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三百零四章 白使的三个请求

第三百零四章 白使的三个请求

        “大鱼没等来,来了一只小虾米,扫兴。”

        白石山山腰一处平坦开阔地带,一名容貌妖异的紫衣蓝瞳青年坐在一间凉亭里,他有些失望地看着山脚迎面走来的张安泰。

        青年以手托腮斜躺在一张梨木椅中,身旁放着一张小圆桌,圆桌上果蔬茶饮一应俱全。

        在他的身侧黑白二使一左一右面无表情地站坐着,身前则齐刷刷地站立着浑身散发出一股浓烈寒意的四名甲等鬼差,而他身后就是那吊着李长庚的崖壁。

        见到从路口走过来的李长庚,四名甲等鬼差警惕地往前走了几步,然后就见到几名乙等鬼差带着领着两队十五六人的丙级鬼差跟丁级鬼差迎了了过去。

        再说张安泰。

        来到这白石山的山腰之后,他只是远远地看了眼崖壁上吊着的李长庚,而后就面无表情地径直朝着崖壁下面走了过来。

        见到那一队朝着他围拢过来的鬼差,张安泰丝毫没有躲闪的意思,一面戴好一副拳套,一面快步朝着那两队鬼差冲了过去。

        张安泰用的是杨万里所授的打虎拳,与李云生之前那半生不熟的打虎拳不同,此时张安泰的打虎拳已然炉火纯青,每一拳都带着开山裂石之劲,但凡被他拳头砸中的鬼差都直接被这巨大劲道震得骨骼粉碎。

        虽然张安泰的脸上看不出喜怒,但是这拳头,分明是带着汹涌的怒意,无论是面对的是那种级别的鬼差,他都没有半分留手的一丝。

        眨眼之间,随着一声声犹如闷雷般的开山裂石之声,这十五六名鬼差,就只剩下两三四名乙等鬼差还在苦苦直撑着了。

        因为这几个鬼差边打边退的缘故,此时张安泰已经距离那妖异的蓝瞳青年不足五十米了。

        那妖异青年在见到自己的手下一个个倒下之后,非但没有半点恐慌,神色反而从刚刚那副百无聊赖的模样转作了兴致盎然。

        “没想到他们说的居然是真的,你这拳头居然能破我们鬼差的鬼气,有趣有趣。”

        他遥望着张安泰笑道。

        阎狱先前诱捕李长庚的时候,这青年并不在场,只是听闻了一些张安泰的事情,并未亲眼见到因而此刻才会如此讶异。

        “有趣?”

        张安泰冷笑了一声。

        一向神色和善的张安泰,此时露出了一个无比冷漠的表情。

        话音才落,他的身形忽然从原地消失,然后以一个异常诡异的轨迹出现在了一名乙等鬼差的头顶,然后一拳对准那名乙等鬼差的头颅砸下,瞬间这名鬼差的脑袋就跟西瓜一样爆裂开来。

        刚刚这一手诡异的身法,赫然便是白云观的《行云步》,相较于李云生计算之繁杂,张安泰的行云步颇有化繁为简的趋势,每一步都无比简单而但却精准无比,很明显是无数日夜苦修的结果,这种长时间积累的经验是单纯天赋无法弥补的。

        再说,另外两名鬼差反应得很快,手中长刀跟那一条条鬼气所化的锁链将张安泰去路完全封死。

        不过张安泰似乎早就看穿二人的攻击的路数,如同一道幻影般从这密集封锁中钻了出来,然后打虎拳顺着行云步之势一拳砸在一名乙等鬼差的后心,那猛烈的劲道直接震碎鬼差身上的鬼气,将其一拳毙命。

        当张安泰要对剩余最后一名乙等鬼差动手的时候,那青年身前的两名甲等鬼差身形一闪,几乎同一时刻拦在了张安泰身前。

        相较于乙等鬼差,这甲等鬼差的实力比之高出了一个境界都不止,周身那一道道灰蒙蒙的鬼气,令人不由自主地遍体生寒。

        这两种鬼差虽然品阶上之差了一阶,但给人的感觉,确实是面对两种截然不同的生物一样,如果乙等鬼差是猎犬,那这甲等鬼差就是猛虎,是雄狮。

        先前张安泰就是在这几名甲等鬼差手上吃了亏,最后也才导致了三师弟李长庚被抓,所以面对拦在自己面前的两名甲等鬼差,他本能地后撤了一步,放弃了给那乙等鬼差最后一击。

        “不错,不错,你虽然资质一般,修为也一般,但这打架的本事却比仙府那些徒有其名的修者强多了。”

        那青年颇为赞许地站了起来拍了拍手,说完他还示意那两名甲等鬼差别急着动手。

        “你就是那算计我们师兄弟的人?”

        张安泰不经意地瞥了眼崖壁上的李长庚然后问那青年道。

        “正是。”

        那青年爽快地承认道。

        “你是阎狱的人?”

        张安泰接着问道。

        “算是吧。”

        青年犹豫了一下然后笑道。

        “这里你说话管用吗?”

        张安泰的目光在黑白二使身扫了一眼然后问道,除了这四名甲等鬼差,张安泰最为忌惮的还是青年身旁这两名一直把脸藏在斗篷里的人,反倒是这青年身上并没有流露出太多让他忌惮的气息。

        “很管用。”

        青年笑看了一样身旁的黑白二使道。

        “那我们做个交易如何?”

        张安泰问道。

        “什么交易?”

        妖异青年道。

        “我跟我师弟交换,放了我师弟。”

        张安泰看了眼崖壁之上吊着的李长庚。

        “你跟你师弟谁吊在那里,有区别吗?”

        妖异青年笑问道。

        阎狱要的人是杨万里,所以正如这妖异青年所言,谁吊在那崖壁上没什么区别。

        “这样吧,反正我在这里等的也无聊得紧。”

        没等张安泰回答,那妖异青年伸了个懒腰道:

        “直接拿你跟你那师弟交换也没多大意思,不如这样,你若能答应我阎狱白使三个请求,然后还能走到那崖壁之下,我便放了你们二人如何?”

        他看了一眼身旁的白使嘴角露出一抹诡异的笑。

        “三个请求?”

        张安泰有些许不安。

        阎狱的手段他是听过一些的,大多匪夷所思,跟寻常术法不一样,所以当这妖异男子虽然只说是三个请求,但在张安泰看来定然不会那么简单。

        “你放心,这三个请求都不会害你师兄弟两人的性命。”

        妖异青年接着补充了一句。

        而他这话刚一出口,他身旁的那名黑使便手一挥,一根黑矛飞射而出将李长庚的另一只手也钉在了崖壁之上。

        “我答应你,但你必须起誓。”

        听着耳畔李长庚的痛呼声,张安泰终于还是答应了下来,他掏出一张立誓符扔给那妖异青年。

        虽然他很清楚事情不会这么简单,但对他来说已经没得选了。

        四名甲等鬼差或许他还能勉强应付,但这青年身后那黑白二使他到现在也看不透对方的实力,如果硬拼他的机会很小。

        “好。”

        那妖异青年捏着那张符箓嘴角不经意地勾起,而后指尖一搓那张符箓便在他手掌上燃起,他开始念道:

        “我愿立誓,若这张安泰能应白使三个请求走到崖下,我秦柯便放了他们二人。”

        他话才说完,那烧做灰烬的符箓里面钻出一道青气钻入他的手腕。

        “来吧。”

        做完这一切的秦柯有些迫不及待地看着张安泰说道。

        “白使的三个请求,这一定会很有意思。”

        他一面在心里想着,一面看了一眼身旁的那白使。

        随着他眼神的授意,那白使起身走到了张安泰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