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八十七章 天诛阵初成

第二百八十七章 天诛阵初成

        “我一直很好奇,您二位是怎么让杨万里的那两个徒弟上钩的。”

        曹铿转过头看向黑白二使问道。

        “那杨万里的三徒弟憨厚老实还好说,那大徒弟张安泰据我所知可不是一般的精明。”

        他疑惑地问道。

        “没想到曹盟主了解的还不少。

        那黑袍使者抬头看了看曹铿,露出了他那张黑袍下面阴森惨白的脸。

        “这件事情我们自觉做的很隐秘,曹盟主是从哪里知道的?”

        他用带着一丝质问的语气说道。

        “两位多虑了,我好歹也是仙盟盟主,这十州仙府多少有些我的眼线,他们只不过偶然查探到了一些情报而已,若是这其中有何冒犯之处,还请阎狱的两位大人海涵几分。”

        察觉到气氛变得有些干冷,曹铿立即出言解释道。

        他语气虽然恭敬有加,但话说的也是不卑不亢,看得出曹铿对阎狱的这黑白二使其实并无畏惧。

        “曹盟主哪里话,是我这弟弟莽撞了,这事原本其实也应该跟曹盟主你大声招呼的,是我们哥俩的疏忽。”

        白袍使者带着一分歉意道。

        他这话虽然主要是为了缓和气氛,但愿意说这话的原因,主要还是因为他很清楚,面前坐着的这曹铿并不是一般能随意揉捏的软柿子。

        “自家人就不用这么客气了。”

        闻言曹铿忙摇了摇头道。

        双方尽管都很客气,但很明显,这客气是保持着一定距离的。

        “其实事情大致跟曹盟主您知道差不多,我们用来对付那杨万里的手段的确是他那两个徒弟,至于用了何种手段这是我阎狱的机密,并不方便在这里说。”

        那白袍使者接着道。

        因为这次合作阎狱很多事情还要依靠仙盟,所以他并不想曹铿因为这件事情对他们产生任何不信任。

        “明白,明白。”

        曹铿笑呵呵地点点头。

        “其实我一直不太明白,以两位的实力,就算正面与那杨万里交手也绰绰有余,何故白费气力谋划这些?”

        他不解地问道。

        “曹盟主有所不知。”

        白袍使者站了起来,他走到船沿边上抬起一只手,褪去上面的手套,让那只手裸露在空气中,顿时那只本就苍白的手,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老化。

        “对于我们阎狱的人来说,没有比这鲲之阵更要命的东西。”

        他苦笑道。

        曹铿一脸讶异地看着眼前这一幕,虽然早有传闻秋水这鲲之阵是身染浊气之人的克星,但是今天亲眼看见依然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我说两位大人为何要费这么多周折抓了杨万里那两名弟子呢,原来还有此种因由,当真是曹某人我想多了,还请两位恕罪。”

        曹铿一脸歉意道。

        “曹盟主哪里话。”

        白袍使者摆了摆手。

        “不过有一件事情,曹盟主的情报有些不准确。”

        他笑道。

        “哦?哪件事情?”

        曹铿问道。

        “我们只活捉的了杨万里的三弟子,他那大弟子正如曹盟主情报所说非常精明,我们非但没有抓住他还被他救了两个人出来。”

        白袍叹了口气道。

        “那该如何是好?若他回去……”

        “他不会回去的。”

        曹铿闻言眉头一皱,但话还没说完,那黑袍使者突然冷笑道:

        “他一直就在我们周围,等着救出他三师弟的机会。”

        “两位可要小心一些,据我所知那张安泰不是等闲之辈。”

        虽然黑白而使信心十足,但曹铿还是有些担心。

        “曹盟主放心吧,还没有人能从我们兄弟二人手里抢走东西。”

        白袍拍了拍曹铿的肩膀。

        “我们这次来找曹盟主您,除了刚刚说过的事情,另外还有一件事情需要曹盟主您帮个忙。”

        白袍说道。

        “有什么事情需要曹某帮忙的两位但说无妨。”

        曹铿道。

        “是这样。”

        白袍指了指左手边远处的一座山峰。

        “离此地三十里之外有座白石山,正好是鲲之阵力量无法触及之处,我们把那杨万里的三弟子关在了那里,到时候还请曹盟主将这块镜花水月石中的景象投射到秋水门的上空,让杨万里老贼好好看看,我们是怎么折磨他那两位宝贝弟子的。”

        他一脸邪笑道。

        “如此甚好。”

        闻言曹铿眼前一亮,当即便明白了二人的用意。

        “两位放心,就算你们不说,我也会这么做的,不止是这秋水的上空。”

        他抬起头一脸狞笑地挥手指了指头顶的天空。

        “我会将此次天诛秋水的景象投射到十州的每一个角落,让十州那些宗门好好看看,忤逆我仙府最后是何种下场。”

        他一脸兴奋地说道。

        “曹盟主不愧阎主看中的人。”

        白袍使者满意地拍了拍手。

        “大哥该走了,少爷在那边有些等不及了,我怕他会直接杀了那李长庚。”

        白袍话刚说完,黑袍突然凑到他耳边皱眉低语了一声。

        “真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

        闻言白袍也皱起了眉头暗骂了一句。

        “那曹盟主,我们就先过去等你的好消息了,只要你们能够解除鲲之阵,我阎狱这次来的人不会让你失望的。”

        他抬起头冲曹铿告辞道。

        ……

        看着匆匆离开的黑白二使曹铿长长地吁出了一口胸中的浊气。

        他一直堆着笑的脸瞬间落了下来,他很清楚现在的仙府跟阎狱跟魔族的关系就像是走钢丝绳一样,只要一步走错仙府可能就要陷入万劫不复之地,但是没办法要对付这些古老的宗门他必须依靠他们的力量。

        “阎狱的人看样子已经都到了,幽泉宫的那位……应该也快到了吧。”

        他看了一眼手心那条正一点点从掌心往上“爬”的黑线。

        一面想着这些,他一面走到那四块大大的镜花水月石前。

        “等那位一道,天诛大阵第一道注灵工序应该也差不多完成了。”

        说着他将手放到了一块镜花水月石上,一道道真元随着他的手掌注入到那镜花水月石之中,顿时便只见秋水头顶的天空出现了一道海市蜃楼,而这蜃楼之中的景象都无比清晰,赫然便是战火中的秋水。

        不止是秋水,几乎在同一时间,十州每一处州府的上空,都出现了这道海市蜃楼,而这蜃楼中的景象同样正是秋水。

        “都好好看看吧,看看这秋水是如何在我天诛阵下化作飞灰。”

        望着天空蜃楼虚影战火中的秋水,曹铿异常兴奋的大吼道,他一反常态地将自己性情表露在了脸上。

        说完这句话,他忽然将腰间长剑猛地拔出,然后长剑一挥,高空中一艘艘巨大的云船像是脱去了身上的伪装一般,秋水头顶的天空中的云层中钻了出来,它们的高度恰好避开了秋水护山大阵的顶端,成千上万艘云船一圈一圈地层层交织围满了秋水头顶的天空,整个秋水好像陷入了一个由云船叠起来的深坑。

        “轰!轰!……”

        一声声炮弹发射的巨响忽然在天空中交汇,不过这云船之中射出并不是炮弹,而是一道道刻满符文的铁链,这些长长的铁链另一头恰好射到了对面的一艘云船上,霎时间,秋水群岚之上的整片天空,都被这一道道错乱交织的铁链覆盖。

        当最后一声轰鸣的爆炸声过后,这一条条铁链之上符文开始亮起,那看似杂乱无序的一根根铁链这时候在天空中精确无比地组成了一个巨大的阵法图案。

        而这便是那令十州修者闻风丧胆的“天诛大阵”。

        随着天诛阵初成,秋水上空再次迎来几天前掌门徐鸿鹄叩天门时一般凶恶的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