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八十一章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第二百八十一章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天井关。

        大先生提着周松回到了城楼之上,跟在大先生身后的,还有几名腰间佩剑仙风道骨的老人。

        原本因为周松一剑化解仙盟阴毒手段而欢呼雀跃,接着又因为刘春生的死变得死气沉沉的秋水弟子们,此时看清大先生模样之后脸上的神色顿时由忧转喜。

        “是大先生!”

        “还有我们北山居马师伯!”

        “我们竹里观王粲长老也来了。”

        “那是我们春晴观的石崇观主。”

        不知道是哪个弟子惊喜地喊了一声,立刻城楼之上许多弟子,带着一丝骄傲的神色纷纷跟着附和,指认着大先生身后的那几名老人。

        在大先生来之前,秋水的这四道关口中,只有天井关驻守的都是些中层弟子,实力修为高一些的也不过周松这样。

        驻守天井关的这段时间,大家嘴上虽然都不说,但心里其实还是有些埋怨的,因为一直处于这种隐忧状态,有些弟子甚至都开始怀疑,秋水是不是想通过放弃天井关,来保全其他三道关卡。

        不过,此刻大先生跟几处福地的观主长老们的到来,让他们心头的这一重阴霾彻底烟消云散。

        “大家都站回自己的位置吧,仙府的攻击马上又要开始了,诸位务必守住自己阵中的方位,护好锁阵石。”

        大先生先是笑着看了众人一眼,然后眼神示意了身后的那几个老人一眼。

        秋水这护山大阵虽然繁杂无比,但最关键的几个地方还是城楼上各处的锁阵石,只要四处关卡中的任何一处锁阵石完好无损,这大阵都不会被破,这一点就让当年前来破阵的魔族头疼不已。所以刚刚仙府那第一波试探,其实也是冲着城楼之上的各处锁阵石来的,那古怪的怨奴,还有那奇怪的炮弹兵器,显而易见正是为了破阵专门设计的。

        当即心领神会的几个老人,开始在城墙之上依次散开,开始招呼着各自福地的弟子回到原本的位置。

        “说说刚刚的情况。”

        大先生看着周松问道。

        此时的周松情绪差不多已经镇定了下来,他皱着眉点了点头道:

        “刚刚仙府用他们的云船射了过来几发炮弹,不过这些炮弹跟普通的风雷炮不太一样,每发炮弹都是一颗燃烧着的巨大铁球,铁拳之中还藏着许多的利刃,威力极大。”

        “可是……”

        说道这里,他停顿了一下,然后接着说道:

        “最特别是,射过来的那写铁球炮弹中,有一颗上面锁着一个黑瞳怪人,这怪人嘴巴里冒着黑气,在铁球被我们阵法挡住的时候,开始用嘴疯狂的啃噬着我们的阵法。”

        “之前我看到的那大阵的裂缝,就是被他咬破的?”

        听到这里,大先生第一次提出疑问。

        “没错。”

        周松点点头。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也不会相信,我本以为我控制住了局面,但没想到,那被炸的只剩下一半的黑瞳怪物居然还活着,最后还能直接撕开阵法钻进来……”

        他一脸无奈跟悔恨道。

        “这不能怪你。”

        大先生再次安慰了周松一句。

        “如果我没猜错,这那黑瞳怪物,应该是仙府养的怨奴,他嘴里的黑气应该就是怨力,这东西传闻中有分解灵力真元的能力,没想到居然是真的。”

        大先生把目光投向空中仙府云船停留的方向。

        “怨奴?怨力?这不是传闻中,当年断头盟秘密弄出的东西吗?”

        周松一脸不解地说道。

        不过他话刚一出口,马上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

        “当年仙府对断头盟的天诛,就是为了得到他们手里的怨奴?!”

        他有些难以置信地说道。

        听了周松这自问自答的一番话,大先生看周松的目光变了许多。

        他虽然早就知道认识这周松,但在他的印象中周松在凌烟阁中虽然有些名气,但远不算最起眼的那一个,而今天能说出这番话周松,足以让大先生刮目相看。

        因为他只不过提了一句怨力,对方便能将这事件的起末猜了个八九不离十,先不说这份心思,单论涉猎见闻也远高于同辈弟子。

        一时间,大先生,居然对眼前这个少年,有种相见恨晚之感。

        “大先生,难道我说错了?”

        看着大先生游离的神情,周松有些疑惑道。

        “没有。”

        大先生摇了摇头,然后语气严肃地看着周松道:

        “这件事情,你知便可,若今日之后还能活着,切记不要对任何人提这件事,特别是对仙府的人。”

        “大先生放心,我明白的。”

        周松点头道。

        对方一点即通,大先生很喜欢,他笑着拍了拍周松的肩膀。

        “若是再早些遇见你,或许我可以指点你一二,不过今天是不行了。”

        他望了一眼仙府云船的位置,发现云船四周一道道赤色的符文开始闪烁,于是叹了口气道。

        周松自然明白大先生这番话的意思,当即异常肯定道:

        “我与大先生,定然还有再见的机会!”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刚刘春生死在他面前的缘故,周松此时的内心异常敏感,不过这份敏感没让他变得畏惧,反而让他守护秋水的意愿变得更加坚定。

        就在他说这话的时候,几名安抚天井关城楼上秋水弟子的福地长老们回来了。

        “都没问题吧?跟他们说好了吗?”

        大先生看了众人一眼。

        “都说好了,没什么大事,孩子们没见过这种场面,难免有些慌乱,”

        几个福地长老一脸豁达地笑了笑。

        “不过大先生你最好先看看那边。”

        这时有一名福地长老,指了指天际的位置。

        大先生抬眼一看,只见一群狮头鹰翅的怪物,排成一道整齐的队列,飞落到了仙府云船船队的前头。

        “许家的狮鹫天骑?”

        大先生的脸瞬间冷了下去。

        “许家终究还是站在了仙府那边。”

        他冷冷地说道。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理解。”

        春晴观的石崇观主抱着一柄长剑笑看着那群狮鹫天骑道。

        而就在石崇这句话说完没过多久,这片天地间的灵力猛然一阵激荡。

        只见仙府军队的那头十艘云船之上,一道道灵力符文疯狂闪烁着,掀起一阵阵气浪涌向天井关,最后一声声开山裂石般的巨响之后,一颗颗捆绑着怨奴的大铁球带着一道道破风声射向天井关的城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