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八章 水下的苍穹寰宇

第二百六十八章 水下的苍穹寰宇

        莫干峰的双水涧,既不在秋水十六处福地的范畴之内,又不是什么风景名胜,就算是一些秋水弟子大多都只闻其名未见其实,在秋水是一处很不起眼的位置。

        如果不是徐鸿鹄提起,李云生都想不起秋水还有这个地方。

        “不过今天之后,这个地方应该不会继续籍籍无名了。”

        望着眼前湖光山色的莫干峰,李云生暗想道。

        谨慎起见,他提前了一个时辰到达莫干峰,原以为自己已经很早了,不过看到山脚湖面上那一叶小舟,还有那独坐船头打着瞌睡的人影后,才发现有人比他更早。

        这个人自然就是徐鸿鹄了。

        “掌门莫不是因为紧张,昨晚没睡好?”

        李云生一面走向湖边,一面在心里打趣地想道。

        来到离徐鸿鹄的那一条小舟最近的湖岸边,李云生并没有着急打招呼,他只是静静地站在岸边,静静地看着在湖心船头如小鸡啄米般打着瞌睡的徐鸿鹄,任由湖面不时吹来的一阵阵带着水气的风从他脸上拂过,拨弄着他鬓角的头发。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船头的徐鸿鹄终于抬起了头来。

        “你来了啊。”

        徐鸿鹄转头看向李云生,他此刻的模样跟任何一个大梦初醒的人毫无二致,眼神浑浊动作迟缓。

        “来了。”

        李云生面色平静地笑了笑,看着湖心船头身形有些萧索的徐鸿鹄点了点头。

        “上船吧。”

        徐鸿鹄在船头站了起来,伸了个大大的懒腰,船下原本平静如镜面的湖水突然荡起了一道道涟漪。

        “要我来接你吗?”

        他又抬头看着李云生问了一句。

        湖心跟李云生所在湖岸距离有一两百米,但是徐鸿鹄的声音却像是就在李云生身侧一样清晰地传来。

        “不用麻烦掌门。”

        李云生摇了摇头。

        “脚不能碰水哦,碰到水就不能撑船了。”

        徐鸿鹄站在船头认真地叮嘱了一句。

        “……好的。”

        李云生愣了一下才点了点头。

        他并不知道还有这个规矩,不过这也难不倒他。

        话才落音,几张符箓从李云生的袖口悄无声息地飘出,然后沿着一条直线悬浮在通往湖心小舟的水路上。

        然后就只见李云生向着湖心纵身跃起,脚心正好落在距离湖岸最近的一道符箓上,就在他脚尖与符箓接触的一瞬,那一道符箓陡然碎成粉末化作一团喷涌而出的旋风,李云生脚踏这股旋风再次跃起。

        接下来如法炮制,李云生踩着这一道道符箓,滴水不沾身形轻盈地落在小舟的另一头。

        “还真是个好法子啊。”

        徐鸿鹄赞许地笑了笑。

        “掌门先前说不能沾水,这是为何?”

        李云生还是忍不住好奇地问道。

        “你看看水下。”

        徐鸿鹄神秘地一笑,然后指了指水面道。

        “水下?”

        李云生疑惑地低头看向水面。

        只是看了一眼,李云生便只觉得心头猛地一阵颤动。

        只见从湖心看去,原本倒映在水面的蓝天白云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幅浩瀚的苍穹寰宇景象,一颗颗星辰,一团团星云正从李云生所在的船底飘过,这景象比那夏夜山顶的璀璨的星空震撼百倍不止。

        而且李云生极目所看之处,根本没有尽头,渐渐地他的目光,像是被眼前的这幅景象吸进去一般根本无法收回。

        “看一眼就好了。”

        突然一个声音,犹如弓弦断裂一般在李云生的耳畔响起,这才将他警醒。

        “呼,呼,呼……”

        从这景象中惊醒的李云生大口的喘着粗气。

        “这是……什么?”

        缓过气来的李云生,不再敢去看水面下的景象,只是用了指了指,眼前看着徐鸿鹄问道。

        “应该是天门初开时的异象。”

        徐鸿鹄的神情很平静。

        “时辰差不多了,我们走吧。”

        他看了看天色没有继续跟李云生解释,而是指了指挂在船边的一根长竹竿。

        虽然依旧有些疑惑,但李云生还是拿起了撑船的竹竿。

        “往哪里去?”

        他问道。

        “前面吧。”

        站在船头的徐鸿鹄随意地指了指。

        “天门的位置在那?”

        李云生问道。

        “不知道。”

        徐鸿鹄摇了摇头。

        “那为何要去那儿?”

        李云生问。

        “因为我想去那儿。”

        徐鸿鹄回头冲李云生笑了笑。

        “放心吧,时辰一到它自然会出现。”

        似乎是知道李云生一头雾水,他跟着又解释了一句。

        “好。”

        闻言李云生点了点头。

        说着手里的那根长竹竿随之探到了湖底,随即他的心头不由得一紧,心中暗想:“能探到湖底,那刚刚的景象会不会是幻觉?”

        心里这么想着,他一面撑船前行,一面不经意地瞥了眼湖面,湖水底下此时依旧是一片苍穹寰宇的景象,一点都不像是幻觉。

        这片小舟,看起来就像是行走在浩瀚苍穹之上一般,令人感到无比的心旷神怡。

        不过这次他学乖了,看了一眼马上转过头来。

        “掌门,我带了点吃的,你无聊的话可以吃些。”

        李云生突然想起来放在乾坤袋里的食盒,于是放下撑船的竹竿,将食盒拿出来放到了小舟的中央。

        “无聊?还真是个新奇的词。”

        徐鸿鹄闻言愣了愣,哈哈一笑,他没想到眼前这少年,在这个时候,居然觉得自己会无聊。

        不过当李云生掀开食盒,闻到食盒中飘出的酒菜香气的时候,他陡然地精神一振道:

        “这么看来,刚刚确实挺无聊的。”

        说着,他走到了小舟中央盘腿而坐。

        “都是你自己做的?”

        他一边夹了一筷子送进嘴里,一面问道。

        话才落音,脸上立刻露出一副愉悦的表情。

        “是,是的。”

        李云生重新拿起竹竿用力一撑,小舟立刻平稳地在湖面滑行而出。

        “这是什么酒?,这是白云酿?怎么跟我以前喝的不一样??”

        喝了一口食盒中放着的酒,徐鸿鹄像是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宝藏似地一脸惊喜道。

        “是我师父前段时间酿的,我门口那株老槐树死了之后,师父突然没日没夜地待在酒窖酿酒,我们几个师兄一个分了几坛,给新雨楼送了十几坛。”

        李云生边撑船边说道。

        “原来是给老头子们酿的啊……”

        闻言徐鸿鹄愣了愣,端着酒杯的手停在了嘴边,过了一下才将这杯酒一饮而尽。

        “真是,好酒啊……”

        烈酒入喉,徐鸿鹄被呛得眯住了眼睛。

        “就是酒劲过后,回味起来有些酸涩……”

        放下酒杯,他的神色变得有些暗淡。

        说完,他放下了筷子,莫名地沉默了起来。

        “秋水,是不是……要出事了?”

        李云生看了沉默的徐鸿鹄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