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三百零七章 怨力跟真元融合之物

第三百零七章 怨力跟真元融合之物

        忘记自己此时还置身于湖底的李云生,开口的瞬间便被呛了一口水。

        不过令他诧异的是,呛了一口水之后,他的胸肺并没有那种撕裂感,这水流就好似那外面的空气一般被李云生吸纳然后吐出。

        不解的李云生当即本能地用神魂查探了一下自己的身体。

        这一看直接让他吓一跳。

        他只看到,无论是他的胸腔还是肺腑,都被一团团金色雾气填满。

        看着那团金色雾气,李云生心念一动,试着又吞了一口水,然后就见到呛入他胸腔的那一口水立刻被团金色雾气包裹住,眨眼之间就被分解得一滴都不剩。

        惊诧之余,李云生再次大大地吸了一口气,仍由水流从自己口中钻进来,他甚至吸入了几只几只鱼虾,可眨眼之间这些东西依旧被这一团团金色雾气包裹分解,这一团团金色雾气就像是有自己的生命一样,疯狂地吞噬着任何流入他体内的东西。

        “这是……什么东西?”

        李云生一脸愕然。

        他清楚的记得,在自己昏迷过去之前,自己体内的真元正在跟那一股怨力疯狂地排斥着,根本就不存在这些金色的雾气。

        “融……融合?!”

        李云生回想起昏迷前的记忆,脑中出现了一个词。

        他想起来了,就在他昏迷之前,脑海中出现了一个声音,让他将这股怨力跟真元融合。

        “难道这是怨力跟真元融合之物?”

        李云生有些难以置信地自言自语道。

        这么想着,他十分急切地将神魂感知的区域锁定到自己的经脉之中。

        紧接着他再一次被自己体内的场景给震撼了。

        只见在神魂的感知之下,他看到自己的经脉,变成了一条条无比夺目的金色溪流,当他的神魂沿着这一条条璀璨的金色溪流顺流而下时,很快他看到那块镶嵌在他经脉节点之上的麒麟骨。

        此时的这颗麒麟骨,就如同一片金色汪洋,浩瀚得看不到边际。

        而这金色的汪洋,在他体内有四个!

        “金色的真元?!”

        他无比惊愕的想道。

        对于真元的品阶,他也算略有了解,在那些秋水黄鹤楼的典籍之中,那令世人称道的紫色真元之上,传说中还有一道金色真元。

        关于这金色真元的描述,正史典籍中描述不多,倒是有不少野史中提起过,说这金色真元正是开天辟地清浊未分时的混沌之气,是最接近这天地本源之物,有重塑天地之能,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不过李云生倒是没想这么多,想到因为自己一时贪心妄图将徐鸿鹄留下的那道天门之内的灵气尽数吸纳,最后差一些引火自焚就不由得一阵后怕。

        在他看来,先不说这体内真元是什么,自己这般凶险的情形之下能够活下来,已经算是一件极其幸运之事,别的什么得失他已经没心思计较了。

        “对了,也不知道我昏睡了几日,恐怕那仙盟的天诛已经开始了吧!”

        他突然想起昏睡前得知仙盟要对秋水进行天诛的事情,当即双脚在水中猛地一蹬,整个人嗖的一声钻出水面。

        刚从水底出来,站立在水面的李云生就闻道了一股难以形容的的灼热气息。

        他抬头一看赫然望见,一个犹如血盘大口般的阵法不知何时出现在了秋水的头顶。

        “这难道就是天诛阵?”

        李云生一阵心悸道。

        他的神魂感受着头顶那如火山熔岩洞口一般的疯狂翻转搅动着的阵法上传来的阵阵冲击,心底已经有八成把握肯定那就是天诛阵。

        不过,很快他的视线就被他正前方视线内的一道蜃楼虚像吸引住了。

        看着那虚像中的画面,李云生不由得往前走了几步,然后双目圆睁地看着那画面。

        只见那虚像之上,一个老人手持一柄残剑独自挡在天井关前,迎接着一拨又一拨的攻击,而让李云生怒不可遏的是,那些围攻他的人的模样,就像是在调戏街头的老乞丐一般。

        那个老头,不是别人,正是李云生最为敬重的大先生。

        “大先生?!”

        怔怔地望着头顶那幅画面,疑惑跟愤怒同时在他心底升起,

        转瞬间,李云生的身影犹如闪电一般从水面弹起,然后就见他朝着天井关的方向脚踏破空符腾空而去。

        不过李云生没看到的是,就在他身侧被山峰遮挡住的天空中,有一幅令他更加愤怒,更加绝望的画面——满嘴血污没了一颗牙齿的张安泰,拖着他那条残腿爬向一具尸体,然后准备用手去拿那尸体下的污秽之物,在他的身旁阎狱的秦柯正一脸讥讽地哈哈大笑着。

        剑冢。

        此时剑冢之中,每一名秋水的弟子都在咬牙切齿地看着头顶白石山的那道蜃楼虚像。

        “我受不了,我要杀了这阎狱贼子!”

        有弟子痛苦地哀嚎了一声。

        “同袍受辱,我等岂有坐看之理!”

        随着这一声,其余的在场弟子都开始附和了起来。

        刚刚沉静没多久的剑冢又开始喧哗了起来。

        而这一次,剑冢祭台之上的宋书文跟一众老人都没有制止,他们任由这些秋水地愤怒地喧哗着,但同样地他们依旧没有放这些人出去的意思。

        因为他们很清楚,年轻人的愤怒需要发泄,但他们这些年长者必须冷静。

        “老头子们都到齐了吗?”

        孙武谋看了一眼身旁的钱潮生。

        “还有几个在路上,快了!”

        钱潮生神情冰冷,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道。

        他之所以面对孙武谋都没有好气,原因很简单,那就是愤怒,他非常非常的愤怒,对于那阎狱的行径。

        “杨老头,教出的这些弟子,有情有义,当真个个叫人佩服,我真的很羡慕。”

        孙武谋带着一丝敬佩之意看着画面中的张安泰。

        在他眼里,此时在地上趴着,为了自己师弟,吃着那污秽之物的张安泰,比这十州的任何修者身子都要站得直。

        “孙老头,你知道吗。”

        钱潮生看着那虚像对身旁的孙武谋道:

        “我第一次这么的痛恨堕境这件事情,我不甘心。”

        “你我,有你我能做的事情,没必要如此。”

        孙武谋拍了拍钱潮生的肩膀。

        “快意恩仇的事情就交给我这些后辈吧。”

        他忽然嘴角勾起道。

        “后辈?谁?”

        闻言钱潮生皱眉疑惑地看向孙武谋。

        见状,孙武谋咧嘴一笑,然后伸出一只手摊开手掌。

        只见他的掌心,一道金色的火焰突然升腾而起。

        “他……他熬过来了?!他没死?”

        钱潮生的脸上露出一幅震惊得无以复加的神色。

        “我们那孤注一掷成功了!”

        他喜不自胜地抱住了孙武谋的肩膀。

        ……

        而就在下一秒,一声声极有节奏的气爆之声出现在秋水的上空。

        众人只见,一个少年教他一张张符箓从头顶的天空疾驰而过。

        “李云生?!”

        剑冢之中,正当众人纷纷议论这忽然从头顶掠过的少年是谁的时候,牧凝霜忽然睁大了她那漆黑的眸子一脸惊愕地失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