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七十章 看你一眼又如何?看你一眼又如何!

第二百七十章 看你一眼又如何?看你一眼又如何!

        经过一段沉默的划行,小舟来到了莫干峰东面两水交汇的入口处,李云生抬眼望去,这两水交汇的尽头,居然是一片烟波浩淼的碧水湖面。

        而就在这片水面的尽头一处小小的门扉在云雾遮掩下若影若现。

        终于,一直静坐船头的徐鸿鹄站起了身来。

        “看样子快到了。”

        他伸了个懒腰背对着李云生道。

        “那就是传言中的天门吗?”

        李云生将手搭在撑船的竹竿上面无表情地望着远处问道。

        “不像吗?”

        徐鸿鹄回头笑问道。

        “比想象中……要简陋些。”

        李云生老实地回答道。

        “其实……”

        徐鸿鹄转过头,望着那浩淼烟波中那若隐若现,但却异常熟悉的门扉,神色复杂地笑了笑。

        “那是我家的大门。”

        他语气柔和地说道。

        “我在俗世的家。”

        他笑着回头补充了一句。

        说这句话的时候,徐鸿鹄的神色带着一丝前所未有的的自豪感。

        听到这番话,李云生神色一怔,他从未想过这令十州修者无比向往的天门,居然是修者自己的家门。

        “你,你早就知道了?”

        看徐鸿鹄一点都不吃惊的样子,李云生不由得好奇的问道。

        “刚刚知道的。”

        徐鸿鹄站在船头注目远眺着。

        “就在你来的时候,我趴在船头做了个梦,梦里就出现了这扇门。”

        他说完转头看了李云生一眼。

        “原来是在梦里知道的啊。”

        李云生闻言若有所思地低语道。

        “那我们现在,会不会也在梦里?”

        李云生看了一眼水下那片浩瀚的苍宇,然后猛然惊醒道。

        “这个不像是梦里能够想象得出来的场景。”

        闻言,徐鸿忽一脸淡然地指了指头顶的天空。

        只见此刻,一道道紫褐色的流云,犹如飞鸟一般朝着这片天空飞扑而来,最后这一团团流云在两人头顶聚合,化作一团团飞速旋转着的赤色恶云汹涌地翻滚旋转着,最后在这天穹形成了一个巨大黑色漩涡,眨眼间便将所有流云吞噬殆尽,一道道闪电在这厚厚的云层之中若隐若现,李云生的耳畔也不时传来一声声沉闷的雷声。

        “是劫云?!”

        望着头顶那令人头皮发麻翻滚着的恶云,李云生不由得脱口而出道。

        这劫云跟那登天云一样,都是天门出现的前兆,只不过这劫云对于叩天门的修者而言,是登天之路上最后一重障碍,这劫云之中蕴藏着的是天地伟力自然造化,传闻之中更是有那曾劈开混沌的九重雷劫,往往许多叩天门的修者都是殒命在这九重雷劫之下,所以古语有云渡劫之后方可叩天门,

        不过马上李云生便异常痛苦地抱住了头,他没想到,只是这么远远地看了一眼这劫云,那劫云之中蕴藏着的力量,便好似要撕开的他的神魂一般,让他痛苦万分。

        “别看这云它……”

        见状徐鸿鹄刚要出言提醒李云生,却又见到刚刚还痛苦万分地低下头的李云生突然又猛地抬起了头。

        “看你一眼又如何?”

        只见李云生异常倔强地盯着那团恶云,然后一脸不服输的模样道。

        话音方落,陡然间那恶云之中一道闪电的光芒从云层之中透出来。

        顿时徐鸿鹄只看到李云生的身体猛地一颤,可令徐鸿鹄再次诧异的是,这面色煞白的李云生依旧昂着头死死地盯着那团恶云。

        看着李云生高昂着头注视着劫云的模样,徐鸿鹄的眼中忽然闪烁出一股异常兴奋的神采。

        “我没看错,就是他。”

        他在心里暗自肯定道。

        看着李云生这模样,不知为何,徐鸿鹄开始越发坚定了自己内心的猜想,同时越发觉得这次放弃秋水是值得的。

        其实不光是徐鸿鹄诧异,李云生自己事后也觉得诧异,因为他并不是那种不知进退的人,但是当时的情况却是,看到这团恶云之后,他在心里总是会涌出一股无名怒火,即便明知它危险万分,可自己就是不愿意低头,那一刻他放佛觉得自己这具身体,好似不属于他一般。

        “没错!”

        而就在李云生觉得快有些直撑不住的时候,徐鸿鹄忽然站在船头,学着李云生的姿势笑看着那天穹之上“府俯瞰”着地面的恶云道:

        “看你一眼又如何!”

        徐鸿鹄这一声并没有如何嘶吼、呐喊,但是李云生听来,却要比那头顶轰鸣的雷声都要响亮十分。

        更关键的是,这一声过后,李云生只觉得身子一轻,身上那股无形的压迫感没了,那股撕裂神魂的疼痛也消失了。

        只是一句话,这徐鸿鹄,就好似在这小船周围竖起了一道屏障,任那黑云在天际如何涌动,这一方天地依旧安稳如泰山。

        “谢谢。”

        李云生看了一眼徐鸿鹄的背影道。

        徐鸿鹄只是笑了笑没说话。

        也是在这一声之后,那厚厚的云层中不停闪烁的雷电忽然如同黎明前的黑夜一般变得死寂一片,就连湖面刚刚刮起的大风,也在这一刻消失了。

        不过李云生却觉得此刻的安静好像变得更加危险了,这劫云看起来并不像是退却,更像是高阶修者们过招一样,因为徐鸿鹄露出的这一丝“马脚”变得谨慎起来,在开始慎重地观察徐鸿鹄。

        “怕吗?”

        徐鸿鹄背对着李云生淡淡地问了一句。

        “有一点。”

        李云生老实道。

        “能帮我把船撑到门口吗?”

        对于李云生的回答,徐鸿鹄只是笑笑,没做任何评价,反而又问了一句。

        “能。”

        李云生没有任何犹豫地回答道。

        “那我们走吧。”

        徐鸿鹄背对着露出一脸欣慰的笑意。

        “你放心的撑船,这十州再也没有比我身后更安全的地方。”

        他一脸傲然地抱胸立在船头道。

        “是。”

        话音才落,李云生一点头,手中竹竿用力一撑,小舟朝着天门的方向笔直的行去。

        几乎是在这小舟挪动的同一时刻,小舟上方那团乌压压的劫云中忽而再次电光闪烁。一道道闪电,像是试探一般,从云层中不是怒吼着钻出来。

        而这种“试探”没有持续多久,李云生只听到一阵犹如山崩地裂般的轰鸣之声从远方渐渐传来,紧接着那劫云的缝隙处,忽而透射出一道道笔直的赤色光柱。

        面对这突如其来巨大的声势,李云生握住撑船竹竿的手轻轻地抖动了一下,而徐鸿鹄则像是看也没看见一般依旧纹丝不动地立在船头。

        下一刻,只听“滋”的一声,无数道电光犹如瀑布一般,在轰鸣的雷声骤雨般爆射而下,瞬间将包括两人身下小舟的这片天地“淹没其中”。

        可就在这闪电犹如咆哮着的恶魔,用那闪电做的爪子,想要一爪撕碎两人身下这艘小舟的时候,李云生只感觉到,一阵令他窒息的浩然之气从徐鸿鹄身上冲天而起,一息之间将那漫天雷罡如秋风扫落叶般一扫而空。

        而徐鸿鹄,除去被湖面大风刮起的长衫,依旧纹丝不动地站立在船头。

        李云生设想过许多徐鸿鹄用来破除劫雷的手段,但无论哪一种手段,都没有刚刚那一道浩然之气来得干净利落,他再一次感受到修者之间境界差距带来的震撼。

        “要下雨了,划快些。”

        徐鸿鹄会看了李云生一样,然后轻描淡写一般地说了一句。

        第一重劫雷,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