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一章 天陨符

第二百六十一章 天陨符

        除了太虚幻境的事情,李云生最近依旧是每日分秒必争的修炼,因为有了充足的魂火石,李云生修炼的进度也快了许多。

        他体内那颗麒麟骨,已经被他用真元填满了大半,行云步新的步伐也逐渐熟练,失误次数少了很多。

        不过,最大的益处,就是李云生可以肆无忌惮的调用神魂画符了。

        一想到这里,李云生便不自觉地开始摩拳擦掌。

        因为,今天他要画的这道符,是一道五品天象符,名叫天陨符。

        五品符箓是什么概念呢,如果以真人级别修者的实力来衡量,一道五品的普通符箓,相当于真人级别修者全力的一剑。

        像这种天象符,可能会更强一些。

        这一道符的绘制方法,是当初桑小满赠剑时,放在另一个小匣子里给他的。

        而李云生之所以对这道符非常感兴趣,是因为这道符的符头用的是龙语。

        这还是李云生,第一次见到跟龙语有关的符箓,所以前几天发现桑小满留下的这道符之后,李云生着实兴奋了许久,如果不是一直神魂消耗太大,他很早就想试试这道符了。

        因为五品符箓所需的符纸跟墨水材料非常珍贵的关系,李云生这次并没有打算一口气直接绘制完成。

        他只是想要练习一下这天陨符的绘制方法。

        铺开符纸,然后将笔上沾好了墨,李云生这才深吸了一口气握好了笔。

        “试试看!”

        他轻轻地说了一句,而后整个人周身涌起一道气旋,吹得桌上的书本飞快翻转起来。

        不过很快,一切就都静了下来,李云生更是静得像一块石头。

        他缓慢而平静地将笔尖落在符纸上,随着一下细微地笔尖跟符纸划过的声响,李云生在符纸上勾出了一笔。

        屋外的天地灵气,像是被这一笔牵引着一般猛地汇聚到了小屋的屋顶。

        紧接着李云生又是一笔,而这一笔过后,漫天的行云开始被天地灵气推动着,如螺旋状汇聚在屋顶的上空。

        而随着李云生落笔的次数增多,这天陨符独到之处也开始显现出来了。

        以小屋为中心,一股巨大的吸力将方圆四五百米内流云生生吸引了过来,就连那恰巧从边缘地带经过的飞鸟,也不得不扑闪着翅膀开始抵御这股吸力。

        这就是这天陨符的威力,即便还没成形,这股庞大的吸也足以让人咋舌,而最终完成符箓的威力,据说可以将那九天之上的星陨引落下来,作为制敌的手段。

        “啪!”

        就在李云生浑然不觉地继续绘制着这天陨符的时候,他面前窗户的琉璃忽然被砸得粉碎。

        这突如其来的一声脆响,直接让李云生中断了符箓的绘制。

        看着碎成一块块的琉璃窗,原来是一只传信的木鸟被那股吸力吸了下来,砸中了窗户。

        “还好只是练习。”

        李云生皱了皱眉头道。

        很显然,这天陨符的威力,有些超出李云生预期了。

        他一面收拾着屋前的琉璃碎渣,一面捡起那只传信的木鸟。

        “白?居然还是我们白云观的。”

        看到木鸟上面写了个白字,李云生挠了挠头道。

        “我先看看是谁的木鸟,到时候也好还回去。”

        他在木鸟肚子上的机关上敲了敲,马上木鸟肚子出现了一个小洞,一张小纸条从里面掉了出来。

        “大师兄,东西就在青莲府,我与五师弟会尽快取来,你跟二师兄三师兄大可放心,等我们的好消息,回来之后不醉不休。”

        看着纸条上的这行字,李云生喃喃自语道:

        “这上面的大师兄,难道是安泰大师兄?这‘东西’又是什么东西?”

        不过他没多想,又把纸条原封不动地放了回去。

        可正当李云生拿了簸箕笤帚想要清扫屋前的琉璃碎片的时候,一个人影急切地从门口跑了过来。

        “老六,有没有看到一只传信木鸟。”

        只见来人居然是二师兄李澜。

        “你说的是这个吗?”

        李云生扬了扬手里的那只木鸟。

        “怎么会在你这里?”

        李澜一脸紧张地从李云生手里抢了过去,然后不解地问李云生道。

        “我在练习画符,大概是搅动了头顶的天地灵气,让它掉下来的。”

        李云生指了指天上道。

        “看了吗?”

        李澜一面从里面拿出那张纸条,一面看着李云生问道。

        “看了。”

        李云生点了点头。

        “可是,这好像是给大师兄的。”

        他接着道。

        “给谁都一样。”

        看清楚那纸条的内容,李澜松了口气道:

        “我跟大师兄让四师兄从山下带点东西过来。”

        “都是小帘儿用的一些小玩意儿,山上不好买。”

        他又补充了一句。

        “哦。”

        李云生点了点头。

        因为纸条里也提起了李澜,所以李云生并没有对这个问题继续追究下去。

        “没事了,你忙吧。”

        李澜收起了木鸟,笑着揉了揉李云生的脑袋道:

        “记得晚上到大师兄家吃饭!”

        “好的。”

        李云生随手捋了捋被李澜揉得乱糟糟的头发点了点头。

        随即只见李澜便迈着欢快地步子下了山去,神情跟刚刚上山的时候完全不一样。

        不过李澜不知道的是,一道符箓紧随其后,悄无声息地沾在了他的脚底。

        “我倒要听听,二师兄你是不是又在背地里做什么事情戏弄我。”

        看着李澜离开时候的模样,李云生嘴角翘起。

        对方的神情一看就不太正常,所以李云生留了个心眼飞快地放了一张传音符跟了过去。

        其实他们师兄弟几个,经常做这种捉弄彼此的事情,李云生这么做纯粹是不想被李澜戏弄,并没有什么别的意思。

        而李澜一走,他又开始照常地打扫屋子。

        ……

        就在李云生把屋子收拾得差不多,窗户也用一张牛皮纸蒙上了的时候,又有一个人来到了他的屋前。

        而这个人的到来是李云生丝毫未曾察觉的,就像是在他门前凭空出现一样。

        这比刚刚突然冲上来的李澜给李云生的惊吓要大很多。

        不过当他看清楚来人的模样时,这份惊吓又变成了讶异。

        “好久不见,云生小友。”

        来人正是秋水掌门,徐鸿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