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七十一章 徐鸿鹄的最后一剑

第二百七十一章 徐鸿鹄的最后一剑

        “走吧,不要停。”

        船头徐鸿鹄的声音点醒了还有些发懵的李云生。

        “好。”

        李云生点点头。

        他一面撑船,一面看了眼头顶的劫云,再看了眼徐鸿鹄的背影,只觉得心中对于那劫云的忌惮陡然消散一空。

        只是一个背影,就能让人抵消掉心头对于这浩荡天劫的恐惧,这让李云生第一次对一个人打从心底生出一股钦佩跟敬仰。

        而且徐鸿鹄这份天劫下的从容淡定跟泰然自若,李云生翻遍脑海中任何一本典籍跟话本都没有看到过,这是一种书本里无法描述的气度。

        十州第一剑修的名号,果然不虚。

        小舟继续朝那湖面尽头云雾中的门扉划去。

        两人头顶的恶云,在短暂的平静后再次疯狂翻涌着,天色变得越来越浓稠,衬托得那劫云中的不时闪烁的电光越发刺眼。

        ……

        尽管小舟只向前行走了不到一半的距离,可是劫雷已经落下了足有六重。

        这六重劫雷,一重比一重凶猛,特别是第六重,威力巨大不说,居然让李云生在脑海中萌生的“死意”,很明显这劫雷中蕴含着庞大的神魂攻击。

        不过李云生发现,作为对抗劫雷的主力,徐鸿鹄的神情居然比他还要轻松。他没想到,那犹如从天穹抽打下来巨鞭一般的第六重雷劫,徐鸿鹄居然只是探出了一只手便将其“撕裂”了,丝毫没有去砰腰间佩剑的意思。

        而按照李云生从书上对于劫雷的了解,一般修者第六重雷劫之后差不多就可以,不过徐鸿鹄第六重劫雷之后,这头顶的劫云完全没有散开的意思。

        非但没有散开,而且那巨大的劫云漩涡卷动的速度反而更快了,只不过几个呼吸之间,这片天地便完全黑了下来,原本就看得不是很清晰的那道门,此刻在李云生眼中只剩下一个粗略的轮廓。

        “是不是我划得太慢了?”

        李云生有些不好意思地问道。

        “跟你没关系。”

        船头的徐鸿鹄摇摇头,然后一手按在剑柄上道:

        “不过你如果还有力气,可以尽量快一些。”

        说到这里,他突然转过头来。

        “不要给我留下反悔的时间。”

        他笑看着李云生道。

        “好!”

        看着徐鸿鹄那张十分干涩的笑脸,李云生心头一动,然后点了点头。

        “你放心的去吧,秋水不会亡,绝不会。”

        说完仰头一声鲸吸,一道真元涌入身体,撑船的竹竿猛地在湖底一撑,巨大的推力让小舟如离弦之箭般飞速前行,比之方才快了十倍不止!

        看了刚刚徐鸿鹄应付劫雷的手段,李云生彻底的想通了——让徐鸿鹄这种人,困在秋水一方小鱼塘之中,对他本人来说,是一件极不公允的事情,他应该有更加广阔的天地,比十州更大的天地,这个地方毫无意就在那一扇门扉之后。

        虽然没有回头,但是徐鸿鹄仍旧感受到了李云生的那股强大的决心,还有突然转变的心念。

        他觉得很感动。

        这是一种被人理解的感动。

        不过他依旧没有回头。

        他一手扯开腰间的酒壶,甩开酒壶的盖子,然后仰头将酒壶中的烈酒一口气一饮而尽,一滴不剩。

        而此时,恰好第七重劫雷落下,水桶粗细的闪电直刺水面的小舟。

        “滚!”

        徐鸿鹄抬头望那劫云怒目以示,将那空空的酒壶迎着那第七重劫雷砸去。

        好似这不合时宜落下的劫雷,叨扰了他的酒兴一般。

        不过更加令人诧异的是,这小小的酒壶在徐鸿鹄的手中,却如同一柄飞射而出的利刃,与那劫雷相撞之时非但没有粉碎,反而将这第七重劫雷直接轰散,甚至将那厚厚的劫云也砸出了一个窟窿。

        天地间再次安静下来,小舟在飞速前行,劫云在修补那个被酒壶砸出的窟窿,而徐鸿鹄撩起袖子正在擦嘴。

        “如果你只有这点手段。”

        擦完嘴,他神色淡然地直视着头顶那已经重新修补好的劫云。

        “我很失望。”

        尽管是仰视,但此刻徐鸿鹄的眼神,却有着睥睨天下神采。

        那头顶的劫云放佛听懂了徐鸿鹄这句话,他像是收到了羞辱一般“咆哮”了起来,轰鸣的雷声响彻天际,漫天的恶云犹如魔鬼的面庞,像是要冲出天空的束缚冲下来撕扯李云生一般,整个水面都弥漫着一股被雷电烧焦的刺鼻味道。

        原本只不过是方圆百里的劫云,一瞬间汇聚成了方圆千里。

        许多按照观察的修者们,看到此等景象,都不约而同的开始相继飞退而出,生怕被牵扯进去。

        千里劫云,造就的地八重雷击很快就降临了。

        只见那劫云中心的漩涡处,一道刺眼的光亮开始慢慢汇聚,原本银色的闪电,此时居然都化作一道道紫色的雷罡,很快这道巨大的紫色雷罡化作了巨大“剑刃”的模样,一点一点地冲劫云旋涡中钻出,最后就只见一柄长约百丈的紫色雷电之刃悬在天际。

        看到这一幕的修者们,不约而同地想到了一个词——“天地造化”。

        有不少自负的修者,此刻甚至在这劫云雷刃之下,开始怀疑自己,不由得怀疑自己以后叩天门之时,能否抵御这般“天地造化”。

        于是这道劫云雷刃在他们心中竖起了一道高墙,一道让他们难以逾越的高墙,许多内心不够坚韧的修者,甚至在这一刻道心崩塌,此后再也无法更进一步。

        不过劫云之下,徐鸿鹄的表情依旧泰然,眼神中既没有惊喜,更没有恐惧。

        “等一等。”

        他突然把目光从劫云之上挪了回来,看向李云生。

        “等什么?”

        方向了竹竿的李云生一脸不解。

        “等等这劫雷。”

        徐鸿鹄指了指悬在头顶那不停发出呲呲电流声的劫云雷刃。

        看着头顶悬挂着那道劫云雷刃,李云生本能地心中猛地一紧,他从那雷刃之上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压迫感,还有那浩无边际的死亡味道。

        但于此同时,在李云生心里,那股当初见到头顶劫云的那股厌恶感也涌了出来,他眼神瞬间一变,一股战意不由自主地从心底涌了出来。

        “别急,现在的你只需好好看着。”

        感受到了李云生眼神的变化,徐鸿鹄立刻提醒了一句。

        说完便再也没有多说一句,径直转过头,然后一手按住剑柄,做出拔剑的姿势。

        “一定要看好了哦,这是我从未用过的一剑。”

        背对着李云生的徐鸿鹄淡淡地说道:

        “也是秋水剑诀最后一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