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二百九十九章 吾等甘愿为秋水赴死

第二百九十九章 吾等甘愿为秋水赴死

        秋水燕巢关。

        从白云观沿着下山的小路走下来,只需要笔直地往下走,便是闲庭漫步地走,也只需两三炷香的功夫就能走到燕巢关。

        所以白云观附近的秋水弟子对燕巢关都极为熟悉,只是今日他们谁都没想到,这座四处山门关口中最破最小的城楼居然是最坚固的。

        同样地令他们没想到的是,那白云观观主,那个一直以来整日酿酒种地脾气很大老农,居然以一人之力抗住了仙盟三名府主的合力攻击,哪怕此刻又有两名异人加入,这白云观观主在他弟子的协力之下依旧不落下风。

        望着头顶虚像中他那刚猛无匹的铁拳,听着那一拳拳砸得空气爆炸的气爆之声,此刻正在秋水剑冢之中避难的那些弟子感到无比的安心。

        虽然外头打得非常激烈,但是在鲲之阵的保护之下,除却耳畔不时响起的风雷炮的轰鸣声,秋水群峦内部还算安宁。

        不过即便剑冢之内依旧平静如常,但是场内这一两千名弟子的脸上却多数挂着凄然萧瑟的神情,有的甚至埋头开始低声呜咽起来。

        这些在剑冢避难的弟子,基本上都是各福地最年轻一辈,像朱雀阁的牧凝霜跟水月居公孙鱼都在这里。

        这些在仙府威逼之下还愿意留下来的这些弟子,无疑都是对秋水抱着极深刻感情的,所以如今见到秋水受难,自己却只能在这里静坐着无能为力,怎叫他们不敢到憋屈难受?

        更何况刚刚那一战,十几名“异人”突如其来的加入,令他们那些在外围防御的师叔伯们死伤惨重,让这些原本看到了一点希望的弟子们突然如坠深渊,而守城死去的这些人,大多是各处福地德高望重的的前辈长老。

        “让我们出去吧,我们宁可战死,也不要在这里眼睁睁地瞧着他们替我去死!”

        “我师父死了,师兄也死了,我怎能如此苟且偷生?”

        “让我们出去!”

        眼睁睁地看着虚像中自己的师叔伯们殒落,有些弟子实在是无法再这么坐下去了,他们皆是一脸决然地高声叫喊着。

        他们叫喊的对象是在剑冢北面祭台之上站着的代掌门宋书文跟季真等人。

        “都给我闭嘴!”

        向来温和的宋书文忽然发火了。

        他这一声如雷霆般炸响在底下众人的耳畔。

        “你们这般寻死闹活,此等稚举,何其自私,何其可笑!”

        他大声指着底下叫嚷弟子质问道。

        “吾等甘愿为秋水赴死,这是大义!何来幼稚只说?代掌门实在寒了人心!”

        有人气愤地反驳道。

        “你是煮泉居的弟子吧?”

        宋书文看了那弟子一眼然后接着道:

        “你师父德云居士用性命给你换来的一线生机,你不珍惜却只把他当成苟且偷生,还说这甘愿赴死的胡话,这般幼稚之举,如何不可笑,如何算不得自私?你师父他的牺牲是大义,你此番去赴死,那只能算是无知、愚蠢!”

        他的声音在这剑冢的小山谷间掷地有声。

        “你们……”

        “算了。”

        正当宋书文还想再说些什么的时候,一个老人忽然打断了他。

        这个老人不是别人,正是孙武谋。

        底下的年轻弟子虽然都不认识孙武谋,但见他直接打断宋书文的话后,宋书文非但没有半丝恼怒反而满脸的恭敬,不由对这老人的身份开始好奇起来。

        “秋水立派数千年,今日这种情形也不是头一遭遇见,我跟你们一样,这条性命也是我师父给的,记着这份恩情便可。”

        孙武谋淡淡地扫了眼底下这群弟子道。

        孙武谋这番话说得很平静,但底下的弟子却听得群情激愤,一阵骚动。

        “话是这么说,但还不知道我们能不能熬不熬过得过今日呢。”

        可等那哗然之声渐渐平息之时,不知道是谁小声地沮丧地说了这么一句。

        这声音虽小,但道出了许多人的心声,虽然有诸多长老殊死抵抗,但天诛阵就悬在头顶,到底能不能够逃过此劫,许多人心里依旧是未知数,因而这声音在这寂静的剑冢却显得异常刺耳。

        不过这话更多的还是遭到了多数弟子的不满,同袍尸骨未寒之际说这种丧气话实在不应该。

        “你们大可放心。”

        而就在众人纷纷在人群中寻找说这话的到底是谁之时,孙武谋再次开口了。

        “我们这些老家伙,一定会让你们熬过今日,你们今日只需做一件事情,那就是记住今日秋水之耻,今日秋水之恨,等那来日,请诸位回来将这今日之耻千倍奉还。”

        只见他接着道。

        孙武谋说话的声音一直不大,但他说的每一句话都让在场弟子感到心头一阵颤动。

        望着台上那看起来已近垂暮的老人,底下刚刚那些担心是否活得过今日的弟子脸上忽然感到一阵灼热,要让一群已经堕境的老人来保护叫他们如何不感到惭愧?

        也在同一时刻,底下原本只是在打量孙武谋的秋水弟子们忽然发现剑冢的祭台之上多出了许多老人,非但如此更是有越来越多的“陌生”老人来到剑冢,然后顺着祭台的阶梯走上那高大而宽广的祭台。

        这些老人虽然大多弓腰驼背、头发花白,但仔细一看,这些老人的眼神一个比凌厉,有几个人更是周身气势骇人。

        这些分明已经没有半分修为的老人,忽然让底下坐着的年轻弟子们感到了一阵心惊,他们不自觉地纷纷站了起来。

        “我们秋水什么时候来了这么多老头?”

        他们一面心惊一面诧异道。

        ……

        “孙老刚刚那番话受教了。”

        宋书文站在孙武谋面前神情异常恭谦道。

        “没什么。”

        孙武谋笑着摇了摇头。

        说完他先是转头看了一眼正在招呼着走上祭台那一群老人的钱潮生他们,然后再抬头看向头顶的虚像。

        “真是苦了大先生。”

        看到一面虚像之中大先生一人独守天井关的场景,孙武谋叹了口气道。

        “还有白云观的杨老。”

        宋书文望着那方投射着燕巢关场景的虚像满怀感激道:

        “这里最有资格走的就是他了,却没想到他居然帮我们秋水守到现在。”

        “在等一炷香,只需要一炷香的时间,他们就可以撤回了,到时候就交给我们这帮老不死的吧。”

        孙武谋拍了拍宋书文的肩膀道。

        “嗯。”

        宋书文没有看孙武谋,只是像个孩童那般默不作声地点了点头。

        “那,那是什么?!怎么又出来一道虚像!”

        忽然,台下的弟子中爆发出一阵惊呼。

        “那是白云观的老三?白云观的老三怎么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