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八十八章 来吧,剑狂,来吧,秋水的恶意

第二百八十八章 来吧,剑狂,来吧,秋水的恶意

        天井关。

        大先生一夫当关地横剑站在天井关关口的正前方,隔着很远都能感受到从他周身散发出来的威压跟气势,他虽然只有一个人站在那里,给人的感受却像是一堵挡在天井关前的一堵墙。

        他抬头看了一眼头顶悬着的那血天诛大阵,虽然很微弱,但他仍旧能感受到这天诛大阵之上传来的那一股股狂暴毁灭的气息,这跟修者叩天门时劫云上传来的那股气息明显不一样,这如同血色磨盘般的天诛大阵上传来的是彻彻底底的毁灭气息,不给人哪怕一丝的仁慈跟希望。

        很明显,若是让这大阵真正成长起来,就算是有鲲之阵护着,秋水恐怕也会遭受重创。

        他们几个秋水长老,很早之前便已经推演过天诛大阵的威力,可毕竟只能从一些典籍的记载去推演,所以今日真的见到之后发现这天诛阵的威力远超他们的认知。

        “幸好当初没有将赌注都押在鲲之阵上。”

        大先生心里暗自庆幸道。

        说完他扫了一眼对面许道宁以及身边的杨志诚还有那许家不停集结的狮鹫天骑大队,然后转头看向石崇。

        “找回断臂跟断腿了吗?”

        他问道。

        如果断臂断腿能找回,只需要一张百草堂的生骨膏就能将其接好。

        “没有,应该是被那畜生吃了。”

        石崇一脸洒脱地笑了笑。

        “大先生不用担心我,少一条胳膊少一条腿对我来说没什么,你知道的,我的剑本就没这么多讲究。”

        他此时已经站到大先生身侧,他那断臂与断腿处的伤口依旧触目惊心,不过他一副浑然不觉的模样。

        说着他从自己的乾坤袋之中拿出了一柄锋利的长刀跟一柄短剑,然后拿出一条铁索死死地将那柄长刀跟自己那只断腿绑在了一块,把那柄短剑跟自己那条断了的胳膊捆在了一起。

        “你瞧,不错吧。”

        他笑问道。

        “抱歉。”

        大先生深深地看了那豁达的石崇一眼。

        “大先生何故说这些见外的话?”

        石崇摇头道。

        “如果不是因为我的计划,一头还未成形的孽因子,怎么可能让你这个声名赫赫的剑狂丢了一条胳膊一条腿。”

        大先生叹了口气道。

        他说完冰冷的目光瞥向了许道宁跟杨志诚的位置,握住剑柄的手很明显紧了许多。

        “大先生您切莫再提起这个名号,当真羞煞我也。”

        石崇老脸一红以手遮脸很好不意思。

        这剑狂是他年轻时候自封的名号,到了秋水见了世面之后,便对于这个名号越发地觉得羞愧。

        “话说这些人对我秋水还真是恶意滔天啊。”

        他接着正色道,说完也把目光投向了远处的许道宁跟杨志诚,还有头顶那天诛阵。

        “既然他们对我们秋水的善意一直无动于衷,那么你我便收起这最后的慈悲吧。”

        突然思忖良久的大先生叹了口气开口道。

        “大先生你当真没有说笑?”

        闻言石崇先是有些难以置信地愣了愣,继而咧嘴一笑将仅剩的那只手放在了腰间的佩剑上道。

        “没有。”

        大先生摇了摇头,一边看着眼前那列队整齐架着明晃晃的朴刀飞驰而来的一队队狮鹫天骑,一面缓缓拔剑道。

        “不过来秋水这么些年,我已经习惯自己现在这种状态,所以大先生你可能需要给我一点时间。”

        石崇道。

        “不急,第一重封印马上就要解开了,你可以等那个时候过来。”

        说到这里大先生转头看了一眼石崇道:

        “记得带着你全部的恶意,我跟秋水都很需要它。”

        “好嘞!”

        闻言石崇再次咧嘴一笑,然后爽快地答应道,然后他像是在努力地记起什么一般,毫无顾忌的站在原地闭目凝神,一道道极其混乱的罡气缠绕在他身体的周围。

        而大先生话音一落,身形立刻化作一道幻影迎着那一队队冲过来的狮鹫天骑飞扑而去,这片天地在他手中长剑的挥舞之下掀起了一道猛烈的波澜。

        那第一队挥舞着朴刀如一道银色的流光般射向大先生的狮鹫天骑,还未靠近大先生便被一道“雷字符”引下的雷电劈中队形瞬间大乱,就在他队形大乱的那一刻,大先生手中的长剑对着这一队狮鹫“写”了一“横”,这看似简单的一横却直接将那一小队狮鹫天骑上下一分为二。

        显然大先生此刻的实力已经在许道宁的计算之中,所以尽管眨眼间就损失了一队狮鹫天骑,但是许道宁的神色却丝毫不为所动。

        当即就见他改变的阵形,由原本一队一队的冲击,改成三队一起,按照不同的方位对大先生保持冲击。

        更重要的是这一队队狮鹫天骑的速度在这一刻忽然暴涨,许道宁不准备再让这些狮鹫天骑留下余力,他让这些狮鹫天骑如同破釜沉舟般地开始对大先生发动攻势。

        这狮鹫天骑三三的攻势,很显然对势单力孤的大先生凑效了,加上它们突然拔高的速度逃过了大先生布下的符箓攻击,于是天空中开始出现一道由一队队狮鹫天骑组成的银色旋风,它们无时无刻毫无疲惫地缠绕在大先生的周身,不时地跟大先生手中的长剑碰撞在一块,发出一声声巨大的气爆之声。

        大先生很清楚,一旦被这些狮鹫天骑包围,让他们的攻击循环起来,事态便会很难控制。

        更何况,在许道宁的身后还有一个异变的杨志诚,只要大先生在百来狮鹫天骑的围攻下露出哪怕一丝破绽,这杨志诚肯定会给大先生送来致命一击。

        可是别这群狮鹫天骑包围的大先生好像并不着急,他一面依靠各类层出不穷的术法躲避狮鹫天骑一次次的攻击,一面不时地看看天色。

        “时辰到了。”

        终于他的眼睛最后一次向头顶的乌云中的太阳瞥了一眼,然后忽然像是长长地松了一口气一般。

        而也就在这一刻,在他松了一口气的瞬间,一直对大先生进行着冲击的狮鹫天骑们终于找到了那一丝破绽。

        巨大的冲击力跟那一柄柄朴刀直接将大先生砍飞了出去。

        紧接着面无表情的杨志诚化作一道黑影朝着大先生飞退的方向飞射而去,准备收割大先生的性命。

        “来吧,剑狂,来吧,秋水的恶意。”

        大先生的声音有些虚无缥缈的在天井关这片天地间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