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二百九十八章 “我们的好戏开场了”

第二百九十八章 “我们的好戏开场了”

        攻破百牢关跟春雨关这让曹铿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虽说手握天诛阵让他对这场仗很有自信,但不到万不得已他其实不想动用这张牌。

        首先天诛阵对于仙盟最大的意义在于威慑。

        只要仙盟手里掌握着天诛阵,十州的任何势力想要动仙盟的歪脑筋的实力都要三思而行。

        但因为天诛阵对于灵石的消耗过于巨大,完全发动一次对于仙盟来说绝对元气大伤,这也是他们为何连献祭这种危险手段都用出来的原因。

        如果这次在秋水这里用了天诛阵,而且是完全形态的天诛阵,仙盟想要再次发动天诛阵恐怕就要等到百余年之后了。

        这样一来,仙盟对于十州其余势力的威慑力,将会出现百余年的真空,对于树敌颇多的仙盟来说,这一百年的光阴绝对会是一场灾难。

        其次,如果动用天诛阵,秋水纵使有守山打针的防护,恐怕也会化作飞灰。

        他曹铿并不是同情秋水门里的弟子,他是心疼秋水千余年铸就的基业,如果能够完好无损地接收秋水,那对仙盟来说至少可以省去百余年重建的时间。

        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仙盟是不会真正发动天诛阵的。

        而仙盟如果想要完整的接收秋水,首当其冲就是要破了这鲲之阵。

        从在准备攻击秋水之始,曹铿就在研究鲲之阵的破阵之法,但无论他如何翻遍典籍都是一筹莫展,甚至这些典籍之中对于鲲之阵的描述让他几乎放弃了攻打秋水的想法。

        因为无数典籍的都把鲲之阵的源头指向了当年那场牵扯到仙、妖、魔的旷世之战,在这场战争之中人类被魔族逼入绝境,他们最后的据守的堡垒就是秋水,而占据绝大优势的魔族之所以没有最后攻破秋水,原因除了人类修者的死命抵抗,还有就是魔族完全无法攻破鲲之阵。

        对于魔族来说,鲲之中就是剧毒是恶梦,他们非但无法攻破,甚至还无法靠近,一旦靠近自身力量就会被掠夺一空。

        虽然仙盟同为人类修者,鲲之阵对他们要“仁慈”许多,但是只要秋水不举动解除大阵,只要不是秋水弟子已然无法入内。

        为此甚至曹铿一度怀疑,这鲲之阵是否强大到能够抵御天诛阵。

        这一观点后来虽然被仙盟几个研究阵法长老否定了,但毫无疑问它能够抵消一部分天诛阵攻击这一点没人能质疑。

        因为这种种原因,曹铿一直在推迟仙盟攻击秋水的时机,一直到仙盟中有一名炼丹师破解当年断头盟留下来关于“怨力”炼制之法的玉简,最终发现了怨力然后炼制出孽因子。

        炼制出怨力的炼丹师给了曹铿一个十分大胆的设想,因为怨力有着分解灵气跟浊气的特征,所以他们可以借助怨力的这种特征来撕破秋水的鲲之阵。

        为了验证这一猜想,曹铿暗中伙同魔族,将包裹有怨力的魔胎送入了秋水。

        虽然当时鲲之阵并未完全开启,但是裹有怨力的魔胎能够悄无声息的进入秋水,而秋水的大阵没有任何反应,这足以证明这种射向是有效的。

        现在他们攻破了百牢关跟春雨关,更是直接验证了他们当初的设想。

        千余年前,魔族穷尽百年之力没有办到的事情,他们仙盟今天做到了。

        尽管鲲之阵的阵眼有四处,只有还有一处阵眼没破,大阵就不会解除,但是被破了两处阵眼的鲲之阵已然威力大剑,大阵覆盖的范围已经收缩到了四处关口之外。

        这让原本只是慑服在外面的诸多门派还有暗中行走的魔族全部开始涌向秋水仅剩的两个关口——天井关跟燕巢关。

        此时的秋水当真是兵临城下,生死一线。

        不过对于这种局面,自然是为仙盟这一方乐见的。

        曹铿甚至在想,是不是要暂停对天诛阵注入灵力,因为如果攻破鲲之阵,就根本用不上天诛阵了,那现在注入这么多灵力完全是浪费。

        但是很快他还是否定了自己的这个想法,如果现在撤了天诛阵,万一秋水再出现什么变故,那他就当真后悔莫及了。有天诛阵在,尽管会消耗他一些资源,但至少有一道保障。

        “只剩下天井关跟燕巢关这两块硬骨头了。”

        才松了口气的曹铿一想到这两道关口守阵的人,他不自觉地就皱起了眉头。

        他重新把视线重新放到了面前的水月石上。

        “齐蛖这个老东西,还真不是个省油的灯啊。”

        看着那面影射着天井关景象的水月石,曹铿嘴角勾起道。

        只见在那水月石中,齐蛖居然负手而立远远地观望着,他没有再自己出手,而是开始调度着仙盟的弟子以及云船的风雷炮,开始一波接着一波井然有序地攻击着大先生。

        他的意图很明显,就是为了消耗大先生真元,因为之前的交手之后,他已经探明纵使他施展本源之力,也在大先生手底下讨不到好处,与其耗费自己的神力还不如让仙盟的人先送死。

        “先让得意一会吧。”

        对于齐蛖的小心思曹铿怎么会不明白,但此时的曹铿只想要结果,并不会太去追究这个过程,齐蛖的这种手段虽然有些偷懒,但这么下去大先生真元耗尽定然必死无疑,天井关自然也就破了。

        于是他把目光从那块水月石上挪开,转而看向那块影射着燕巢关的水月石。

        镇守燕巢关的是杨万里还有他的二弟子李阑。

        这燕巢关也正是曹铿此时最为头疼的一个关口,因为他发现这个杨万里的实力远远超出了他的情报。

        尽管只有两个人,但是这燕巢关对于仙盟弟子来说简直是一个无底洞。

        原本在交战之始,曹铿察觉到杨万里实力不俗之时,就已经调了元洲五芝府韦鲸协助流洲昆吾府孟驹一起攻打燕巢关,可到现在依旧迟迟没有攻下。

        而就在此时,水月石中的一个画面让曹铿感到一阵心悸。

        只见水月石中,孟驹跟韦鲸二人联手的一次空中伏击被杨万里看破,杨万里当空一拳砸中孟驹,这看似普通的一拳却直接将孟驹的脑袋砸得粉碎。

        昆吾府府主孟驹当场毙命。

        “这杨万里太奇怪了……”

        曹铿心惊之余无比感慨道。

        “除了攻打的天井关的仙盟子弟,全部前往燕巢关驰援,我允许你们动用任何手段务必杀了杨万里。”

        他当即用传音符给各府传达命令。

        杨万里这一拳把曹铿刚刚连破秋水两关的好心情全部砸的粉碎,他甚至有种非常的不好的预感,那就是这杨万里极有可能成为他这次攻打秋水最大阻碍。

        “对了,阎狱的人呢?怎么还没动手!”

        他把目光挪到那块影射白石山场景的水月石,因为在原本的计划之中,对付杨万里的就是阎狱的人。

        之前他还不明白,为何阎狱一直执着于这个人,他们甚至在同仙盟的谈判之中放弃了一切好处,只要求仙盟把杨万里这个留给他们。

        不过令曹铿失望的是,直到此时这块水月石上依旧什么都没有漆黑一片,很显然这是因为阎狱的人还没打开水月石的封印。

        “该死!”

        而就在他准备用传音符联系阎狱那黑白二使之时,那原本暗着的水月石突然亮了起来。

        只见在这块水月石头中,一个浑身血肉模糊,满是伤口的高大男子被粗大锁链悬吊在白石山山崖的崖壁上。

        “抱歉,白云观那大弟子闹腾的厉害,这水月石打开得晚了一些。”

        曹铿那忘记关上的传音符中传来了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

        “我们的好戏要开场了,有劳曹盟主将这画面投射到秋水的上空。”

        那声音邪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