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五十九章 李云生的请求

第二百五十九章 李云生的请求

        “因为那黑子的臭棋实在是太多了,活活的把局面弄得复杂非常,为了弥补黑子之前的漏洞,所以才会想那么久……”

        李云生苦笑道。

        当初他看第一次看到这盘棋,其实心里真的很纠结,黑子下得确实不差,但是每一手总有些欠缺,最后直接造成了棋盘上的局面,让他颇为头疼。

        而许家爷孙俩听了李云生这话却暗自咋舌。

        不过许慎更多的还是兴奋,因为在他看来这李白越是强,他日那解开烂柯棋院生死局的概率就越大。

        “还请李白先生,务必答应,替我许家去那烂柯棋院下这一局!”

        许慎终于还是按捺不住心头的激动起身朝李云生躬身行礼道。

        “若李白先生能够答应,但凡我许家能够做的,先生尽管开口!”

        他补充了一句。

        “许老前辈不必如此。”

        李云生非常惶恐地站了起来。

        剑佛的一个人情有多重,李云生心里也明白,不过他心想为了一盘棋,跟烂柯棋院一个不切实际的许诺,真的至于如此吗?

        “只是不知道,下这盘棋是什么时候?”

        他问道。

        “先生……您这是答应了?”

        对方居然没有提任何要求就答应了,许慎有些难以置信。

        “这点小忙,不算什么的,我只是怕我时间来不及。”

        李云生点了点头。

        “小忙?”

        许慎心里苦笑,只觉得这些高人的心理真的很奇怪。

        他松了口气,但同时心里有些后怕,暗道:“如果是别人来求,这李白先生是不是也会认为是小忙,然后一口答应了?”

        “时间肯定来得及,烂柯棋院下一次邀请天下棋手会在三年之后。”

        许慎说道。

        “那时间还早。”

        李云生道。

        “李白先生,你当真没什么请求?”

        许慎心里还是没什么底,这种看起来无欲无求的人最难驾驭。

        “如果真要说什么请求……”

        “李白先生但说无妨!”

        李云生话还没说完,就被许慎兴奋地打断了。

        “我其实来太虚幻境就是为了魂火石换取补充神魂的药剂……”

        “先生要多少,我许家便给多少!”

        李云生的话再次被许慎打断,对于这些世家来说,魂火石其实并没有那么重要,因为除了一些修炼炼丹跟符箓的弟子需要补充神魂,其他的弟子需求很少,许家转来的魂火石多数是用来贩卖。

        相比烂柯棋局的天道馈赠,这魂火石真的不算什么。

        “那就太谢谢许老前辈了。”

        李云生道。他在心中苦笑着暗想,早知道帮人家下一盘棋就能换这么多魂火石,我干嘛这么幸苦的摆着擂台。

        “噢,对了,还有一件事情。”

        李云生突然又想起了一件事。

        对于李云生的请求,此刻的许慎完全来之不拒,他甚至觉得还是太少,这样对李云生的约束不够,所以当听说李云生还有请求,他问都没问一口就答应了。

        “我想请徐渭徐先生帮我写一篇文章。”

        李云生有些不好意思道。

        在确认了许慎的身份之后,李云生也顺带确认了,那徐渭就是许慎的外孙。

        “写文章?”

        李云生的这个请求让许慎有些摸不着头脑,他想过李云生会跟他提的种种请求,这些请求无非是关于功法、仙粮、丹药甚至让他杀人,但是还真没有想过让他找他外甥写文章这件事。

        “先生你要找表哥写文章?”

        许悠悠也有些吃惊。

        “对。”

        李云生尴尬地一笑,他知道自己这个请求这些人肯定很难理解。

        “不瞒李白先生。”

        许慎笑了笑说道:

        “你这个要求可能比第一个还要难一些。”

        “为什么?”

        李云生有些没想到。

        “我那外孙,性子比我这孙女还要倔,他不想写的文章,拿刀架在他脖子上他也不愿意写。”

        许慎苦笑道。

        “爷爷!”

        许悠悠埋怨地白了许慎一眼。

        “这样啊,如果许老前辈为难,这件事情就当我没提过。”

        李云生也没打算强求。

        “既然先生提都向老夫提出来了,老夫怎有回绝的道理!”

        许慎摆了摆手。

        “先生就放心的交给我吧,大不了我亲自过去找我拿外孙谈一谈。”

        他信心满满地说道。

        “那我就谢过许老前辈了。”

        李云生躬身谢道。

        “先生不必多礼,你愿意帮我这忙不说,还是悠悠的师父,这算不得什么的!”

        许慎摆了摆手道。

        “不知道先生想要我那外孙写什么文章?”

        许慎问道。

        “驳《恶水赋》。”

        李云生想了想然后还是严肃地看着许慎道。

        听到驳恶水赋这个名字,许悠悠还好,许慎的脸色立刻一变,从刚刚的满脸的欣喜变成了凝重。

        “这驳《恶水赋》里的恶水赋,指的是柳子路那篇恶水赋吗?”

        许悠悠一脸天真地问道:

        “我觉得那篇文章写的很好啊,为什么要驳斥它?”

        “先生是秋水门的人?”

        许慎没有理会许悠悠,而是慎重地看向李云生问道,他跟许悠悠不一样,一下子就看到了问题的关键所在。

        “是。”

        李云生看着对方,没有犹豫地回答道。

        “难怪、难怪……”

        许慎苦笑。

        “先生答得这么干脆,不怕我揭穿了您的身份吗?要知道,现在不少人花了重金想要知道先生的真实身份。”

        他笑问道。

        “秋水弟子有上万名,找到我并不那么容易。”

        李云生不以为意,在他看来既然暴露在了这些人的视线中,自己的身份被找出来只是时间问题,打不了日后这太虚幻境不来了。

        “许老前辈觉得这篇驳恶水赋可以让徐渭先生写吗?”

        他问道,他并不想继续在自己身份这个问题上纠缠。

        “不能。”

        出乎李云生意料,许慎居然拒绝了。

        “既然这样……”

        “徐渭这小子来写还嫩了些。”

        李云生叹了口气,刚想说不能写就算了,不想却被许慎打断了。

        “这篇文章,还是我来写比较好。”

        许慎抬头笑看着李云生。

        “如果你能见到徐鸿鹄,跟他说一声,让他在天门那头等着我。”

        他补充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