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七十五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第二百七十五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都安排好了吗?”

        秋水峰,一间点着一盏小油灯的房间内,大先生的脸色,在昏黄的灯光映衬下显得格外憔悴。

        “一切都安排妥当了,就等仙府那些杂碎们过来了。”

        代掌门宋书文咧嘴一笑道,可即便是脸上的笑容,也无法掩饰他神情中的疲惫。

        “好……”

        大先生点了点头。

        “没什么事情,我就去南门的阵眼守着了,仙府那些杂碎应该快到了。”

        宋书文道。

        “等一等。”

        大先生突然叫住宋书文。

        “还有什么事情吗?”

        宋书文问道。

        “你们在巡守双溪涧的时候,有没有发现白云观那小弟子李云生?”

        大先生问道。

        “没有。”

        宋书文摇头。

        “六天了,恐怕凶多吉少。”

        他叹了口气接着道:

        “虽然我不知道掌门有何用意,但是以那李云生的修为,本就不该出现在劫云之下,太过危险。”

        “知道了……”

        大先生摆了摆手,一脸无奈。

        “这件事情要不要告知杨万里。”

        宋书文问道。

        “掌门叩天门之时,他便已经进入南门阵眼,现在去找他恐怕来不及。”

        大先生苦笑。

        “南门?”

        听了大先生的话,宋书文显得有些吃惊。

        “让杨谷主守南门真的合适吗?他的实力……”

        “现在的秋水没有人比他更合适。”

        宋书文带着一丝质疑的话才出口,就被大先生的声音盖了过去。

        “放心吧。”

        他拍了拍宋书文的肩膀道。

        说着他转头看了看窗外的夜空,俨然一幅山雨欲来,黑云压城的景象。

        ……

        距离掌门徐鸿鹄叩天门而去,已经过去了整整六天。

        而这六天中,发生了两件令十州为之哗然的大事。

        也正是这两件事,让秋水弟子瞬间从掌门叩天门功成的喜悦中坠入恐慌的深渊之中。

        第一件大事。

        继《恶水赋》之后,十州仙盟在徐鸿鹄叩天门后的三天内,连发三篇檄文声讨秋水。

        这一次他们没有遮遮掩掩,而是指名道姓地痛斥秋水诸多罪行。前两篇檄文中的秋水,可以说已经到了人神共愤,人人得而诛之而后快的地步。

        而最后一篇檄文中,仙盟直接宣布对秋水罚之以天诛,并警告秋水弟子与秋水为伍中,仙盟必诛,他们有十日的时间向仙盟投诚。

        尽管有这段时间的铺垫,仙盟的这个决定,依旧让十州为之哗然。

        因为在所有人看来,秋水即便是再如何“十恶不赦”也不至于被罚以天诛之刑,这太重了一些。

        但是,很快,仙盟便以各种威逼利诱的手段,堵住了十州修者们的嘴。

        这一系列干净利落的手段表明,仙盟对秋水实施天诛的计划已经筹备了许久。

        同时,这也让那些稍微有点眼力的修者们看到了仙盟是铁了心要灭掉秋水,于是这些人由最开始的忿忿不平,变作了不敢发出任何声音,有得修者更是直接闭了死关。

        因为可以预期,接下来的十州必然会有一场巨大的动乱。

        不过说起乱,这当下最乱的地方,应该非秋水莫属了。

        由于仙盟对秋水的警告,各处福地许多道心不坚的弟子纷纷下山,有些家势的世家弟子更是连夜就被家里派人接走。

        一时间秋水人人自危。

        好在,没过多久在大先生代掌门,以及各处福地长老的调控之下,好歹稳住了一部分秋水核心弟子。

        这其中,一个月前被秋水从北冥调回来的秋水骨干起到了很重要的作用,这些弟子几乎都是每处福地的核心力量,而且因为长年与魔族交战,道心之坚根本不是普通弟子能够比拟的,最终要的是这匹弟子,每一个都是秋水最忠诚的力量,有了他们在很大程度上鼓励了那些意志不坚定的弟子。

        当然,大先生跟代掌门宋书文,都没有禁止秋水弟子离开,甚至是投靠仙门。

        他们除了稳住一些核心弟子,便只立了一条规矩——

        即日起,秋水大门只进不出。

        这么一来,此时的秋水依然不复往日的鼎盛模样,断断几日之间,昔日过万的弟子,已经剩下不到三千。

        不过,留下的这三千人,无一例外,都是抱着与秋水同生共死的决心。

        所以此时的秋水,人虽然少了一些,但剑刃却比任何时候都要锋利。

        这第二件事情,其实跟第一件事情有着莫大的关系。

        仙盟天诛令下达之后,玄武阁阁主朱百炼带着门下骨干弟子尽数脱离秋水。

        大先生对这一行人的离开并未阻拦。

        不过接下来的事情,却有些出乎意料,朱百炼一行人还未来得及离开秋水的属地,包括他本人在内尽数被格杀。

        而杀人者并没有隐瞒自己身份,他正是凌霄阁阁主萧逸才。这位秋水年轻一辈中,最锋利的一柄剑。

        杀了朱百炼一行人之后,萧逸才也跟着消失了,自从无人知晓萧逸才的踪迹。

        就算是秋水的许多长老,也十分不理解萧逸才为何要这么做,杀朱百炼他们可以理解,但是在秋水危难之际突然消失,这让他们感到无比愤慨。

        ……

        而经历了这两件事情的冲击,十州各处势力对于仙盟天诛秋水的做法的态度,开始变得泾渭分明。

        多数反对的门派开始变得沉默,就算反对激烈如长州剑佛许慎的许家,没过多久也开始沉默了。

        非但是沉默,一些势力在明确仙盟对于铲除秋水的决心之后,开始主动要求加入仙盟诛灭秋水的大军,为的就是在秋水“沉没”之后分一杯羹。

        ……

        这其中就有剑佛所在的许家。

        “爷爷,你最近怎么都不出门了?”

        许慎的书房中,许悠悠趴在桌上,一手拖着粉腮,一手捏着一枚棋子放在桌上的棋盘上。

        “最近外面总是下雨,你爷爷我最讨厌下雨,还是待在书房里清净。”

        许慎的目光一直放在棋盘上,他对着许悠悠刚刚落下的那一子看了许久,这才跟着落子。

        “爷爷……你是不是很早就知道,仙府要对秋水进行天诛的事情?”

        许悠悠突然坐直了身子然后神情复杂地看着许慎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