师父。

        这两条消息其实并不怎么隐秘,特别是第一条,当时苏灵运出山跟那妖族少女的一战,白鹭城中不少人都知道。

        只不过当时并没有什么人大的势力对李白真正的身份感兴趣,所以这些事情也就没有被可以挖出来。

        但是一些世家发现,这可以查证李白真实身份的第一条线索,很快就断掉了,因为自从那次跟妖族少女下完一局棋之后,苏灵运便彻底的从十州消失了,一点线索都没有留下。

        无法从苏灵运身上下手,这些人便把目光落到了最后一条线索的关键人物,炎州桑家桑小满身上。

        于是这两天,十州这些知道烂柯棋院天道残局秘密的世家跟宗门,不管远近发了疯一样派人前往炎州。

        为此桑家家主跟一些长老管事忙得焦头烂额。

        当然,更加“不胜其烦”的还有桑小满。

        “小满呐,你看你要喝五玄浆,我也叫人去玄州帮你找来了,你能不能告诉你爹爹我,那李白究竟是谁?”

        如果让旁人看到那性子暴如烈火的桑家家主桑不乱此刻坐在一个小板凳上满脸微笑的样子肯定以为是活见鬼了。

        “这点东西就想收买我?”

        桑小满撅着嘴道。

        “那小祖宗,你还想要什么?”

        桑不乱那张平日里凶巴巴的脸上布满了笑意。

        “我要……”

        桑小满抬起脑袋想了想。

        “我要回秋水!”

        她低头看向桑不乱道。

        “不行。”

        桑不乱的脸瞬间落了下来,回答的很干脆。

        “这个人可是能解开天道残局的哦,爹爹你就不考虑考虑?”

        桑小满诱惑道。

        “什么狗屁残局,我才不在乎,我们桑家不需要天道的施舍。”

        他站了起身来,高大的身形整个挡住了从门**来的日光。

        “我只是听说你最近闷闷不乐,过来看看你。”

        桑不乱的目光看向桑小满的时候,总会变得柔和许多。

        “哦……”

        听桑不乱这么一说,桑小满变得有些无精打采。

        “你不愿意说就不说,谁也逼迫不了你,只是最近你就别出去了,也别去太虚幻境,十州这些牛鬼蛇神都跑到了炎州,我收拾起来需要一些时间。”

        桑不乱告诫道。

        “嗯。”

        桑小满抬起了头。

        “谢谢爹爹,我给你添了这么多麻烦,你还总是帮着我。”

        她的神色变得温和了许多,对于桑不乱不愿意让她会秋水这件事情,她其实心里已经隐约猜出了一些什么,所以当然不会为此真的去怪桑不乱。

        不过目光却变得复杂了起来,像是想到了什么事情。

        “我是你爹,谢什么谢!最近收收心好好修炼。”

        桑不乱拍了拍桑小满的脑袋,然后起身准备离开。

        “爹爹。”

        不过他走到门口的时候却又被桑小满叫住了。

        “怎么了?”

        桑不乱转头看向房间内。

        “秋水,秋水门不会有事吧?”

        她一脸担心地问道。

        “放心吧。”

        沉吟了一下,桑不乱突然开口道:

        “就算是整个十州都毁了,秋水还是秋水。”

        说完留下一脸愕然地桑小满径直出了门去。

        “秋水还是秋水?”

        桑小满有些不明白她爹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

        没过多久,十州这些妄图从桑家这里查到李白真实身份的人,都收到了桑家家主桑不乱的一封信,信的内容很简单,大致的意思就是,桑家没人认识这个叫李白的人,还在偷偷摸摸打听的,可以滚了,不滚我桑不乱就要杀人了。

        而且桑不乱说道做到,随着这信发出去的第二天,几具尸体就送送到了各家的家门口。

        于是,找到李白真实身份的最后一条线索断了,因为没有哪方势力愿意得罪桑家,这个曾经用一道符毁了炎州最大一个门派的世家。

        两条线索都断了,让这些意图拉拢李云生的人,将目光重新放回了太虚幻境,还有那个唯一跟李云生直接联系过的九霄。

        ……

        忙碌了五天的累的有些筋疲力尽的李云生,哪里想过为了找他暗地里发生了这么多事情,甚至还牵扯到了桑小满。

        尽管刚回来很疲惫,不过李云生吃了些东西,洗了个澡还是拿出了子虚石,准备去一趟太虚幻境。

        “这子虚石上,怎么会有一条裂缝?我一直都用的很小心啊。”

        突然,借着昏黄的灯光,李云生看见桑小满给他的子虚石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道裂缝。

        “试试看能不能进太虚幻境吧。”

        这么晚了李云生也不好找人去问,而且也没法问关于子虚石的问题,所以还是决定先试试看能不能用。

        “幸亏还能用……”

        李云生长吁了一口气,发现虽然这子虚石上出现了一道裂缝,但是似乎好像还能用。

        进入太虚幻境之后,李云生来到的地点依旧是白鹭城。

        只是此刻的白鹭城,大部分区域已然化作了一片废墟。

        不过也有例外的,一些由大的门派跟商会把持的场所,比如九霄的一些建筑就已经在原本的废墟之上重建好了,只是在一片废墟之中,九霄的这些房子跟擂台现在看起来格外的显眼。

        “是李白先生吗?”

        正当李云生准备直接去九霄的时候,虞天干的声音突然在他脑海中响起。

        “啊,虞老,我正想过去找你呢。”

        李云生有些意外地回复道。

        “李白先生,你先别说话,按照我说的方位走过来,千万尽量不要动用你的神魂!”

        只听虞老带着一丝紧张地说道。

        “怎么了?”

        李云生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声。

        可此话一出,他立刻感觉到足足有上百道神魂,在同一瞬将他锁定。

        “坏了!被发现了!”

        另外一头,虞天干也感觉到了不对劲,当即对李云生道:

        “李白先生,快过来,有多快就多快,哪怕耗尽所有神魂也没关系,等你过来,我九霄帮你恢复!”

        听到虞老的催促,还有那一道道紧逼过来的神魂,李云生没有再问什么,当即神魂完全释放,踏着行云步,按照虞天干所给的路线如一道残影一般消失在了原地。

        而即便是这样,李云生依旧能感觉到,至少有十几个人在距离他不到百米的位置死命追赶着,而这些人边追还边喊着——“李白先生留步!”、“先生留步,我有要事相商!”,诸如此类的话。

        不过因为发现的快,还有行云步步伐奇诡,好几次让李云生逃过这些人的围堵,最后顺利进入九霄那栋虞天干所说的房子。

        “这些人到底怎么了?”

        回望了一眼被九霄阵法阻拦住的那些人,李云生一头雾水地自言自语道。

        “您终于来了!”

        就在这时候,只见那驼背的虞天干迎了上来,声音中满是欣喜跟热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