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七十九章 凌霄阁纵横方圆剑

第二百七十九章 凌霄阁纵横方圆剑

        只见这个站在升腾着烈焰的大铁球上的人,手臂跟双脚上都有一对镣铐将他捆缚在这打铁球之上,而他全身上下一丝不挂,双眼紧闭,满是伤痕的身体跟脸上,被烙满了一道道复杂的咒文,那一道道咒文之上,不时会冒出一丝黑烟。

        这一切不过是发生在眨眼的功夫。

        秋水城楼上的众弟子,还没来得及搞清楚眼前的状况,就只听那人忽然睁开双眼,如同野兽般龇牙裂齿地露出一幅极其狰狞的表情,更加令人恐惧的是,他这一双眼睛没有眼白只有一对漆黑空洞的双瞳,若不仔细看还以为是有人挖去了他的双眼。

        紧接着更加令人骇然的一幕出现了,这如同野兽般的黑瞳男子,张开了嘴,那野兽般的獠牙直接撕咬在秋水护山大阵上,一道道黑烟伴随着他的撕咬,从他嘴里冒出。

        若对普通人而言,这般鲁莽的举动,简直是找死,因为这必定会被打阵反噬。

        但是令人诧异的是,护山大阵上只是一阵青芒闪烁,非但没有反而在这男子的撕咬之下,居然在短暂的一瞬出现了一道细小的裂缝!

        “不好!”

        发现这一幕的周松睁大了眼睛,而后几乎不假思索的地从城楼之上纵身飞扑而过去,一剑劈向那阵外的黑瞳男子。

        不过周松终究还是慢了些。

        因为几乎就在他发现异变的同时,那眼神空洞的黑瞳男子忽然身子从那铁球上一滑,然后双脚悬空,双手托举着那蒸腾着烈焰的打铁球,身子猛地往后一仰,带着一声野兽的嘶吼,浑身冒着黑烟的黑瞳男子,将那巨大的铁球猛地朝着大阵撞去。

        这一撞之下,骤然间空气中响起一阵刺耳的音爆声,黑瞳男子跟那打铁球一同爆裂开来,一柄柄被灼热的烈焰煅烧得通红的利刃,被黑瞳男子爆裂之后的散出的黑烟包裹着,如天女散花一般从铁球中迸射出来,好似夏日的骤雨冲刷着鲲之阵。

        尽管这密如雨点的灼热利刃多数都被阵法拦了下来,但有任有许多透过阵法被撞击后的细小裂缝射了进来。

        而首当其冲,面对这些如赤色流光般射来利刃的,自然是第一个冲了过去的周松。

        但是周松却并没有流露出多少恐慌,只见他双脚凌空用力一踏,身形猛地一震,手中长剑一抖,剑尖的流光在身前飞速画了一个圆,将那飞射而来的灼热利刃尽数锁在了这圆弧之中。

        “好剑法!”

        城楼之上其他福地的守城弟子顿时发出一阵欢呼声。

        “这人是谁?这又是什么剑法?”

        周松这临危不惧的姿态,还有以剑画圆困住那漫天利刃的手段顿时让城楼上诸多弟子侧目。

        “这是我凌霄阁六师哥,使的是我们凌霄阁的纵横方圆剑!”

        很快,凌霄阁的弟子们,便带着自豪的神色回答道,自从阁主萧逸才走了之后,这些心情压抑的凌霄阁弟子总算是长长地出了胸中那一口恶气。

        头一遭见识到此种情形的刘春生也是惊讶得睁大了眼睛,特别是周松那毅然无畏的神情,给他的内心带来了巨大的震撼。

        可是很显然这一道“圆”很显然无法完全困住这带着凶残暴戾之气的利刃,这漫天利刃被困住不到一息的时间,周松剑尖的园便开始有了坍塌的迹象。

        但周松的脸色,依旧波澜不惊冷静非常,他右手依旧稳稳地握住剑柄,极力地控制住剑尖的这一道圆,而左手却按在了腰间的另一柄短剑上。

        “诸位凌霄阁同门,结方圆剑阵。”

        他一面拔剑,一面语气沉着地指挥道。

        话音方落,凌霄阁的十几名弟子应声挺剑而上,站位十分熟练地开始在城墙之上接阵,霎时一方圆两道剑网,交织在周松的身后。

        感受到身后剑阵已成,只见周松早已握住短剑剑柄的左手锵地一声拔剑出鞘,右手长剑画出的剑圆随之如一道水面的涟漪般散开,于是那原本本剑圆束缚的漫天利刃再次带着破风之声朝着城墙内的射了过来。

        “纵横!”

        不过周松圆剑虽然散去,但是随着左手短剑出鞘,与右手长剑交汇之下,周身剑气喷薄而出,一道道纵横交错的剑光如网状般出现在他身前,随即与将那气势汹汹的漫天利刃切得粉碎。

        而那些漏网之鱼,则尽数被他身后凌霄阁弟子结的放圆剑阵拦下。

        天井关毫发无损。

        听着身后爆发出的欢呼声,周松长长地吐出了胸中的一口浊气,刚才他表面虽然镇定,但其实心底还是有些许慌乱的,表现得最明显的地方就是刚刚那一式纵横,几乎耗去了他一半的真元。

        “还好,这段时间百草堂的丹药不限量供应。”

        他一面将手里的短剑归鞘,一面从乾坤袋中拿出一颗补充灵力恢复真元的丹药。

        而就在周松准备将丹药送入嘴里的时候,他的鼻尖突然抽动了一下,他忽然闻到了一股混合着烧焦跟腥臭的味道。

        “周松师哥!”

        还没等到他抬头,耳畔突然传来了刘春生的声音。

        经接着他看到刘春生的身影,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他的身前,准确来说是刘春生那矮胖的身形张开双臂挡在了他的身前。

        “春生师弟你……”

        下一秒,还未等周松的话问出口,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呛入了他的鼻腔,原本早已熟悉了血腥味的周松,这一刻忽然感到一阵作呕,胃中疯狂翻腾。

        再下一秒,他只看见,身前刘春生那矮胖的生性,被一只有着野兽般利爪的手臂一抓撕裂。

        透过刘春生被撕碎身体的缝隙,周松看到了一张只剩下一半冒着黑气的脸,还有那半张脸上空洞无神的黑瞳,以及那只还残留着刘春生脏腑之物的利爪。

        这一刻,周松无法确认自己是恐惧还是愤怒,他只知道自己的脑袋在这一瞬间空了,特别是那半张脸男子那只黑色的瞳孔,犹如万花筒一样,无限地放大并且混乱着他的情绪。

        空空如也。

        他并非没有见过死亡,但是这一刻的死亡,让他有些措手不及,他想象过自己被杀死的场景,但是却从未想过别人替自己受死的场景。

        他动弹不得,他忘记了接下来该做些什么,甚至忘记了拿起手里的剑,只是依旧难以置信看着眼前那怪物一般只剩下半张脸、半具身体的男子,看着他再次朝自己挥动手臂,将利爪撕向自己的咽喉。

        “你在发什么呆。”

        忽然,一个苍老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

        而后,一柄剑身清亮如秋水的长剑,贴着他的脸颊刺向那只剩半张脸的黑瞳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