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七十八章 鲲之阵

第二百七十八章 鲲之阵

        颁下天诛令的第九日。

        秋水南门,天井关。

        这座距离秋水南门十余里,原本已经成了秋水弟子游玩场所的关卡,这些天逐渐恢复了它往日里肃杀威严。

        ……

        黎明刚过,天际才泛起鱼肚白,阴沉的天色中,山间清晨的云雾悠悠地爬上在这座高耸入云的城楼之上,如同好奇的孩童一般,偷偷地打量着城楼上的场景。

        只见一队秋水凌云阁弟子正紧握着腰间的佩剑,正神情严肃地站在城门之上巡视着楼下的场景。

        “这个时间还没动静,仙府的人今天应该不会打过来了吧,毕竟现在是白天了。”

        一名五短身形的矮胖弟子看向身旁一名模样秀气的弟子。

        “你看,这铃铛里什么动静都没有。”

        他接着拿起腰间的一只贴着封印的银色小铃铛道,他随手甩了甩这小铃铛,可无乱他怎么甩,就是一点响声都没有。

        这铃铛其实是秋水特制的一件法器,它与城门百里之外秋水布置的镇魂钉相连,只要那一头稍有异动这铃铛便会敲响。

        “师弟,要有点耐心。”

        那模样秀气的弟子拍了拍那矮胖弟子的肩膀道,他脸上那两个大大的黑眼圈,一看就是最近没睡好。

        “师哥说的是,我就是有些着急,你说这些人说要将我们秋水全部天诛,可这又慢吞吞的一天不来两天不来,不是在逗人玩吗?”

        那矮胖弟子憨憨地一笑。

        “刘春生师弟,我一直不太明白,前几天秋水大门敞开,你为何不走,还要留下?”

        那模样秀气的弟子一脸无语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好奇地问道。

        “我入门没多久,既没有背景,又没有实力,下山去也不知道做些什么,而且,当初我在仙府走投无路,是几个师哥在山下收留了我,师哥几个都没走,我真的不好意思走,反正我烂命一条,万一真的死在天诛之下,也算是沾了光。”

        那刘春生挠着头笑了笑。

        这个理由让那模样清秀的凌云阁弟子又是一阵愕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周松师哥你呢?你为何不走?以你的本事,下了山肯定有很多门派强者要你吧?就算不去这些门派,那些个商会世家也肯定会为了你争破脑袋的。”

        这时候,刘春生反倒歪着脑袋问起了周松来。

        突如其来被这么反过来一问,周松倒是愣住了,因为他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

        其实许多留下来的秋水弟子,跟周松一样,压根就没有想过为何留下来这件事情,放佛对他们来说留下来就是一种本能。

        “我四岁就被送到了秋水,对我来说这里就是我的家,我怎么能让人毁了我的家?”

        周松想了想看向刘春生道:

        “要是因为害怕而弃之不顾,我大概这辈子都会睡不安稳。”

        “家啊……”

        闻言刘春生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始终没说出口,但目光中却流露出向往之色。

        “叮叮叮……”

        就在此时,刘春生握在手里的铃铛突然响起了清脆的铃声,从铃铛中紧接着一个虚弱的声音传来:

        “他们来了,他们来了,他们毁掉了所有的镇魂钉!”

        话音方落,有些发懵的刘春生木然地转头看向远处。

        只见从城墙之上看过去,一道道火舌犹如天外陨石一般朝着城墙这头射来,而那火蛇的背后,一艘艘飞在天空中的巨船穿云破雾而来。

        等那火舌近了,刘春生这才看清,这一条条火蛇,全部是一支支燃烧着符文的箭矢,他们密密麻麻犹如天空中的鸟群一般朝着自己飞扑而来。

        一时间他愣在了原地,眼前这毁天灭世一般的景象,远远超出了他的认知。

        “拔剑!”

        就在这时,身旁的周松却如同一颗青松般挺拔地站立在原地,然后身前坚毅而镇定地指挥身旁的秋水弟子。

        也正是在周松的这一声厉喝之下,刘春生忽然醒悟了过来,锵地一声拔出腰间佩剑,然后目光一眨不眨地凝视着眼前密密麻麻飞来的箭矢。

        “轰!”

        正当这漫天的箭矢距离天井关不足百米的时候,整座城楼骤然一颤,只见那百米之外,一道青灰色的光幕伴随着一道道烟云升起,正好挡住了那漫天的箭矢,将这些箭矢拦在光幕之外。

        再也无法前些寸步的箭矢,顿时一支支爆裂开来,正是这爆裂声让城楼震颤了刚刚一下。

        “是鲲之阵!”

        等那硝烟散尽,秋水城墙之上的弟子,忽然爆发出一阵巨大的欢呼声。

        周松跟刘春生也跟着这欢呼声松了口气,两人相视一笑。

        他们口中的鲲之阵,正是秋水的守山大阵。

        原本对于秋水来说,那一座座险峻的山峦,便是他们最好的防御。

        当然,这防御只是对普通人而言有些难,对于修者特别是上人境之后的修者,以地形来防御基本上没什么作用。

        所以秋水的先贤们,早年间为了对抗魔族,在距离秋水的四面内门十里外,构筑天井关、百牢关、春雨关、燕巢关四道关卡,这四道关卡又与域外的五六十根镇魂钉相呼应,最后构筑了一套完备的防御体系。

        而这鲲之阵,则是以这四道关卡为阵眼,将整个秋水群峦的灵脉汇聚其中组成的防御大阵,通过这四处阵眼,秋水的整个山脉被串连在了一起,你攻击任何一处都像是在攻击整个秋水群峦般,除非你拥有直接抹去整座秋水的能力,否则根本破不了鲲之阵。

        这鲲之阵看似简单,实则凝聚了秋水百代人的新水,耗时近千年才最终完成。

        当年魔族崛起之时,正是这鲲之阵,防住了魔族山呼海啸一般的攻击,这才让秋水有了人类修者最后堡垒的名声。

        不过,这些秋水弟子没来得及笑多久,就只见一声尖锐刺耳的咆哮声从那一艘艘飞船之上响起,紧接一只只巨大的火球从那巨船的之上飞射而来。

        几十颗犹如一座座山丘般的火球,就这么直接撞击在秋水的阵法之上,生生地将那青灰色光幕一旁的烟云震散,然后一直压着那光幕前行了十几米才停了下来。

        这时候,众人才看清,这一颗颗巨大的火球,居然是一只只篆刻着无数符文的大铁球。

        而再仔细一看,那一颗颗巨大的铁球之上居然都站着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