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三百零二章 恭请吾族千臂古神君临

第三百零二章 恭请吾族千臂古神君临

        纵使没有用传音符,杨万里那雄浑的声音也依旧传达到了曹铿的耳朵里。

        而杨万里话音方才落下,水月镜中接下来发生的一幕,让曹铿终于意识到阎狱给自己招惹了一个什么样的怪物。

        只见此刻这身形好似传说中异域之人的杨万里忽然闭上双眼双手猛地合十,一声大吕黄钟般的撞击声透过他的双掌穿破层层空气撞向曹铿身下的云船,引得云船一阵颤动,而那杨万里身后的虚像也跟杨万里一样做出了这个动作,只是他做出这个动作时引发的震荡远胜于杨万里,在这巨大的震荡的诱发之下,一条条云船直接启动了船身防御阵法,这依次展开防御阵法的云船犹如那接连倒下的骨牌一样,看起来颇为壮观。

        也就在那虚像双掌合十的一插那,杨万里猛然睁开了双眼,那一对赤红的眼瞳满是愤怒地怒吼道:

        “恭请吾族千臂古神君临,助我杀尽此方宵小!”

        这一声听起来令人浑身颤栗的怒吼之后,一声声犹如空间撕裂的声音在燕巢关前炸响。

        随后就见那杨万里身后的虚像忽然猛地生出无数条手臂,而这每一条手臂都跟此刻的杨万里一样怒拳紧握。

        接着杨万里身子一躬,双腿微微下顿,毫无征兆地一拳轰出。

        而他身后那千臂虚像跟他一样也是一拳轰出,只是这虚像的“一拳”更像是千军万马一般,携着千万道奔腾的罡气朝着燕巢关前围拢的仙盟云船跟地面的军队轰击过去。

        轰!

        一阵轰隆的爆裂声过后,脸色有些许发白的曹铿只看到,水月镜中的那一条条云船上的防御阵法犹如瓷瓶做的一般直接被这一拳砸碎,而挡在最前面的那一排云船更是直接粉身碎骨,而地面上那些原本准备伺机而动的十州宗门修者们,直接被一拳的罡风掀翻,有的甚至当场身死。

        可怕、可怖、可恨。

        一瞬间,曹铿的脑海中回荡起这几个词。

        但更可怕的是,这一拳之后杨万里丝毫没有收手的意思,他的拳头再次抬起很快又是一拳砸出,这让还未从刚刚那一拳造成的伤害中缓过神来的仙盟子弟直接陷入了绝望。

        不过这时候,韦鲸跟吕安知这两名府主站了出来,周身黑气四溢的两人,毫无保留地祭出了各自最强的一剑,总算是堪堪挡住了杨万里这一拳。

        但就在他们以为身后的云船总算有了一丝喘息的机会可以重新布置阵法的时候,他们就绝望了。

        因为他们发现,刚刚挡出的那一击并不是杨万里这一拳的全部,简单来说就是他们原以为杨万里身后那虚像的拳头只能同时挥动,但接下来杨万里身后那虚像犹如排山倒海一般,一波接着一波的拳法冲击让他们意识到刚刚的想法是多么的愚蠢跟无知。

        杨万里不但可以单独控制身后那虚像千条手臂中的任何一条,而且还能让那每一条手臂出拳所用的拳招毫不雷同。

        在此之前,韦鲸跟吕安知都自诩十州顶尖强者,但此刻面对杨万里,他们忽而觉得自己不过是蝼蚁。

        接下来,两人很有自知之明地开始领着云船船队撤退,但在那犹如杀神一般杨万里追捕之下,不过片刻光景三府的云船船队便损失了四成。

        最后两人一直退到燕巢关外,杨万里的追击才算停了下来。

        看着眼前此刻已经没有人仙盟弟子的燕巢关,韦鲸跟吕安知苦笑着相视了一眼。

        他们不约而同地想起了刚刚杨万里那句:“我燕巢关前绝无你仙盟立足之地。”

        ……

        “幸苦韦兄跟吕兄了,两位暂且在怪外休整,我马上派人来援助二位。”

        不过身为十府仙盟之主,曹铿还是很快就从震惊中清醒过来了,他看着水月镜中狼狈的两人传音道。

        “援助,如何援助?我们已经折损两名府主了。”

        韦鲸不是一个轻易气馁的人,但是眼前的杨万里当真是让他从心底升起了一股惧怕之意。

        “你曹盟主恐怕早就知道了吧?”

        他冷笑着传音愤怒地问道:

        “十尺身形,双目赤瞳,肌肤如玉,发丝如雪,信奉太古之神,这杨万里分明就是天衍族人!你明知这秋水藏着这妖孽一般的天衍族还让我等赴死是何居心?!”

        “我也被骗了,在此之前并不知道这杨万里就是天衍族,你很清楚,你们死了对我没有任何好处。”

        曹铿声音不大,但是冷静得可怕,这让满心愤慨的韦鲸也跟着冷静了不少。

        “你放心,此役之后,我定会有些人给我们仙盟一个交代。”

        他接着道。

        “我在青莲仙府百余年,跟秋水接触得也不算少,但也被这杨万里骗了。”

        韦鲸旁边的吕安知摇了摇头。

        “这不能全怪曹盟主。”

        他劝解道。

        “那接下来该怎么办?以这杨万里的修为,恐怕就是我们十府府主齐聚也不一定是他的对手。”

        稍微冷静下来一些的韦鲸皱眉问道。

        “你有没有发现,你们退出燕巢关之后这杨万里就没有再追出来。”

        曹铿不答反问道。

        “你是想说杨万里出不了燕巢关?有何证据?”

        韦鲸疑惑道。

        “阎狱。”

        曹铿一边看了眼阎狱的人扣押李长庚的方向,一边冷冷地说道。

        虽然曹铿只说了阎狱两个字,但心思缜密的韦鲸马上就醒悟了过来。

        “难怪这帮人不愿意靠近燕巢关,这鲲之阵根本就是他们的借口,他们早就知道李长庚是天衍族的人!”

        他恍然大悟道。

        “但,若是这杨万里一直龟缩在燕巢关不出来,我们岂不是永远都破不了燕巢关?”

        他马上接着问道。

        “莫急,既然这阎狱花了这么大代价想要抓住那杨万里,他们肯定不会罢休的,我们静观其变就好,若是到了最后实在不行,那就只有动用黑船了。”

        曹铿淡淡地说道。

        闻言韦鲸跟吕安知皆是一愣,然后两人不再言语。

        ……

        关上传音符,曹铿原本那波澜不惊的脸忽然露出一抹浓郁的怒意,一下子损失两名府主如何不叫他生气?

        “你们早知道这杨万里是天衍族的为何事先不提?”

        打开那只跟阎狱沟通的传音符,曹铿压抑着心头的怒火道。

        “抱歉啦,抱歉啦,我们也没想到你们会那么卖力的攻打燕巢关。”

        让曹铿意外的是传音符的那边说话的并不是黑白二使,而是一个有些稚嫩的年轻人的声音。

        但马上,对方那轻浮的声音便勾起了曹铿的怒火。

        “我们死了这么多人,你一句抱歉就可以了吗?让你们黑白二使出来说话,你没有资格跟我说话!”

        曹铿怒道。

        “哦?你知道你是在跟谁说话吗?”

        那头的声音骤冷。

        这声音里的寒意好似从传音符中透过来了一般,让这头的曹铿一愣,整个人像是被冻结了一般。

        还没等他开口,传音符那头的年轻声音接着道:

        “早就知会过你们燕巢关交给我们阎狱,你们自己多管闲事就不要怪我阎狱了,在那边安分一些吧,我们只要杨万里,别的不会跟你门抢。”

        这话一说完,杨万里手上的传音符便冒出一道火焰然后自动焚毁了。

        很显然,这是被阎狱那头的人毁去的。

        看着手心燃烧着的传音符,曹铿先是一愣继而大怒,暗恨道:

        “等我搞定这些宗门,下一个就是你们阎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