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三百章 一拳对一刀

第三百章 一拳对一刀

        燕巢关。

        此时仙盟云船上的士兵皆是一脸惊惧神色,他们难以置信地看着昆吾府府主孟驹那具无头尸体从空中坠落地面,甚至没人生出哪怕一丝上前抢夺孟驹尸体的念头。

        究其缘由,皆是因为燕巢关前空地上站着的那个老人——

        白云观观主杨万里。

        这些仙盟的士兵中多数是仙府的修者,虽是散修,但对于秋水门中的强者也都若有耳闻。

        可眼前这个老人,在他们得到的消息跟情报中,从来都不过是一个种地的老头,虽然仙田经营有方,让秋水每年获益颇丰,但如何都没法将他跟一个修为奇高的强者联系在一起。

        但刚刚那一幕,仙盟两名府主的夹击之下,非但没讨得半分好处,最后昆吾府府主孟驹还让他一拳砸碎了脑袋就此殒命,众人心中骇然地想道:“这孟府主已经半步踏入了太上真人的境界,能一拳将其击杀便是圣人境的修者也不过如此吧?”

        同样心生惧意的还有元洲五芝府府主韦鲸,气喘吁吁的韦鲸一面拼命压制体内翻涌的血气,一面开始准备联络曹铿支援。

        此时他已经退回到了云船之上,并且第一时间命令所有云船船队的风雷炮将炮口瞄准杨万里,这一番交手下来他发现地面上这个静静地站在那里的老头着实恐怖。

        而上一个让他用到“恐怖”这个词的,还是面对断头盟的那几个老头时候。

        刚刚那一次交手,是他跟孟驹蓄谋已久的一次攻击,为了这一次攻击他们不惜一直隐藏身上的怨力,最后韦鲸更是不惜以自己作为诱饵给孟驹制造出了一次最好的时机,可最后孟驹依旧殒命在了杨万里手上。

        两人配合的时机,攻击的技巧,都没问题,甚至最后利用怨力一瞬间提升一甲子的功力,即便如此还是失手,那在韦鲸看来只有一个原因:

        “我们在境界上被碾压了,这个杨万里很可能……很可能是圣人境。”

        他将他分析出这个原因原封不动地告知了曹铿,但这并不是他心里最终的猜想,杨万里那大巧若拙的拳法,甚至给他一种超越圣人境的错觉。

        “但圣人境之后不是应该叩天门了吗?”

        就在韦鲸心中疑惑未解之际,浩浩荡荡的两队云船带着轰鸣的雷声,一左一右地从他船队的两侧飞驰而来,而云船上的旗帜韦鲸很熟悉,赫然是瀛洲青莲府、长州辰巳府。除了两队云船,因为两道关口被破,鲲之阵急剧收缩的缘故,地面上已经有各个门派的大队人马朝着燕巢关蜂涌而至。

        见有两名府主驰援,韦鲸那颗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来,虽然此刻云船之上的他看起来很镇定,但若杨万里真的轰过来,他并没有信心能够拦住对方。

        不过即便是有两名府主协助,他心里依旧很没底气,他刚刚跟曹铿的要求是至少两名府主,另外他还需要魔族一名宫主,先前赶过来的几名魔族异人在跟杨万里交手一次之后便匆匆撤离,这让韦鲸一直怀恨在心。

        地面静静站着的杨万里却是没韦鲸想得那么多。

        他只是看了一样黑压压一片飞驰而来的云船船队,再看了眼头顶影射着大先生天井关场景的那道虚像皱了皱眉头然后收回了目光。

        “师父,大先生那边很不妙。”

        杨万里身后,李阑拿着一张硬弓走了出来神色凝重道。

        “大先生没问题。”

        闻言杨万里摇了摇头道:

        “这种耍小聪明的手段,是对付不了大先生的。”

        说到这里他转头看向李阑,神色疑惑道:

        “倒是你,从刚刚开始,一直就有些魂不守舍,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没,没有,只是秋水目前的形势让人有些不安。”

        李阑赶忙摇头道。

        “是不是老六出了什么问题?”

        杨万里自然不信李阑的话,之前没时间问,现在逮住机会自然不会放过他。

        “不是!”

        闻言李阑坚定地摇了摇头。

        “老六跟大师兄他们应该已经在剑冢了,师父你就放心吧!”

        他神情认真地说道。

        杨万里依旧不信李阑的话,但是此时此刻兵临城下,他也没时间去管那许多了。

        他已经答应徐鸿鹄帮他守住燕巢关,在敌军未退之前他是不会离开半步的,至于几个徒弟他已经无力顾及了。

        就在这说话间,前来援助的两名府主已经跟韦鲸汇合了,三队云船气势浩大地依次排列开来,风雷之力渐渐开始在三艘云船周围聚拢。

        杨万里转头静静地看着那三队云船没有再问李阑什么。

        逃过一劫的李阑在心里长长地吁了一口气,然后皱着眉头一脸苦涩地暗道:

        “大师兄,你跟三师弟可千万别出事啊,还有老六一定要平安回来。”

        ……

        五芝府队首的那艘主船上,青莲府的吕安知跟辰巳府贺邈向韦鲸抱了抱拳寒暄了几句。

        “老孟的尸体呢。”

        贺邈问韦鲸道,他跟孟驹关系不错,所以听说孟驹遇害便主动请命前来助战。

        “在下面。”

        韦鲸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指了指地面杨万里站立的位置,此时孟驹那具无头尸正随意地被丢弃在杨万里身前。

        顺着韦鲸手指的方向看过去,贺邈的脸色当即变得无比冷冽,周身毫不掩饰地涌出一道道慑人的杀意。

        “杀老孟的杨万里就是那个老头?”

        贺邈问道。

        “是他。”

        韦鲸皱了皱眉,看得出贺邈此时有些被愤怒冲昏了头,因而接着劝几句道:

        “贺府主你切莫冲动,对付这杨万里我们须得从长……”

        “从长个屁!”

        还没等韦鲸说完,贺邈粗鄙地大骂了一句把他的话打断了。

        “连同袍的尸首都不敢拿回来,我们仙盟的人活得还真窝囊!”

        说完根本就不给韦鲸跟吕安知拉住他的机会,直接提着手中的大刀跳下了云船。

        “杨老儿,我贺邈今日定要在这十州修者面前将你碎尸万段,报我孟兄断头之恨!”

        他双手握刀,接着高高跃下之势,一面嘶吼一面一刀劈向杨万里。

        ……

        “师父让我来!”

        看着贺邈从天而降劈下来这无比凶狠的一刀,还没等杨万里动手,他身后的李阑当即搭箭拉弓对准了贺邈。

        “不用。”

        杨万里身子微微一蹲,赫然摆出了一个打虎拳的起式,然后淡淡地说道:

        “你封住那些风雷炮即可。”

        言毕贺邈的刀已然离他不过百米,这一刀看似直来直去没什么变化,但就是这一往无前的刀,已然有假天地之势的姿态,虽无变化,但同样封住了对方的变化,唯有正面抵抗,简而言之就是硬碰硬的一刀。

        纵使如此,杨万里的脸色依旧波澜不惊,只见他脚力一沉地面猛然一颤,然后平淡无奇的一拳由他肋下缓缓地送出,就如俗世锻炼身体的老人打的拳一样软绵无力。

        “杨万里,欺人太甚!”

        见杨万里如此应付自己这一刀,贺邈不禁大怒。

        “我一刀劈了你!”

        此时他刀势已成,漫天的恶云跟着他这一刀席卷而来,他这一刀好似将整天片都拉扯下来了一般,刀还未至一道道刀气犹如暴风骤雨般朝着地面侵袭而下。

        “贺府主这一刀浑然天成,不愧是刀王!”

        “没错,这一刀或许可以……”

        看着贺邈这一刀,韦鲸心里生出一丝希望,他对贺邈擅自行动的不满随之烟消云散。

        眼见杨万里就要被这一刀斩成灰飞,一阵山风忽然从燕巢关内吹了出来,原本被贺邈刀气压弯了的树木随之直起了身子。但令韦鲸跟吕安知目瞪口呆的是,随着这一阵山风吹过,一个足有四五十丈高的虚影忽然伫立在了杨万里的身后,而这巨大虚影摆出的动作跟杨万里一模一样!

        只见杨万里一拳挥出,那与他做着同样的动作的巨大虚影也跟着一拳挥出,只不过它的这一拳威势就要比杨万里那一拳大许多、快许多!

        这一拳就像是由无数道飓风包裹而成一般,带着刺耳的气爆之声迎着贺邈那一刀砸去。

        这一“拳”一刀撞击在一起直接激起了一阵雷暴,随着一声巨大的爆炸声,整个燕巢关一阵猛烈晃动,而燕巢关头顶原本遮天蔽日的恶云尽数消散。

        随着尘埃落定,吕安知跟韦鲸开始寻找杨万里跟贺邈的身影。

        他们很快就找到了杨万里,因为杨万里的位置根本就没有动过,自始至终他都静静地站在那里。

        没过多久,他们也在一片尘雾中看到了贺邈,不过相比神态自若的杨万里,贺邈此时的情形却是有些不妙,他手中那长刀断成了两截不说,浑身上下还都浸满了血迹。

        这情形一看就是身受重伤征兆。

        “风雷炮掩护!”

        没怎么犹豫,吕安知跟韦鲸直接从船上跃下去搭救贺邈,看了刚刚杨万里那一拳,他们非常清楚,如果贺邈死了,以他们两个的实力根本挡不住杨万里。

        漫天风雷炮随着韦鲸的这一声犹如雨点般落到燕巢关。

        站在杨万里身后的李阑随即拉弓,弓上的箭矢迎着一道道风雷炮的落下射了出去,那绑缚着符箓的箭矢随即一分为十,准确无误帮杨万里化解朝他射来的风雷炮。

        看着被李阑箭矢挡住的一道道风雷炮,正扶起贺邈的韦鲸气得牙痒痒的,就是因为李阑的存在,他身后云船上的风雷炮一直没起到作用。

        “师父你刚刚那一拳当真解气!”

        李阑一面搭箭一面笑道。

        不过令他意外的是,杨万里对他的话丝毫没有反应。

        “师父?”

        再次射出一箭的李阑疑惑地朝杨万里看了过去,发现杨万里正抬头看着天空。

        于是李阑好奇地顺着杨万里的目光看去,只见杨万里看的那个位置不知何时又出现了一道全新的蜃楼虚像,而在这虚像之中李阑看到了一个他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面孔——

        三师弟李长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