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二百九十一章 困山咒、秋水的反扑

第二百九十一章 困山咒、秋水的反扑

        “可以。”

        大先生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

        “前些日子,他们说我秋水是恶水,那今日便让他们看看我秋水的恶。”

        “铛!”

        第三道钟声再次从秋水的地底响起。

        一股森冷的寒意从两人身后的天井关吹来,立时整片天地冷得仿佛如同入冬了一般。

        而大先生跟石崇,在这第三声钟鸣过后,原本缠绕在他们周身的那一条条赤色的咒文骤然碎裂。

        紧随而至的是,两人周身狂风大作,一道道浑厚而磅礴的真元从他两身体中呼啸而出,直接冲散了两人头顶那厚厚的云层。

        甚至在这第三次钟鸣响起之时,那原本令人发怵的天诛阵,忽然莫名地一阵晃动,好似正在被什么东西猛烈地冲击一般。

        ……

        秋水的白园。

        园主刘青青手持白尺站在白水中央,道道咒文如同蚂蚁一样成群结队地从她手中的白水尺上爬到地面,最后全部钻入了水潭之中。而在水潭的周围,许多的白园的弟子跟刘青青做着同样的姿势,嘴里不停地在诵念着什么。

        整个白园,好似在进行着一场诡异的仪式。

        “师哥……这困山咒,只差最后一重咒印了,真的要解开吗?”

        脸色有些苍白的刘青青双手紧握着手中的白尺抬头看着宋书文。

        “你我都不清楚,这秋水山底到底困着什么,但毫无疑问,这东西对十州来说绝对是一场浩劫。”

        她又补充了一句道。

        “对十州,我们秋水已经算仁至义尽了。”

        宋书文皱着眉头拿手绢帮刘青青擦了擦额头的汗水。

        “我们数代秋水弟子,甘愿接受这困山咒的反噬,以自身修为跟气运为代价来镇住这地下的孽障,长此以往更是导致我秋水逐渐积弱,却不想……”

        说道这里宋书文停顿了一下,冷哼了一声,然后就见他显得十分气愤地接着道:

        “却不想这些无能宵小,将我秋水的仁慈视作软弱,如今更是要对我秋水斩尽杀绝!既然他们对我秋水的仁慈不屑一顾,那么便让他们感受一下我秋水的愤怒跟恶意吧。”

        他说话的声音,平静中透着一股坚毅。

        “也好。”

        闻言沉吟了片刻之后的刘青青终于咬牙道:

        “那就让他们自生自灭吧。”

        说着就只见她深吸了一口气,将那只枯瘦如柴的手抬起,然后一指点在身前悬浮着的白水尺上,一道精血从她指尖溢出流入白水尺中,在白水尺中幻化成一道道细小的赤色咒文,最后从再从白水尺中爬出,爬向地面爬入湖底。

        “我来帮你。”

        宋书文先是点了点头,然后以同样的姿势坐在刘青青的面前,也伸出一只手将一根手指点放在白尺上,然后从手上逼出一滴精血渗入白水尺中。

        “没想到师哥的咒术没有丝毫退步。”

        刘青青脸上带着一丝疲惫地睁开眼睛,笑看着宋书文道。

        “师妹谬赞了。”

        宋书文也是笑了笑,脑海中二人年幼时拜师学艺的场景忽然历历在目。

        “师哥,等着困山咒解开了,我想就在这里好好睡一觉。”

        刘青青道。

        “我陪你。”

        宋书文的脸上依旧保持着淡淡的笑意,目光中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宠溺。

        “那我能睡在师哥你的腿上?”

        刘青青问道。

        “能。”

        宋书文道。

        “谢谢师哥,这世上除了师父,就属师哥待我最好。”

        刘青青心满意足地闭上了眼睛。

        “看起来我要再快点了,我实在是太困了。”

        闭着眼打了个哈欠的刘青青忽然周身青芒一闪,随即就只见他身前那白水尺中的赤色咒文如蚁群炸窝一般蜂涌而出。

        转眼间,黑色跟赤色的咒文,已经布满了一黑一白两个水潭。

        犹如昏睡过去的刘青青,这时候忽然仰起了头嘴巴微张,一道紫气一道青气从她嘴中钻出,如同一紫一青两道光芒分别飞入一黑一边两个水潭。

        随着这紫气跟青气进入水潭,两个水潭里的水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

        很快水潭里的水全部消失,只剩下两个看不到底的水潭深坑。

        没过多久,一道刺骨的寒意,随着一声悠扬的钟声从坑底传了上来。

        禁锢秋水弟子数千年的困山咒彻底解开。

        刘青青已经顾不得自己做的是对是错,她合上了自己那沉重的眼皮倒在了宋书文身上。

        ……

        不止是大先生跟石崇,随着这第三次钟声响起,一道道身影忽然从秋水的各处关卡中飞射而出,伴随着他们的还有周身那骤然拔高的威压。

        那些原本看似已然垂暮的秋水修者们,在此时忽然犹如重获新生一般。

        甚至有人在这钟声响起的那一刻,直接破境。

        比如刚刚跟随大先生一同前来的竹里观王粲,还有那凌霄阁小弟子周松。

        一时间,那修者破境之后才会出现的紫云,如同烟火一般在秋水的上空翻滚涌动,秋水刚刚的死寂瞬间被这股盎然的生机冲散。

        “这些年真是苦了你们了。”

        大先生看了一眼已经站在他身后的王粲。

        “大先生你也不是一样?”

        王粲苦笑着摇了摇头。

        “大先生。”

        石崇忽然打断了二人的对话,他虽然没有破境,但也已经完全恢复了当年剑狂的巅峰状态,周身那灼热的罡气,已经犹如真实的火焰一般。

        “我的赤宵已经按耐不住了。”

        他的眼神如狼一般地死死盯着不远处的杨志诚。

        闻言大先生点了点头,很显然他也很清楚,现在并不是感慨的时候。

        “秋水年满一甲子的弟子出阵。”

        只见大先生将手中的开山高高举起,然后用他那有些沙哑的声音高喊道:

        “今日,我们跟这毁我灵山的仙府宵小不死不休!”

        说完长剑一挥,他身后那些年满一甲子的弟子们,便如飞鸟一般从天井关中迎着一道道风雷炮踏风而出。

        大先生之所以选年龄一甲子以上的弟子,并不完全是因为爱惜幼苗,而是这些人都是困山咒解除后的获益着,此刻的他们无论是真元还是神魂,都已经接近各自巅峰时期的状态。

        而这也正是大先生一直以来的筹谋,利用这短时间增长的灵力,闪电般击溃仙府的盟军。

        “秋水的反扑来了。”

        望着飞扑而来的秋水弟子,许道宁咽了一口唾沫。

        “先撤回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