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八十章 白云观种地的老头?

第二百八十章 白云观种地的老头?

        “嘭!”

        道道剑罡犹如飓风一般从那柄亮如秋水的长剑上迸射而出,只是一瞬便将那黑瞳男子本就残破的身体切割得粉碎。

        “大,大先生……”

        一脸茫然的周松顺着脸颊旁边长剑的剑身回眼望去,只见此刻站在他身后的不是别人,正是秋水的大先生。

        “大先生,都是我的错,如果我没有放松警惕,如果……”

        看到大先生的那一刻,周松压抑着的情绪骤然崩溃,他眼神满是懊悔与绝望地看向大先生,战战栗栗就是说不出一句完整话来。

        “不是你的错,你做的很好。”

        大先生非但没有责怪周松,反而一手按在周松的头上,就像是在安慰自己在外面受了委屈的孩子一样,拍了拍他的脑袋。

        “是他们的错。”

        他长剑直指远处横在天际的那一艘艘巨船。

        ……

        “这小孩是谁?”

        大先生长剑所指,正对着天井关的那艘悬浮在空中的巨船上。

        炎洲风生府府主杨志诚舒服地坐在船头的躺椅上,看着刚刚发生在眼前的这一幕眼前一亮道。

        “如果情报没错,刚刚那应该是秋水凌霄阁的六弟子周松,一手纵横方圆剑确实已经有模有样,是一个不可多得剑修良才,就是心性偏弱了一些。”

        曹铿坐在一旁因为赞许地点点头道。

        “周松这样的人,秋水还有多少?”

        杨志诚问道。

        “很多。”

        曹铿沉默了一下然后回答道。

        “这就是你所谓的秋水的底气吗?”

        闻言杨志诚苦笑。

        “难怪你先前那般犹豫,还不惜动用了整个仙盟资源,这秋水的确是一块很难啃的骨头……”

        他一改先前嚣张的气焰,开始变得认真地对待起眼前的状况来。

        “那么我们的盟主大人,第一波鱼饵下水,你对这效果还算满意吗?”

        杨志诚接着转过头笑看着曹铿问道。

        “秋水这些年轻弟子的确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不过倒也测试出这一批怨奴的怨力的确能让秋水的这鲲之阵露出破绽,所以状况还在我预估之中,只要这鲲之阵一破,天诛大阵之下,纵使你有再多像周松这般的弟子也是枉然。”

        曹铿镇定自若地说道。

        “其他几个地方现在情形如何?不会也跟我这边一样一无所获吧。”

        杨志诚问道。

        “百牢关、春雨关跟你这天井关情形差不多,不过元洲五芝府韦鲸跟流洲昆吾府孟驹负责的燕巢关……”

        “他们破了燕巢关?”

        还没等曹铿说完,杨志诚便一脸急切地追问道,他胜负心极强,哪怕是在他同一条战线的的同伴,也不愿意他们走在他自己的前头。

        “你急什么。”

        曹铿白了杨志诚一眼。

        “我当然急呀,要是被这两人抢了先,我以后拿还有脸在仙府混?”

        杨志诚直言不讳地说道。

        “到底怎么样了,你倒是说啊!”

        他再次一脸急切地问道。

        “燕巢关被毁了一艘仙船,五芝府韦鲸重伤。”

        曹铿皱了皱眉头道,他说着便站了起来。

        “不可能,这两人的实力我很清楚,秋水现在不可能有人伤得了他们!”

        杨志诚先是一脸惊愕,继而一脸不信道。

        “守燕巢关是谁?”

        他接着问道。

        “白云观,杨万里。”

        曹铿道。

        “那个种地的老头?!”

        杨志诚一脸的难以置信。

        “种地的老头?”

        曹铿笑了笑。

        “现在也不怕告诉你,阎狱这次愿意前来助我们一臂之力,并不是因为跟秋水的世仇,为的正是这个你口中那种地的老头。”

        他一脸神秘的地看向杨志诚道。

        “让我去燕巢关!”

        闻言杨志诚突然一脸兴奋地脱口而出道。

        “燕巢关我会亲自过去,你不用管。”

        看到他这好战的模样曹铿有些头疼。

        “倒是你天井关这里,毕竟有大先生在,我不太放心。”

        他双眼满是隐忧地看向杨志诚。

        “曹老大,你莫不是看不起我?”

        闻言杨志诚立刻怒了。

        “一个伪圣人境界大先生何足惧也?你在燕巢关那边等着,不出一个时辰我便破了这天井关然后来找你!”

        他自信慢慢地说道。

        “你这人什么都好,唯独这性子毛毛躁躁。”

        曹铿摆了摆手。

        “你须得知道,此战我仙府只能成不能败,为了稳妥起见,我已经吩咐贺邈让长州许道宁前来助你。”

        他表情严肃道。

        “不行!让他待在贺邈那里,我这里不需要别人。”

        曹铿刚一说完,杨志诚便一口回绝。

        “你说什么?”

        闻言曹铿的神色一凝,原本温和的脸上骤然散发出一股灵人遍体生寒的杀意。

        “再说一遍?”

        他眼神锋利,语气森冷地看着杨志诚道。

        见杨志诚不自觉地后退了一步,只是咽了口口水,再也没有方才那嚣张跋扈的神态。

        “再警告你一次,一切无比按照我的计划执行,不要做些多余的事情,否则莫要怪我不念昔年情分。”

        曹铿走到杨志诚跟前,再次神色冰冷的地警告了一句。

        “是。”

        看得出来杨志诚依旧心有不甘,但是还是自觉地低下了头。

        没过多久,就见到身后长州许道宁领着一队狮鹫天骑来到了天井关。

        曹铿向许道宁交代了几句便匆匆向着燕巢关的方向踏风而去。

        “想必这位就是大名鼎鼎力拔山河的风生府府主杨志诚前辈吧?”

        许道宁走到杨志诚跟前,眯眼笑着拱手道。

        而杨志诚理都没理许道宁,只是提起身旁的两只用铁链拴着,足有一个人高的打铁球,然后单手抓着铁链将那打铁球提起吼道:

        “放第二波怨奴,我们一口气碾碎这天井关!”

        “杀、杀、杀!”

        这连成一排的十几艘先船中的仙府士兵,也跟着他一起满是杀意地冲着天井关的方向,满是杀意地大吼了起来。

        “你就在这里好好呆着吧,昔日嫩肉的宗门大少爷。”

        在这仙府兵士震耳发聩整齐的怒吼声中,杨志诚缓缓地转过头,语气阴柔而森冷地看向许道宁:

        “别拖我的后腿!”

        他停顿了一下,然后一脸坏笑地接着道:

        “若你实在觉得要做些什么,你可以去我房间的床上等着我凯旋归来。”

        说完他哈哈一笑,然后提着两只打铁球纵声跳下了船去。

        “恭送杨府主。”

        许道宁神色不变,依旧眯眼笑着,拱手恭送杨志诚离开。

        等那杨志诚一走远,他才朝着杨志诚的方向抬眼看去,眼睛中一丝狠戾的神色一闪而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