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五十八章 天道执白?

第二百五十八章 天道执白?

        李云生对于烂柯棋院的了解仅限于一个烂柯榜,就连当初苏灵运也没跟他交代多少,而且像天道残局这种事情,对于十州很多修者来说都是一件极其隐秘的事情。

        所以听了许慎的一番叙说,李云生才了解到这烂柯棋院跟那天道残局还有这般匪夷所思的来历。

        “能让生着死不难,但是想要让逝者生,这怎么听都是一件有违天理轮回的事情。”

        听了许慎对烂柯棋院跟天道棋局的描述之后,李云生不禁疑惑道:

        “这烂柯棋院真有这种本事?”

        他这个问题,跟当初许悠悠问的差不多。

        “先不说能让逝者生这件事情。”

        许慎说话间在桌上的棋盘山再次摆出了当日的那个残局,只不过这一次多了李云生落下的那一子。

        “你觉得这棋盘上的白子,像是凡人能下出来的吗?”

        他指着棋盘苦笑道。

        在他看来,不说别的,这盘棋就足以证明一切,能下出这种棋局的人,不可能是普通人。

        “这盘棋……怎么了?”

        李云生看了眼棋盘,依旧是一副不理解的表情。

        “这盘棋的白子,远远超出了人类棋手对于棋艺的理解,人类的黑子前后花了上百年,经过无数天资卓绝的棋手前赴后继,才走到今天的局面。”

        许慎有些激动道:

        “你还没看出来吗?能将人逼迫到这种地步的,只有这天道,这棋盘上执白的就是天道!烂柯棋院藏着天道!”

        说完许慎直勾勾地看着李云生,似乎很期待李云生听了这一番话之后的表情。

        但李云生听了许慎的这番话,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他只是将目光再次落到棋盘上,然后皱着眉想了一会儿,最后抬起头认真的看着许慎道:

        “许慎前辈,我觉得你们可能被骗了。”

        “被骗了?你说什么被骗了?”

        许慎一时语塞。

        “这棋盘上执白的不是天道。”

        李云生指着棋盘上的白子。

        “不是天道?”

        许慎继续一脸愕然。

        “对,不是天道。”

        李云生点了点头。

        “何出此言?”

        许慎盯着李云生问道,他相信眼前这少年并不是随口一说,肯定是找到了什么依据。

        “天道不会这么弱吧?”

        李云生抓了抓头道。

        “弱?!”

        许慎放佛像是听错了一般。

        “你说这白棋……弱?”

        他有些好笑道,这一刻他真的有些怀疑眼前的少年,是不是也跟那些沽名钓誉之辈一样在口出狂言。

        “相比普通人的确有些难应付,不过若说执白的是天道,那就有些牵强了。”

        李云生并没有被许慎脸色那怀疑的表情震慑住,他神色坦然地伸手指了指棋盘右上角区域的一粒白子道:

        “你看像这一手,看起来很好,但是如果白子还能坚持一段时间,这一粒子肯能会成为棋盘上最大的隐患,这一手其实是败着,当然如果真的要较真,白棋的败着其实还有一两处。”

        “败着?!”

        许慎的目光紧紧地盯着李云生手指的位置。

        看了许久之后,他抬起头再次一脸疑惑地看向李云生。

        许慎这幅表情,很明显是没看出来,这一手是败着。

        “我摆给你看。”

        李云生知道许慎没看懂,他也没怎么废话,直接将棋盘上的棋子推开,然后重新开始复盘。

        虽然许慎没看懂李云生说的那白子的败着,但是李云生将这生死局轻易地复盘这件事,不光是他就连一旁的许悠悠都睁大了眼睛。

        因为两人都很清楚,这一局棋被施了忘言咒,不消耗神魂是很难记住的,可眼前这李白居然能随意复盘,如何不让他们惊讶?

        “没想到你年纪轻轻神魂却也不弱,居然这么轻松的就记住了这盘棋。”

        许慎看着一步步复盘的李云生试探着问道。

        “神魂?”

        李云生抬起头疑惑地看了许慎一眼,然后摇头道:

        “许老前辈谬赞了,这盘棋目前的局面并不复杂,暂时还不需要用到神魂。”

        他还不知道这棋局被施了忘言咒的事情。

        闻言许慎心头一颤,暗道,难不成这小子并不是口出狂言?

        是不是口出狂言,许慎很快就弄清楚了。

        一小会的功夫,李云生将棋局复盘到他说的白子败着的那一手,然后让许慎执白,他执黑,两人开始一步一步的推演了起来。

        “真的是……败着。”

        许慎越下越心惊,最后看着白子败着那一片被黑子围剿的区域,愣住了。

        “对吧。”

        李云生笑了笑,然后重新将棋局恢复了原样。

        他做这些事情的表情,就像是随手倒了一杯茶一样。

        而在许慎眼里,李云生刚刚点破白子败着的那一手,还有接下来推演中用黑棋围剿白棋漏洞的棋路,都让他惊为天人。

        他看着棋盘久久不语。

        “你知道你刚刚做了一件什么事情吗?”

        许慎抬头看着李云生,眼神里满是难以言状的复杂神色。

        “许老前辈,我不会做错什么了吧?”

        许慎的表情让李云生有些不知所措。

        “你没做错,你做的很好!”

        许慎摇了摇头。

        “你给了这全天下追捧天道残局的人一个大巴掌!他们解不开这一局棋,就自以为自己这是在跟天道对弈,觉得输给天道并不丢脸,全然不记得烂柯棋院从没说过这是执白的是天道!”

        他哈哈一笑道,笑声中满是苦涩,这全天下的人中自然有他。

        不过不管这生死局的对手是不是天道,但是眼前这少年李白的棋力,许慎算是真切地了解了,不管怎么说能够这么快点破白子的破绽,这一点肯定是寻常棋手无法做到的。

        也就是说,他没找错人!

        因为就算对手不是天道,但毕竟那生死局还在,烂柯棋院的宣称的天道馈赠也是许慎亲眼所见。

        “可,可是师父,我有个问题。”

        突然一盘的许悠悠红着脸问道:

        “既然你看出了这黑棋的败着,那为什么那天你会想那么久?”

        许悠悠指的是那天李云生第一次看这残局的时候迟迟没有落子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