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六章 请君与我赴黄泉

第二百六十六章 请君与我赴黄泉

        次日清晨。

        这个清晨与秋水无数个盛夏的清晨没有任何区别。

        哪怕是这一天正午之后,天门会在秋水群山间的某个一处地方打开。

        此时日头不大,秋水群峦间游动的清冷山风,恰到好处地把夏日的暑气压下去了一些,山间草木上到处都挂着露珠,就算是你走得再小心也总是会被露珠打湿一些裤脚。

        这让在山间行走了一个早上的周伯仲,每次都不得不停下脚步来拧一拧湿透了的裤脚,最后次拧的次数多了,他干脆将裤脚整个卷起来。

        不过奇怪的是,向来做事毛躁,怕累怕麻烦的他,今天脸上却看不到丝毫的怨色,相反地他的神情十分的严肃跟认真。

        要知道,这份认真的模样,在以前,只会出现在他练剑的时候。

        走到一处几乎不透光的密林后,周伯仲忽然站在三棵形状有些奇怪的树前面停住了脚步。

        “一棵三人合抱的大树,两棵并排碗口粗细的枯树,还有两块十斤八两的山石……”

        只见他一面打量着眼前离他最近的这三棵树,一面四处寻找着什么。

        “原来在这儿呢……”

        终于,他在脚下草丛里找到了这两块石头。

        “分量没错。”

        他将两块石头分别拿在手里掂了掂。

        确认无误之后,他忽然将这两块石头分别挪到了那一株大树跟两株枯树的中间。

        做完这些,他快速的退后,然后一动不动地站定。

        几乎就在他站定的同时,在他的面前,一扇有些破旧的柴门推开了,柴门推开的同时,原本这一片只有树木山石的密林,忽然凭空出现了了一间散发着烟火气的小院落。

        “你是谁呀?”

        一个道童的小脑袋怯生生地从柴门中探了出来,一对乌溜溜的眼睛警惕又好奇地打量着周伯仲。

        “我找你师父,北河真人。”

        周伯仲竭尽全力地想要将他那张看起来凶巴巴的脸变得和善一些。

        “我师父,不见外人的。”

        小道童鼓起勇气正视着周伯仲道。

        “我不是外人。”

        周伯仲笑了笑道:

        “你师父,是我的师哥,算起来你还要叫我一声小师叔哩。”

        他一边说着,一边抬手想去摸摸那小道童的脑袋,谁知那小道童忽然猛地缩回了脑袋,“砰”地一声关山了柴门,然后一边小跑一边大声喊道:

        “师父,师父,我那个捣蛋鬼小师叔来啦!”

        “居然叫我捣蛋鬼小师叔?”

        周伯仲苦笑着挠了挠头。

        没过多久,柴门再次被推开了。

        这一次,推开柴门的是一位老态龙钟头发花白的老人。

        老人的眼神浑浊,气息微弱,看起来已经是大限将至的神色。

        “你来干什么?”

        老人白了周伯仲一眼,没有好气地说道。

        “来……来瞧瞧……”

        周伯仲在这老人面前,模样乖得像个做错了事情的孩童。

        “瞧够了吗?瞧够了就走吧,我做饭呢。”

        老人说着就要关上门。

        “别别别,有事,我有事,真有事!”

        周伯仲赶紧用手拉住门。

        不过,这老人的气力明显不大,周伯仲只是把手搭在门上,他便丝毫也拉不动了。

        可是,这一刻周伯仲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他甚至觉得无比感伤,特别是感受着对方试图关上门而发出的颤颤巍巍的力道,他十分不愿意相信,这就是当年那个一耳光可以将自己抽十几米远的师哥。

        因为他以前有麒麟骨,还不能完全体会堕境的所有感受,所以这是他第一次,真正地切身感受到,堕境对于一个修者而言是一件何等残酷的事情。

        “什么事,说……”

        关不上门,北河真人神色颓然地低下了头,语气变得十分低沉。

        “我是来送信的。”

        周伯仲从袖口抽出一封信递给北河真人。

        “谁的信?”

        北河真人一面看了看信封,一面问道:

        “徐鸿鹄的?还是孙武谋的?”

        在他看来,能让周伯仲送信的,现在的秋水也只有这两个人了。

        “都不是。”

        周伯仲摇了摇头。

        “是秋水的信。”

        他迟疑了一下才开口道。

        闻言北河真人那只拿着信封枯瘦的手忽然一颤,整个人像是愣住了一般,他就这么一动不动地定了许久才缓缓抬起头来。

        “知道了。”

        北河真人淡淡地说道。

        他说这话时,脸上的表情依旧平静而镇定。

        “师,师弟,你也收到了?”

        还没等周伯仲开口,北河真人突然又问道。

        “嗯。”

        听到对方一声师弟,周伯仲忽然莫名地感到开心。

        “你还嗯得出来……还跟小时候一样的傻头傻脑。”

        老人一脸无奈地摇了摇头。

        “我熬的粥快好了,进屋吃一碗?”

        他接着问道。

        “不了师哥,我还有几封信要今天送完。”

        周伯仲笑着摇了摇头。

        “唉……那好吧。”

        老人叹了口气。

        “那我走了,师哥。”

        周伯仲说完挥了挥手便径直转身离开了。

        老人对着周伯仲的背影也挥了挥手,发了一会儿呆这才转身回到院子里。

        “师父,师父,这是一封什么信呀?”

        那名小道童跟在老人屁股后面问道。

        “一封……能让为师解脱的信。”

        老人边走边盯着那封信道,他一直板着的脸忽然露出了笑容。

        说完,他便用手撕开了信封,从里面抽出一张信纸,然后看也不看地递给那小道童道:

        “念念。”

        “好的!”

        小道童开心地拿过那一页信纸,然后用小手将叠着信纸一点点展开,最后一字一顿用他那稚嫩的童声念道:

        “请君与我赴黄泉。”

        这便是这封信全部的内容。

        ……

        随着山间的气温一点点地上升,原本只是被露水沾湿裤腿的周伯仲,此时全身已经都被汗水打湿了。

        不过好在该送的信也送完了。

        “还有最后一封信……”

        他从袖口里拿出了一封跟之前他送的有些不一样的信。

        像是为了故意跟别的信区分开来一样,这封信的信封用的是一张红色纸,而信封上的字迹也跟其他的不一样,因为很明显要丑很多。

        而收信人的名字赫然写的正是李云生。

        “这李云生应该还没出发吧。”

        周伯仲摸了摸额头的汗,然后看了一眼远处白云观后山的位置。

        “算了,这最后一口真元,现在就用了吧,免得赶不上。”

        说着,只见周伯仲身形一晃,整个人如同一道残影消失在通往白云观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