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三章 孽因子

第二百六十三章 孽因子

        “哟,在这儿等我呢?”

        徐鸿鹄才下山,望着不远处树下叼着烟杆站着的一个人影,嘴角勾起笑道。

        似乎对于会在山下遇到这个人,并不感到意外。

        “谁在等你呢?”

        那人将烟杆在树干上敲了敲,到处一撮烟灰,然后才慢慢悠悠地从大树的阴影中走了出来。

        “不是等我……”

        闻言徐鸿鹄低头一脸思索状。

        “难道是在防着我?”

        他转头笑意盈盈地看向那人。

        “哦?”

        从树荫中走出来的那人,身形佝偻,一身粗布短打的农户打扮,一脸全世界都欠他钱的表情。

        不是李云生的师父杨万里还能是谁。

        “你倒是说说,我为何要放着你?”

        杨万里看了一眼徐鸿鹄,然后弯下身子,一边紧了紧脚上的草鞋一边问道。

        “自然是防着我杀了你那徒儿。”

        徐鸿鹄一脸坦然地笑道。

        “所以你确实是动过杀了他的心思?”

        杨万里的脸板了起来。

        “在来之前,的确出现过一两个这种念头。”

        徐鸿鹄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流云,叹了口气。

        “你也不用这么看我,这东西的出现意味着什么,别人不明白,难道你还不清楚吗?”

        他低头看向杨万里,然后对着他伸出一只手,摊开掌心,一缕黑色雾气从他掌心钻出,然后立刻被一道道细丝一样的闪电包裹住,最后疯狂地旋转起来,直至这一一缕黑气化作一缕金色游丝,在他掌心之中盘旋着。

        见状,杨万里也叹了口气,沉默了下来。

        “那你为何又不杀了?”

        沉吟了片刻,杨万里抬起头来问道。

        “因为我想通了。”

        徐鸿鹄笑着走到杨万里跟前,然后像是年轻人那般将手搭在杨万里肩膀上。

        “你想通了什么?”

        杨万里带着一丝嫌弃地推开徐鸿鹄手。

        “边走边说。”

        徐鸿鹄不以为意地笑了笑道。

        “去哪儿?”

        杨万里不解道。

        “去新雨楼,见见那些老家伙,有些事情临走之前想一起交代好。”

        徐鸿鹄笑道,一丝疲惫从他目光中一闪而逝。

        ……

        徐鸿鹄跟杨万里来到新雨楼的时候,闭关许久的大先生已经在跟孙武谋聊起来了。

        而他两也对徐鸿鹄跟杨万里的到来丝毫不意外。

        “你有多久没来我这里了?”

        孙武谋看着徐鸿鹄在面前的椅子上坐下,然后问道。

        “好像玉虚子师弟走了之后,我就没来过了,差不多有百来年吧。”

        徐鸿鹄想了想然后说道。

        “还真是白驹过隙,百年光阴弹指一挥就这么没了,也不知道玉虚子那小子是不是还活着。”

        孙武谋感慨道。

        “我这次出去,也打听过一些他的消息。”

        徐鸿鹄接过大先生给他递来的茶。

        “哦?你打听到了些什么?”

        孙武谋很感兴趣地问道。

        “如果给我这消息的人,没有骗我的话,我那师弟应该是还活着,只是已经有些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徐鸿鹄捏着茶杯神色复杂地说道。

        “唉……不说他了,说说你吧。”

        闻言孙武谋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这算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你当真已经决定好了?”

        他看着徐鸿鹄问道。

        “决定好了。”

        徐鸿鹄点了点头。

        “其实以你的实力,就算过天门而不入,顶多遭到一些反噬,丢一些修为,为何执意在此时叩天门?”

        孙武谋问道。

        “我确实可以再拖延一些时日。”

        徐鸿鹄拿起杯子里的茶喝了一口。

        “但那又如何?这十州肯曾有哪怕一丝的变化?”

        他反问道。

        孙武谋不语。

        “就像三百年前,为了不增加仙府跟宗门的嫌隙,那次十州仙府对断头盟的天诛,我选择了视而不见,最后断头盟被仙府歼灭……可那又如何?现在这十州你也看到了,依旧不是你我所乐见的模样。”

        徐鸿鹄接着道。

        “这就是你放弃杀李云生的理由?”

        杨万里闻言问道。

        “你们在说什么?为何会牵扯到李云生?”

        大先生皱着眉头问道。

        “当年断头盟会遭到仙府的天诛的原因,大先生你还记得吗?”

        孙武谋问大先生道。

        “难道不是因为,断头盟屠掠了俗世一个国?”

        大先生问道。

        “当然不是,这些人岂会估计凡人死活。”

        孙武谋摇了摇头。

        “你不要说,是因为他们制造了传闻中的那样东西?”

        大先生脸色带着一丝惊愕道。

        “这可不是传闻。”

        孙武谋苦笑道:

        “他们的的确确造出了孽因子,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也很难相信。”

        听到孽因子三个字,大先生脸色大变,像是恍然大悟一般地说道:

        “你是说,李云生是孽因子?!”

        “大先生稍安勿躁。”

        徐鸿鹄摆了摆手。

        “这也只是猜测,李云生的某些特质确实跟孽因子很像,但照理说孽因子除了杀戮是不会有任何感情的,所以这一点上,李云生又很不像。”

        他解释道。

        “当年断头盟制造孽因子的缘由到底是为了什么?”

        冷静下来的大先生问道。

        “如果按照仙府的说法,那就是单纯的为了制造一具具杀戮的傀儡,但你我都应该清楚,仙府的话只能信一半。”

        孙武谋说着看向徐鸿鹄。

        “你觉得呢?”

        他问道。

        “断头盟那六个人虽然个个生性怪癖,每一个都看起来不像是正常人,但是我接触下来,发现这几个人怪癖归怪癖,但是每一个人对于天道的感悟也好,修为也罢,都已经超出十州诸多修者,甚至某些地方,都要高于我。这些人的脑子中,早已没有了生死的概念,所以绝不可能会为了杀戮制造这孽因子。”

        徐鸿鹄推了推桌子上的茶杯,似乎在回想着曾经跟断头盟中几人接过的过往。

        “所以我觉得,他们肯定是看到了,一些你我不曾看到的东西。”

        他抬起头道。

        “你我不曾看到的东西?你是指什么?”

        大先生问道。

        “若是要再说得具体一些。”

        徐鸿鹄笑了笑。

        “我觉得他们可能看到了一些天门后面的东西。”

        他看着大先生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