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七十六章 秋水做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情?

第二百七十六章 秋水做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情?

        仙府要对秋水进行天诛这件事已经在十州闹得沸沸扬扬,许悠悠自然也听说了。

        只是她听说过后马上联想到前些日子,爷爷许慎曾让她提醒她师父李白离开秋水这件事,这说明在当时她爷爷许慎就已经知晓了这件事。

        “嗯,前些日子就知道了。”

        许慎抬头看了一眼许悠悠轻描淡写地回应了一句,然后继续低头眼睛盯着棋盘。

        “秋水做了什么罪大恶极的事情,要被罚以天诛?”

        许悠悠啪的一下将一粒棋子按在棋盘上,有些气愤地说道。

        在认李云生做师父之前,其实许悠悠对于秋水的了解并不多,在知道师父“李白”就是秋水的弟子之后,她才开始去找些关于秋水的典籍来看,只觉得这是一个很有趣的门派。

        “你的明白,在仙府有些事情不总是可以用善恶对错来判断的。”

        沉默了片刻,许慎放下了一直捏在指尖的棋子,然后神色温和地看向许悠悠。

        “就像这棋盘上的黑白子,他们有对错善恶吗?自然是没有的,但你要赢我,你要占我的这一块地,你就必须要吃了我的白子。”

        他指着棋盘道。

        “不对。”

        许悠悠想了想,然后飞快地摇了摇头。

        “这不一样,人不是棋子,是人就有善恶,善就是善,恶就是恶。”

        她目光坚毅地说道。

        听了自己孙女这番话,许慎愣了愣,浑浊的双眼忽然升起了一丝雾气。

        “爷爷很羡慕你。”

        他笑着摸了摸许悠悠的脑袋道。

        “羡慕我什么?”

        许悠悠不解。

        “爷爷……羡慕你能说出这番话。”

        每次眼神看向孙女许悠悠的时候,许慎那原本不怒自威的神色,都会变得柔和许多。

        “爷爷~”

        以为许慎是在取笑她,许悠悠嘟着嘴一脸娇嗔道。

        “不说了,不说了,下棋,下棋,该你了。”

        见状许慎哈哈一笑。

        “爷爷,你说,我,我师父李白他会不会有事?”

        许悠悠一面落子,一面问出了在心里憋了许久的这个问题。

        “仙府给了秋水普通弟子几天期限,放心好了,你师父这么聪明,这时候应该下山了。”

        许慎看着棋盘漫不经心地说道。

        “哦,那就好……”

        听了许慎的话,许悠悠的小胸脯默默起伏了一下,嘴中轻轻地呼出一口气。

        “说不定过段时间他还会来我们长州找你呢!”

        许慎落子,然后看向许悠悠笑道。

        他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心里却是忐忑,因为按照他收到的消息,秋水大部分精锐弟子都没有小山,在他看来这李白极有可能,就是某处福地之主的亲传弟子,更甚至有可能是徐鸿鹄的关门弟子,所以李云生下山的可能非常小。他这么说,不过是为了安抚许悠悠。

        “爷爷!……”

        许悠悠嘟着嘴,然后捏起手里的棋子一把按在棋盘上。

        “我要屠你大龙了,哼!”

        她双手抱胸,一脸得意地看着许慎道。

        “唉哟,我怎么没想到你还有这一手。”

        许慎一脸懊恼地拍了拍脑袋。

        “我真是越来越佩服你这师父李白了,不过半月的时光,就能将你的棋艺调教到这种程度。”

        他十分感慨道。

        “我也觉得师,师父,他很厉害。”

        许悠悠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跟他下棋,他总会让我觉得豁然开朗。”

        许悠悠回忆着先前跟李云生下棋时的情形道。

        “话说回来。”

        许悠悠突然看向许慎。

        “我一直很想问爷爷,你要解开那天道残局,为何不直接去找棋圣。”

        她问道。

        “因为棋圣在下另一盘棋。”

        许慎回答道。

        “在烂柯棋院,天道残局不止一盘,被选去棋院的人每次只能选一盘棋,并且在没有解开选的第一盘棋的情况下,不能选别的棋。”

        知道许悠悠可能不太理解,所以许慎接着解释了一句。

        “原来这样啊……”

        许悠悠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这棋院还有棋圣解不开的棋局?!”

        她忽然抓住了许慎这句话的重点。

        “没错。”

        对于自己孙女的理解能力,许慎还是很满意的。

        “棋圣很多年前,就被邀请了过去下那烂柯棋院最难的一盘棋。”

        许慎神色复杂地说道。

        “最难的一盘棋?那是……”

        “砰砰砰。”

        许悠悠还想问些什么,忽然被一阵敲门声打断。

        “父亲大人。”

        门后传来一名男子极富磁性的声音。

        “是大伯!我去开门。”

        许悠悠马上一脸欣喜地站了起来跑过去开门。

        不过坐在椅子上的许慎却皱起了眉头。

        “大伯,你怎么来了!”

        许悠悠打开门,一个身材高大,面容清俊的中年男子走了进去。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许慎的大儿子许道宁。

        “找你爷爷商量点事情。”

        许道宁闻言拍了拍许悠悠的脑袋。

        “悠悠,你先回去吧。”

        许慎的声音从许悠悠背后传来。

        “嗯,那爷爷我明天再来陪你下棋。”

        许悠悠转过头,笑容灿烂地冲许慎挥了挥手。

        微笑地注视着许悠悠的许道宁慢慢地关上了房门,并且仔细地将房门反锁。

        而就在他将房门反锁上的那一刻,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换做了一副阴冷淡漠的面孔。

        他一声不吭地走到书房中央,然后坐到了方才许悠悠做的位置上。

        看着他坐下,许慎却并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只是一脸默然地盯着他。

        许道宁坐下来之后也没有看许慎,而是低头仔细地看着面前的棋局。

        “爹,你输了。”

        许久之后,他抬起头看了眼许慎,然后皮笑肉不笑淡淡地说了一句。

        “悠悠最近棋力涨了不少。”

        许慎不以为意地开口道。

        “不。”

        许道宁抬头看着许慎摇了摇头。

        “不是悠悠变强了。”

        他神情淡漠地看着许慎说道:

        “是您变老了。”

        闻言许慎深深地看了那中年男子一眼,眼中一丝愠怒一闪而逝,可最终还是一句话没说,低下一颗一颗地捡起棋盘上的棋子。

        “我记得我已经答应过你不会干涉秋水的事情,你还来找我做什么?”

        直到许慎将最后一粒棋子放进棋盒,他才一边盖上棋盒,一边问道。

        “我要您的三百狮鹫天骑。”

        许道宁直直地看着许慎,然后面无表情地说道。

        “你拿我这三百狮鹫天骑何用?”

        听到这句话,许慎的脸色明显变了,他压抑着心头的怒火道。

        “讨伐秋水。”

        许道宁回答道。

        “休想!”

        许慎怒不可遏地说道。

        “所以我说您真的老了。”

        看着发怒了许慎,许道宁将桌上的一杯茶推到许慎跟前,神色泰然地说道。

        “无论您跟秋水有何交情,但您须得明白,现在没有人能够救得了秋水。既然如此,我为何不能利用这次机会壮大我鹿柴宗?”

        他接着道:

        “秋水底下藏着什么,恐怕您比我更清楚。仙盟的人已经答应过我,只要鹿柴宗派出三百狮鹫天骑,我鹿柴总可以分一成!”

        “这人血馒头,我鹿柴宗哪怕是就此衰败也不能吃。”

        许慎冷声道。

        “人血馒头。”

        “你剑佛自命清高,岂不知这仙府哪一个高阶修者不是吃着‘人血馒头’长大的?”

        许道宁冷笑道。

        “我也不跟您废话了。”

        他接着拿出了一块黑色水晶模样的东西。

        “狮鹫天骑,跟您孙女许悠悠的性命,您二选其一。”

        只见那黑色水晶之中一个跟许悠悠长得一模一样虚影封印其中。

        “你这个畜生!”

        许慎一声怒吼,整个书房都差点被这一声给震塌了。

        ……

        一如许道宁所说,此刻十州的许多宗门跟势力,正准备跟仙盟合作吃秋水这块“人血馒头”,哪怕是一些曾经与秋水交好的门派,这一刻也放弃了犹豫加入仙盟讨伐秋水的大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