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五章 向死而生的本能

第二百六十五章 向死而生的本能

        “先生,先生,我爷爷让我转告你,他让你速速离开秋水,离开瀛洲,到长州来找我们。”

        太虚幻境中,许悠悠一脸焦急地看着李云生说道。

        为了处理一些白云观的事情,加上没日没夜地修炼制符,李云生每天进入太虚幻境的时间都很少,所以已经许久没跟许悠悠见面了。

        他没想到今天才一进太虚幻境,就被像是等待了许久的许悠悠堵在了门口。

        “离开秋水?为什么?”

        李云生闻言虽然心头一动,结合近来秋水一些不好的传闻,隐约猜到了一些什么,不过还是面不改色地看着许悠悠。

        “我,我也不知道,爷爷不告诉我,但是她让我跟你说,现在秋水很危险,让你一定来长州我家避一避。”

        许悠悠越说越急。

        “放心吧,秋水又不是小门派,再危险能危险到哪里去?”

        李云生冲许悠悠笑了笑,然后进屋在棋盘边上坐下。

        “过来下棋吧,我最近可能会来得比较少。”

        他朝在发愣的许悠悠招了招手。

        “先生,你真的很危险,我不是开玩笑的!你不知道,我从来没见我爷爷对我露出那么严肃的表情!”

        许悠悠急得好像都要快哭出来了。

        “很危险,有多危险?”

        李云生将手放在桌上,然后好奇地笑着抬头问道。

        “性命攸关!我爷爷亲口对我说的,仙府要对秋水进行……”

        许悠悠一把走到李云生跟前,可还没听她把话说完,李云生就仿佛像是失聪了一般只看到许悠悠的小嘴开合着,一脸的急切。

        还没等李云生搞清楚这是什么状况,李云生只觉得如遭雷击一般地浑身一阵颤栗,感觉自己的神魂突然被猛地一阵撕扯,紧接着眼前一黑整个人失去了知觉。

        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

        清晨刺眼的日光透过窗户钻进他的小屋,照射到了他脑袋上,让李云生才睁开的眼睛又闭上了。

        他眯着眼从床上爬起来,坐在床沿有些发懵。

        “这是怎么回事?”

        他揉了揉脑袋,回忆着昨晚在太虚幻境中失去知觉跟许悠悠说话的场景。

        “为什么我会突然晕过去,而且我明明没有吐出魂火石,却能从太虚幻境里醒过来。”

        他一头雾水。

        过了一会儿,他想起子虚石还在嘴里,便拿手过去接着,准备张嘴吐出来。

        “碎了?!”

        只见这子虚石刚吐到李云生手上的时候还是完整的一块,但是马上一道道裂纹开始密布其上,最后整块子虚石化作了一堆碎渣。

        “啊……”

        看着这堆碎裂的子虚石,李云生长吁了一口气。

        “原来是子虚石寿命到头了。”

        他想起前几天在子虚石上看到的那一道裂缝,不禁有些怪自己大意了。

        关于子虚石的寿命,其实以前桑小满就跟他有意无意提起过,只不过当时桑小满跟他吹牛说,她家的这块子虚石就算是用好几年都不会坏,所以李云生压根没有怎么去想过这个问题,以至于出现了昨晚子虚石寿命到头,他强行被赶出太虚幻境的事情。

        不过李云生转念想想,这些日子以来,这颗子虚石几乎每日都在超负荷的传输着魂火石的神魂之力,这么快寿命耗尽其实也是可以理解的。

        只是这次断得匆忙,让李云生有些猝不及防,更重要的是没听清楚许悠悠最后那一句话。

        “算了,猜也应该能猜到一些了,大概是青莲仙府对秋水恼羞成怒了……”

        李云生摇了摇头,他慢慢地走到厨房,舀了一瓢水浇在了头上,顿时整个人完全清醒了过来。

        不过纵然是猜到了青莲仙府可能要对秋水做些什么,甚至是要围剿封锁秋水,李云生也并没有离开的念头。

        一来秋水待他有恩,白云观就像他第二个家一样,他不可能弃之不顾。

        二来,就像当初萧澈在得知萧家出事之后对他说的那句话——“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其次,就是他内心深处,对于即将可能到来的暴风雨,有着一种出自本能的期待,就如同那一日在峰台山遇到韦二两跟戚白夜一样,因为他知道,无论他花再多的时间平静的修炼,恐怕也比不上战场上一日的厮杀得来的多。

        这并非因为他自大,而是他一家几代人对抗着诅咒时,给他骨子里刻上了一种向死而生的本能。

        所以李云生很快就没有再去深究许悠悠的那番话,继续每日不停的修炼,虽然没有了魂火石,但因为画龙诀突飞猛进的关系,李云生吸纳天地灵气的速度依旧很快,眼见着第一颗麒麟骨就要被注满了。

        ……

        这些天他也会不时听听先前放在二师兄身上那张监听的传音符。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对方换鞋了的缘故,这几天李云生除了晚上能听见一阵二师兄的呼噜声,其余时间都是一片寂静,什么声音都没有。

        所以这件事情,李云生也就没怎么太去在意了。

        时间一晃又过了五六天。

        这天傍晚,杨万里带着李云生的几个师兄,如同当初李云生刚到白云观时候一样,李长庚从上下搬了一张大桌子上来,几个师兄跟李云生一起准备了满满一桌子的菜,然后五个人开始一碗接着一碗的喝酒谈天。

        这一顿酒,杨万里十分慷慨地拿出了他藏着的几坛百年白云酿。

        所以在他们走后,李云生为了化解酒力,直接坐在床上开始修炼。

        而李云生这一坐就是三天,整个人入寂之后,进入了一个无比空灵的状态,炼化这天地灵气的速度是平日里的十倍不止。

        三天后,李云生带着一丝兴奋地睁开了眼睛。

        他没想到,自己用这短短三日时光,居然一口气将原本还空着许多的一颗麒麟骨注满了。

        一颗注满了真元的麒麟骨,就是相当于一个真人级别修者的等量的真元,如果一口气将这颗麒麟骨的真元用秋水剑诀释放,李云生甚至有信心让这一剑媲美太上真人的一击。

        再明确一些地说,现在的李云生,有信心不借用任何符箓之类的手段,一剑杀了戚白夜,不是韦二两,是戚白夜!

        以前虽然他曾经跟孙武谋几个推断过一颗麒麟骨注满后威力,但是这跟切身体会到之后的感觉完全不一样,李云生甚至感觉,这颗麒麟骨注满的那一瞬,自己的心境在无形之中都发生了改变。

        所以他刚刚睁开眼睛的时候,眼中的兴奋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他甚至开始幻想,要是自己再注满一颗麒麟骨会是什么感觉。不得不说,这世上没有哪一样东西,比单纯的力量,让人更容易上瘾。

        “已经过去三天了?!”

        不过兴奋之余,李云生很快就发现了自己这一坐就坐了三天的事实。

        “三天,那掌门叩天门的日子,岂不是就在明天?”

        李云生掐指算了算,按照掌门让他十八日后去双溪涧的说法,明天已经就是掌门徐鸿鹄叩天门的日子。

        一念至此,李云生忽然心头狂跳。

        相比起注满一颗麒麟骨,能够亲眼见到掌门叩天门的情形,似乎更能让李云生感到兴奋。

        “等一下,我等好好准备准备,听说叩天门之时会有天劫落下,以防万一我要准备准备。”

        他努力地平静下来,然后开始在脑内梳理自己需要准备的东西。

        “一样一样来……符箓、丹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