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七十二章 剑势、剑气、剑意

第二百七十二章 剑势、剑气、剑意

        徐鸿鹄说完这句便再次转过了头去。

        而后李云生就看见,他那只枯瘦修长的右手握住了剑柄,宽大的儒衫在船头的风雨中被吹的猎猎作响。

        终于,伴随着头顶劫云爆发出的一声刺耳轰鸣声,徐鸿鹄手中的长剑也随之从剑鞘中露出了一条缝隙,虽然只是一条缝隙,但从剑鞘中溢出的耀眼剑芒,就如同黎明后海面地平线上升起的第一缕日光一般,刺破这片被劫云笼罩的漆黑天地。

        那劫云似乎也察觉到了船头徐鸿鹄的异动,顿时伴随着道道雷罡,那巨大的劫云雷刃带着一道道粗大的闪电破空而下,立时整片天地都为止一震。

        这雷刃的威势,看起来好似要把这片天地都劈开一般,尖锐的气爆声混合着轰鸣的雷声充斥着整片天地。

        而几乎在同一时间,李云生只觉得小舟忽然一沉,一股似曾像是的感觉在他心头升起。

        “是……势?”

        李云生愣愣地看着徐鸿鹄手中那依旧不急不缓悠然出鞘长剑。

        他感到一股比他使用秋水剑诀时磅礴得多的剑势,好似决堤的洪流从剑鞘中喷涌而出,而且这喷薄而出的并不止是剑势,还有一道道升腾而起的剑气,以及徐鸿鹄周身汹涌的剑意。

        “剑势、剑气、剑意……”

        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李云生不由得眼睛一眨不眨地咽了口口水,此时的徐鸿鹄这蓄势待发的一剑给了他难以描述的震撼。

        “明月何时有,拔剑问青天!”

        突然徐鸿鹄一声长啸,拔剑而起,而此同时升腾的剑势,犹如在湖面吹起的道道飓风,卷起大片的湖水直冲云际。

        让李云生跟远远观战的修者们目瞪口呆的是,那原本看起来睥睨万物的劫云雷刃,居然在这升腾的剑势之下不堪一击,瞬间溃散!

        不过那愤怒的劫云似乎并没有放弃,漫天飞卷的黑云瞬间化作一只布满雷罡的巨手,一手朝着湖面再次抓来。

        可是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这劫云最后拼尽全力的一击,依旧没有挡住徐鸿鹄的这一剑,被漫天的剑罡毫不留情的绞碎。

        “轰!”

        伴随着这最后一声轰鸣的雷暴声,密布在小舟头顶许久的劫云轰然散开。

        一时间碧空如洗,看不到哪怕一片流云。

        “为何这小小的十州,会有这种怪物。”

        一些十州的老怪物们远远地瞧着这一幕,纷纷咂舌。

        最直观地目睹了全程的李云生,心头的震动久久无法平复。

        他不停的在计算着,徐鸿鹄的这一剑,他需要花多少年才能学会,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不管李云生如何演算,都没有答案,这一剑放佛为他打开了一扇关于剑术全新的大门。

        短时间找不到答案的李云生,抬头看向了船头的徐鸿鹄。

        只见徐鸿鹄此刻正一动不动地伫立在船头,像是在享受这雨后清新的空气一样仰着头眯着眼,一连享受的模样。

        从天空中落下的一层层水雾,在日光的映射下折射出一道道金色的光晕,环绕在徐鸿鹄的周身,眼前这个原本五六十岁的老人,像是重新焕发了新生一般,李云生感受到一股极其充沛的生气从徐鸿鹄的周身散发开来。

        “砰!”

        就在李云生看着徐鸿鹄发呆的时候,小舟忽然一阵震颤,像是撞到了什么。

        李云生抬眼一看,却发现,不知何时,两人身下的小舟,已经被水流推到了那扇门扉前面,装上了大门的门槛。

        “看样子,我们到了。”

        徐鸿鹄回头笑看了李云生一眼。

        不过李云生看到徐鸿鹄的脸时,整个人都愣住,因为此刻的徐鸿鹄恍若年轻了几十岁一般。

        “这算是应劫之后天道馈赠的一部分。”

        似乎看出了李云生的疑惑,徐鸿鹄不以为意地说道。

        “嗯。”

        李云生对于自己的大惊小怪有些不满,有些惭愧地应了一声。

        “吱……”

        正当徐鸿鹄继续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两人身前的那扇陈旧的木门突然发出了一阵吱呀声。

        “门快要开了,我时间不多,就长话短说了。”

        徐鸿鹄皱眉看了一眼那扇门。

        “这枚戒指你先戴上,他能遮蔽你身上气息。”

        他一面说着,一面扔给李云生一只戒指。

        “等一下你记住,天门一开,无论看到什么,都不要出声。”

        他面色凝重地看向李云生道:

        “你要做的,便只有吸纳这门后的天道馈赠这一件事情。”

        “什么天道馈赠?”

        李云生不解地问道。

        “比仙府精纯千百倍的天地灵气。”

        徐鸿鹄道。

        他这话才一说完,身后的天门也跟着打开了一道缝隙,一股令人愉悦非常的爽风从门缝中吹出来。

        只是一缕清风,李云生便只觉得,自己体内那六块麒麟骨开始疯狂的颤抖起来,一个个变得异常滚烫,就像是一头头饥饿了许久的老虎一般。

        他立刻明白了徐鸿鹄刚刚那番话的意思。

        “记住,不要犹豫,能拿多少,拿多少!”

        徐鸿鹄再次警告了李云生一句,然后便直接跳下船头走到门前。

        “你还得记得一件事情。”

        他在门前再次转头看向李云生道:

        “这扇门没有错,错的可能是门后的事情,所以我想搞清楚这门后到底发生了什么,此番离去,绝非永别,无论生死,时机一到你我自会相见。”

        “好的……徐掌门,珍重。”

        虽然还是有些不理解徐鸿鹄的话,但李云生还是对着徐鸿鹄的背影躬身告别。

        徐鸿鹄没有回话,只是背对着李云生摆了摆手,然后就见他对着那扇木门,叩门三生高喊道:

        “我徐鸿鹄来也!”

        话音方落,木门在一阵悠长的吱呀声中缓缓打开。

        就在这天门洞开的一刹那,一股浓郁的天地灵气破门而出,这股浓郁庞大的天地灵气,一瞬间让李云生仿佛坠入了天地灵气所化的海洋一般。

        不过他却没有急着去吸纳,而是一边抵御中天地灵气的冲击,一边看着徐鸿鹄走进那扇门,但是让李云生没想到的是,自己的体内的麒麟骨开始不受控制地自己吸收起了起来。

        这没经过炼化的天地灵气进入体内,必然会留下祸患,李云生没办法只有开始坐下来运气画龙诀,如徐鸿鹄所说的那般开始吸收这股来之不易的天地灵气。

        而就在他闭门凝神炼化天地灵气之时,耳畔忽然传来一声叮当的镣铐声,他想要睁眼看看门里发生了什么,却无奈再次被这天地灵气冲击得无法分心,最后砰的一声关门声让他彻底死心,开始专心的炼化这股天地灵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