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章 《许慎驳恶水赋》

第二百六十章 《许慎驳恶水赋》

        就在李云生跟许慎交谈过后的第三日,一篇名为《许慎驳恶水赋》的文章摆在了李云生的饭桌上。

        有趣的是,给李云生送来这篇文章的,还是二师兄李澜。

        很显然,对于李云生的第二个请求,许慎不但做到了而且还加码了。

        李云生用吃早饭的时间通读了一遍,发现剑佛的文笔虽不及柳子路的华丽,但是文风老辣,每一句话都直刺要害。

        相比柳子路的引经据典,剑佛则没有什么废话,直接用他所知的事实来驳斥柳子路恶水赋中论证,更是一针见血地直接戳破了这篇文章背后的推手——仙府,甚至对仙府与魔族勾结的事情破口大骂。

        剑佛的这篇文章,李云生总结下来只有三个字——真性情。

        这类直抒胸中意气的文章,在李云生看来其实好坏参半,如果李云生自己写这篇驳恶水赋,大抵是不会这么写,可能他会更加理性一些,在不戳破这层窗户纸的情况下,暗示对方收敛一些。

        但这是通常的情况下,这次有点不一样。

        这不一样的地方,就在李云生对这篇文章设想之外的两个字上

        这两个字就是“许慎”。

        李云生还真的没想过,剑佛会直接把自己的名字放在这篇文章的标题之中。

        有了“许慎”这两个字,让这篇看似带着愤怒跟情绪的文章立刻被升华成了一方势力的态度,剑佛的态度。

        说得再直接一点,就是这些古老宗门的态度。

        恶水赋在十州流传之时,其实大部分修者都看得出,这是一篇仙府讨伐秋水的檄文,所以十州各个仙府的态度显而易见。

        而跟秋水同属古老宗门这一脉的势力,则多数选择了沉默,因为谁都明白,仙府这是在枪打出头鸟。

        这些年,仙府的实力日益膨胀,手上的灵脉仙山资源逐渐与他的实力不能对等,所以他要拿这些日益腐朽但却手握诸多仙府资源的宗门下手,这是一件很显而易见的事情。

        所以谁都不愿做着出头鸟。

        但话虽如此,其实这些宗门暗地里,对仙府日益跋扈的行为,在心里也憋着一把火。

        如今许慎的这篇文章一出来,有剑佛“撑伞”,这些个平日里不敢出声的宗门,便可以顺理成章的站在剑佛的“伞”下出来驳斥仙府的所作所为了。

        “这应该算是,无心插柳柳成荫了吧。”

        收起了这篇文章,李云生站起身来,跟平日里一样伸了个懒腰。

        可以想象,接下来这场对于“恶水”的论战,将会在十州如火如荼的展开。

        虽然这是一件耍嘴皮子的事情,但是从哪《恶水赋》一出来,李云生就想到了一个词“人言可畏”。

        仙府这篇文章自然是无法击垮秋水,但是这篇文章在“人言”的发酵之下,将会变成仙府制约秋水“顺理成章”的理由。

        这篇《许慎驳恶水赋》能不能将十州舆论的风向调转过来李云生无法预计,但是至少在他看来,自己做了一件心安理得的事情。

        ……

        这几天因为有许慎提供的魂火石,李云生修炼起来再也没有那名缩手缩脚,下棋的擂台也不再摆了,取而代之的是再九霄提供的房间里,每日陪许悠悠下上一两个时辰的棋。

        最近因为跟许慎接触得很多的关系,李云生对于烂柯棋院也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总得来说,这烂柯棋院其实就是一处跳出十州之外的秘境。

        因为许慎曾经进入过烂柯棋院的关系,让他对烂柯棋院有一种近乎盲目的信赖。

        若是一个普通人这样也就罢了,这可是剑佛,能够将自己的画像挂在昆仑峰巅的人。

        因为这样,这几天李云生第一慎重地想了想自己下棋这件事情。

        思前想后,他发现自己无论如何,对于棋局之上的胜负提不起兴致了,他为此还特地去找了棋圣张天择的棋谱来看。

        看了之后,他的的确确感受到对方实力之强,就跟当初苏灵运跟他描述的一样,像是这种高手,李云生从棋谱上是无法看出自己跟他实力的强弱的,必须亲自下过才知道。

        其实这种高手,在李云生能够收集到的棋谱之中不止张天择一个。

        但是即便是如此,李云生依旧没有兴趣跟对方分出胜负。

        “如果我棋盘对面坐着的真的是‘天道’可能我会想试试吧。”

        他有些无奈的一笑,回到了自己的书房。

        有些事情很奇怪,不感兴趣就是不感兴趣,下棋对李云生来说是有趣的,但他却始终没有那种主动跟人通过下棋分出胜负的念头,这种感觉就像是一个尝便了无数美食,老了之后忽然任何食物都觉得索然无味一样。

        至于通过下棋来谋求什么,这一点上在这次事情之前,李云生其实一直只当下棋时一件可以锻炼什么的手段。

        在知晓了烂柯棋院对于天下棋手的馈赠,还有十州许多世家门派,招募棋手进入烂柯棋院的事情之后,先不论烂柯棋院天道馈赠的真假,李云生非但没觉得这对他来说是机会,反而第一次对下棋这件事情谨慎了起来。

        怀璧其罪的典故,他还是听过的。

        在他看来,以他现在这种实力,就算是棋下得好,顶多也不过是一方势力的傀儡。

        如果不是答应了许慎,李云生甚至没想过三年之后前往烂柯棋院,至少不会这么大张旗鼓以许悠悠师父的名义去烂柯棋院。

        不过从这一点上,他也想通了,许慎为什么非得让他做许悠悠师父的用意。

        李云生这个师父的名头,教许悠悠下棋还是其次,更重要的还是许慎在给李云生一个名头保护李云生。

        有了这个名头之后,十州的其他势力,就算是对李云生有歹意,也要掂量掂量自己在剑佛面前的分量。

        当然,这个名头,也死死的把李云生跟许家绑在了一条船上。

        “绑在李家船上的是李白。”

        李云生用符笔在纸上写了李白两个字。

        他只能这么安慰自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