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三百零一章 把我留在这里,你会后悔的

第三百零一章 把我留在这里,你会后悔的

        望着虚像中被一条条粗大的铁索吊在崖壁之上的李长庚,李阑早已面无血色,因为惊恐与愤怒,他的瞳孔骤然放大。

        “三师兄出事了?!大师兄呢,大师兄在哪?”

        他目光无比焦急地在虚像中寻找着。

        “你果然有事情瞒着我。”

        而静静地仰头看了那头顶的虚像许久之后,杨万里终于重新把目光放下,他神色如常地看了李阑一眼。

        “没有,没有什么瞒着您。”

        从慌乱中冷静下来的李阑坚定地摇了摇头。

        “那老三是怎么回事?”

        杨万里看了眼头顶虚像问道。

        “老三那是老三的事,与您无关。”

        李阑转过头不敢正视杨万里的眼睛,与他此刻平静神色相反的是他那握住弓箭颤抖着的双手。

        他自然是没有说实话的,尽管三师弟被抓,大师兄不知去向,让他刚刚一瞬间差点动摇,差点崩溃。

        但冷静下来之后,通过眼前的画面,他再次确认了当日四师弟来信的内容属实。

        毫无疑问,这一整件事情都是阎狱布的一个局,从四师弟无意中得到那个关于师父的消息开始,这个局最重要的一环就已经完成了。

        而正因为如此,正因为看到了阎狱为了抓到自己师父,不惜向他们透露了这个足以让十州哗然的消息以此诱惑他们入局,让他确信那条关于师父身份消息是真实的,只有这种身份,才能值得阎狱为了一个杨万里,在这几百年间不惜与秋水为敌,更是冒着消息泄漏的风险诱惑他们师兄弟几个出手,只为了让杨万里走出秋水。

        所以算是让他们再选一次,他确信大师兄跟他仍旧会选择这么做,此刻被吊在崖壁的三师弟也会这么做。

        “那老三怎么办?”

        杨万里一面重新摆好了出拳的架势,一面淡淡地问道。

        “大师兄会救老三的,您不用操心。”

        李阑目光决然地再次搭箭拉弓。

        “我好歹是你们的师父,总不能视而不见吧。”

        杨万里终究还是叹了口气,虽然李阑不说,但自己这些徒弟瞒着他做了些什么,但当他看到虚像之中那几名阎狱鬼差的身影,他就差不多明白了,他跟这阎狱之间的那点事,还有谁比他自己更清楚?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这一次阎狱居然从他几个徒弟身上下手,而且挑了这么一个时机。

        “请师父您相信我们,相信大师兄,他一定会把三师弟带回来了的。”

        李阑眼神决然地一箭射出,冲散朝着他们飞射而来的风雷炮。

        “我与徐鸿鹄有约要替他守着这燕巢关,一时半会是走不开了,你去救你三师弟吧。”

        杨万里沉默了一下,然后上前拍了一把李阑的肩膀。

        “有你在胜算大些,就算不行也能多拖一会儿时间,你放心,没抓到我之前他们不会伤你三师弟性命的。”

        他的语气少有地柔软了起来。

        “不行!”

        闻言李阑一脸倔强地摇了摇头,然后迅速搭箭,异常迅猛地跟着一箭射出。

        “我不会走,你也不能下去。”

        他异常坚定地说道。

        李阑十分清楚,只要他走,杨万里跟着就会过去,然后换他们师兄弟几个回来,但是只要他在这里,杨万里顾忌他的安危就一定不会走!

        “唉……你们几个啊。”

        杨万里再次叹了一口气。

        与此同时,杨万里师徒二人对面,被韦鲸跟吕安知救起来的贺邈算是缓过一口气上来。

        很显然,杨万里刚刚那匪夷所思的一拳让几人仍旧心有余悸。

        “那虚像之中的可是杨万里的弟子?”

        贺邈问吕安知道。

        “是他的三弟子李长庚。”

        吕安知看了一样那虚像中的李长庚皱了皱眉道。

        “呸!阎狱这些不人不鬼的东西,就会使这种见得不得人的把戏!”

        贺邈有些厌恶地道。

        “手段虽然不算光明,但特殊情况当特殊看待。”

        韦鲸的脑筋就要比贺邈活络得多。

        “这杨万里的实力已然超出我们所有的情报,这么下去恐怕等到天诛阵完全开启也无法破开这鲲之阵,倒时候我们就只能完全依靠天诛阵了,但这样一来秋水就当真什么都没有,甚至还有可能毁了秋水底下那东西,所以你我应当机立断,借着这杨万里分心的时机一举拿下燕巢关!”

        他语重心长地劝慰道。

        “韦府主说得有道理,天诛阵完全开启状态,是不分敌我的,到时候我们仙府将士恐怕都要损失不少,贺府主切莫妇人之仁。”

        吕安知也在一旁劝着。

        “纵是贺府主不愿乘人之危,但孟驹断首之恨我们总不能不报吧?”

        他又接着说了一句。

        也正是这一句话让贺邈下定了决心。

        “刚刚贺兄跟那杨万里交手之时,我在一旁看了一下,虽然贺兄落了下风,但也同样逼出了那杨万里留着的后招。能逼出他的后招,也就是说贺兄的刀是伤得了他的,而且贺兄的怨力丹还未服用。”

        看到贺邈的神色松动,韦鲸马上接着道:

        “接下来便只需要吕府主牵制住李阑,我来给贺兄制造出刀时机,再辅之风雷炮,皆是贺兄找准时机服下怨力丹定可一刀斩了此人!”

        “服下这怨力丹,我半个时辰之内的确可以涨一甲子的修为,不说能一刀斩了那杨万里,将其重伤总是不成问题的。”

        听了韦鲸的话,贺邈皱了皱眉。

        “但是,这杨万里那诡异的拳法毫无破绽,我出刀的时机,韦兄如何找的准?”

        他疑惑道。

        “贺兄放心,一切交给我,你定会帮你找准这时机。”

        韦鲸十分自信道。

        说完他不经意地瞥了一眼头顶的虚像中的李长庚。

        不得不说这韦鲸心思非常缜密,他只说他来帮忙寻找出刀的时机,但并未说他这找寻时机的方法就是来自头顶的虚像中的李长庚。

        因为很明显,阎狱将这李长庚挂在悬崖上影射到此处,就是为了给杨万里看到,让他失去分寸的,也就是说他们不会让李长庚就这么安稳地吊在悬崖之上,他们肯定会有所动作。

        而当他们有所动作之时这时机也就到了。

        三人相互交代完彼此要做的事情之后,贺邈一口服下一颗漆黑的丹药,很快一道黑气从他嘴角溢出,他一对瞳孔瞬间扩大了几分,颜色也由深棕变作了黑色,而周身气势更是陡然暴涨,随即就见他拔刀而出,双手握刀躬身站立在船头闭目蓄势,尽管他一动不动,但身后那被他刀气绞乱扭曲的云层却昭示着他这一刀的恐怖。

        而韦鲸跟吕安知则按照计划,在风雷炮的掩护之下跳下云船,两人分头朝着杨万里跟李阑破空而去。

        安静不到片刻的燕巢关,重新响起了隆隆的炮火声跟兵刃相撞的刺耳声。

        跟计划的一样,吕安知非常聪明地开始熟悉李阑手中弓箭射击的节奏,熟悉他出手的时机,而韦鲸更多的则是在风雷炮的掩护之下开始远远地在杨万里四周游走,一面获取更多那诡异拳法的情报,一面不时地将目光看向头顶的虚像,等待着时机的到来。

        没过多久,那虚像中原本一直静止不动的画面忽然猛地一颤,只见一根黑色长矛嘭的一声射向了吊在悬崖之上的李长庚,长矛射中了李长庚的肩头,直接从刺穿肩胛骨钉在了悬崖的岩壁上。

        紧接着,一声撕心裂肺痛苦叫喊声穿破蜃楼虚像传到了燕巢关。

        “上!”

        同一时间,韦鲸几乎是本能地大喊了一声,拔出腰间长剑,不顾生死地一剑刺向杨万里。

        另一头的吕安知也不在与那李阑慢慢纠缠,直接一口气调用所有真元扑向了李阑,甚至不惜挨了李阑一箭。

        而船头的贺邈,听到吕安知口令的第一时间睁开了眼睛,随即刀势猛地一沉,直接将身下的云船压得下坠了十几米,然后整个人随着这猛地下沉的刀势高高跃起,一刀毫无保留地劈向了杨万里。

        三人的配合天衣无缝,而韦鲸选择的这个时间也非常准确,因为纵使杨万里内心如何坚毅,李长庚的这一声哀嚎还是让他动摇了。

        也就在这动摇的一瞬,原本一剑刺向他的韦鲸忽然从他眼前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贺邈修为暴涨一甲子后全力的一刀。

        等杨万里的目光落到贺邈这一刀上的时候,这一刀已经离杨万里很近了,近的只剩下一刀的距离,因为距离很近贺邈甚至还能看见杨万里眼中那还未来得及散去的落寞跟悲戚。

        这么短的距离,在贺邈看来杨万里绝望逃脱的可能。

        如同贺邈预计那样,面对自己这一刀,杨万里一动未动。

        轰的一声,在这巨大的刀势之下,杨万里身后的燕巢关犹如飓风过境般,树木折断枯枝横飞。

        但马上让贺邈奇怪的时,杨万里依旧在他面前一动不动。

        他低头一看,不知何时杨万里那只枯瘦的老手,紧紧握住了他的刀,锋利的刀刃划破了他的手心,鲜血顺手手掌一直流到了袖口中。

        当然,这一刀,也仅仅划破了杨万里的手心。

        而后贺邈清晰地听见杨万里像是自言自语一般地叹了口气道:

        “我隐瞒这身份只为了让你们安全一些,却不想最后反倒是害了你们,也罢,也罢……”

        说完,贺邈就只见杨万里那枯瘦的身形忽然猛地暴涨开来,眨眼间变成了一个身高十尺,一头银发的,眼瞳赤红,肌肤如玉,面庞俊美的异域男子。

        “这是什么鬼东西?”

        被眼前的情形忘记了自身处境的贺邈一脸惊愕道。

        “看来这世上已经没有多少人见过我们这一族了吧。”

        杨万里冷冷地俯视着贺邈。

        “给你一个机会。”

        他微微下蹲,像先前那般做出一个打虎拳的起式。

        “我数到三,你若能活,我不杀你。”

        他看着贺邈淡淡地说道。

        “快逃!”

        贺邈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耳畔已经传来了韦鲸声嘶力竭地呼喊声。

        “一。”

        杨万里开口。

        闻声,贺邈求生的本能让他调用起了丹田内的一切真元,然后全部灌输到自己双腿,然后砰的一声,猛地一跃而起。

        “好险,好险。”

        一跃几十丈的贺邈死里逃生地喘了口气。

        不过他这一口气刚喘完,就只感到自己的身体忽然背身压住了丝毫动弹不得,他不解地扭过头去一看,只见身后原本应该还在数数的杨万里忽然出拳了。

        “你……不是说数到三吗?”

        “绝望吗?”

        杨万里没有回答贺邈而是反问了一句。

        而后,贺邈还没来得及回答,就被杨万里这一拳涌出来的罡风撕得粉碎,但这一拳的威势并没有停止,它笔直地将贺邈身后的一艘云船砸得粉碎。

        “我答应给徐鸿鹄,帮他守住这燕巢关,所以我不会下山。”

        重新站直身子的杨万里看着头顶的一枚水月石,面无表情地说道:

        “但曹铿,把我留在这里,你会后悔的,我燕巢关前绝无你仙盟立足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