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三百零八章 令人作呕的一剑

第三百零八章 令人作呕的一剑

        天井关。

        也就在李云生从湖底苏醒的同一时间,原本一直看戏状的幽冥府三名宫主,此时忽然开始准备对大先生动手了。

        三人让原本一直对大先生进行围攻的杨志诚跟许道宁退后,甚至没有让身后跟着的几名魔将动手,径直迈步御风走到大先生身前。

        “三个老家伙,眼见大先生真元被我们消耗一空,就来抢功劳,吃相也太难看了些吧!”

        望着三人提剑走向大先生的身影,杨志诚无比愤恨地说道。

        当他这话他也就敢在心里说说,别说他此刻真元跟怨力都因为跟大先生的缠斗耗尽,就算是真元充沛又有怨力协助的情况下,他杨志诚也不敢对眼前这三个恐怖的老家伙动手。

        “杨兄勿恼。”

        杨志诚身旁的许道宁倒是十分冷静,其实他此时的处境相比杨志诚也好不到哪里去,带来的一两百头狮鹫天骑,已经剩下不到六十头,可谓损失惨重,大先生的修为实在远超他们的预期。

        “正所谓穷寇莫追,那大先生此刻虽然看似穷途末路,但既然敢只身独守这天井关,恐怕身上还留了不少后手,他们三个讨不了什么好处。”

        他接着冷笑道。

        闻言杨志诚皱眉点了点头,此番跟大先生交手,让他切实地明白了以前十州对于大先生的赞誉所言非虚,不过交手半个时辰,对方便至少施展了百余种术法,正所谓狗急了还跳墙,谁知道这濒死的大先生会做出什么?所以许道宁的这番话他觉得很有道理。

        “也好,鹿死谁手还未可知,我倒要看看你们幽冥宫的有什么能耐。”

        杨志诚一面这么想着,一面将目光放到走向大先生的三人身上。

        ……

        “皎某久闻大先生美名,今日得见果然一身傲骨,实在佩服。”

        来到大先生跟前,玷苍宫的孔禹颇为真诚地对大先生拱了拱手道。

        不过横剑立在三人身前的大先生却只是淡淡地瞥了孔禹一眼并没有说话。

        此时的大先生气色很不好,远远看去就像是一个浑身上下满是伤口年迈体虚的老头。

        “你就是大先生啊,也不过如此嘛。”

        渊玄宫的皎訷就没有孔禹那么客气,看向大先生的神色充满不屑。

        “别废话了,你们三个一起上吧。”

        大先生冷冷地瞥了一眼皎訷然后提剑指着三人道。

        此时白石山上发生的那一幕幕,让大先生感到极度的愤怒,以至于非常急切地想要发泄胸中的怒火,哪怕他明知道自己的身体可能直撑不了多久。

        “我们魔族虽然没有那胜之不武的说法,但三打一这种事情要是传回了幽冥府,定是要被一些小辈看轻了的。”

        齐蛖冲大先生笑了笑。

        “不如这样,我知道大先生你最擅长开山剑、纵横方圆剑,还有那枯荣剑这三种剑法,我们三个这次便不用本源之力,然后任选其一轮番与大先生你比试如何?”

        他问道。

        这齐蛖在乎的自然不是什么被小辈看清,他这么做一方面是在拖延时间等待天诛阵开启,好让幽冥府在秋水防御破开之时,占据这最佳的位置第一时间将隐藏着身后山林中的魔族引入秋水,然后先于仙府占据秋水。

        第二个原因那就是单纯地想要羞辱一下大先生。

        之前他跟大先生虽然有过交手,对于大先生的实力也十分认可。

        但是在齐蛖看来,这些个修者个个都打从心底看不起魔族,对于魔族修炼人类剑术更是嗤之以鼻,觉得这不过是魔族沐猴而冠。

        所以齐蛖今天就像借着这个时机,借着天上那一枚水月石,借着秋水全知全能大先生的声望,用人类的剑术击溃人类最强的修者。

        简而言之,他想在十州人面前羞辱大先生,羞辱大先生也就是羞辱十州的修者们。

        “孔禹你开山剑练得最好,不如你就用开山剑诀跟大先生切磋切磋吧。”

        齐蛖也根本就没有想过要等大先生回答,因为很明显大先生根本没得选。

        “皎訷宫主你纵横方圆剑练得不错,就用纵横方圆剑吧,我那枯荣剑诀学得还行就用枯荣剑诀了。”

        齐蛖径自安排着。

        “大先生,还请手下留情啊。”

        三人分配妥当,孔禹第一个站了出来,不知从哪里拿出一柄黑铁剑轻松地握住手里笑意盈盈地看着大先生。

        “来吧。”

        大先生面无表情地淡淡道。

        从许久之前,幽冥府就在开始暗自搜集十州的术法剑诀,所以对于这些人会秋水的剑术,大先生并不是很吃惊,他也很清楚对方这么做,只不过是为了戏耍他罢了,但是他并没有任何恼怒,甚至有一丝庆幸,因为只要他能在天井关前多拖延一刻,秋水的胜算便会大上一分,与之相比自己这脸皮又算得了什么呢?

        话说这孔禹倒也是客气,见大先生依旧站在原地便抬手道:

        “还请大先生先出剑。”

        闻言大先生也没有跟着客气,手中开山剑犹如一道惊鸿刺了出去。

        而那孔禹看到大先生这一剑非但没有办法惊惧之意,反而一脸嫌弃地皱起了眉头,然后身形纹丝不动地站在原地,手中黑铁剑迎着大先生刺来那一剑劈去。

        孔禹这一剑,势沉如山,颇得开山剑真髓,瞬间摧枯拉朽一般直接将大先生撞得倒飞而去,大先生站立不稳,险些直接装上了城墙。

        “大先生未食饭否?”

        孔禹仰起头一脸轻蔑地看向大先生,先前对大先生的敬意从脸上消散一空。

        “真是令人作呕的一剑。”

        他抬剑指着大先生一脸厌恶道。

        “……”

        闻言大先生只是咳嗽了几声便站了起来,一言不发地提剑再次冲向孔禹。

        很快,大先生的身影再次倒飞而出,这一次他结结实实地撞在了城墙之上。

        虽然孔禹用的是大先生极为熟悉的开山剑,但此时的大先生差不多可以用油尽灯枯来形容了,哪里还会是孔禹的对手?

        “孔禹宫主,你休息一下,让皎兄跟大先生切磋切磋吧。”

        齐蛖喊住了孔禹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接着就只见皎訷一脸兴奋地提着剑迎着大先生冲了过去。

        较之孔禹皎訷的手段更加狠辣,纵横方圆剑在他手里完全变成了一种只为杀戮而存在的剑术,不消片刻大先生浑身上下就已经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了,这完完全全变成了一次单方面的虐杀。

        一直到齐蛖出剑阻止,皎訷才意犹未尽地停止他那近乎疯狂的攻击。

        即便是用剑术,一个幽冥宫宫主的实力,放眼整个十州也是能排的上号的。

        “大先生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兴致跟我们切磋啊。”

        齐蛖走到大先生跟前。

        “大先生若不愿意就直说,我们也不会强人所难,我们去找你身后那些秋水弟子们切磋便是。”

        他皮笑肉不笑道。

        “老夫……奉陪到底。”

        大先生摇了摇头,此时的他已经无力施展御风之术,落到了地上,他那只布满了伤口的手再次提起了手里的开山剑。

        “如此甚好。”

        齐蛖哈哈一笑。

        说完一抬手,几道罡风骤然吹起,卷起地上阵阵尘埃,一道道隐匿与狂风中的剑气撕开了大先生手中开山的防御在大先生身上划开一道深深的血痕。

        齐蛖用的正是枯荣剑的枯剑诀。

        于是接下来就只见到,大先生就像是狂风中的一片落叶一般,陷入了枯剑诀的包围,任凭他如何奋力抵抗身上总是时不时地会出现一道伤口。

        任谁都能看得出来,齐蛖三人这是在故意戏弄大先生,就向猫抓耗子一样,逮着了却不吃只是放在爪间戏弄。

        “这可是大先生啊,那个名满十州的大先生……”

        望着虚像中的这一幕,许多听闻过大先生事迹的修者此时心中不胜凄凉,有的人干脆不再去看头顶的虚像回到了家中关上了房门。

        齐蛖可不在乎这些,他看到大先生在地上翻滚着躲避着自己枯荣剑诀追捕笨拙而吃力姿态心中只觉得舒爽无比。

        也许是因为过于沉浸在这种状态之下的缘故,齐蛖没有听到空中传来的那一声声空气的爆裂之声,更没有看到头顶那穿过秋水鲲之阵飞驰而来的少年。

        轰!

        等他再次默念枯剑诀,抬手准备将隐藏在风中的剑气在大先生身上添几道伤口之时,一股从他正前方吹来的暴虐罡风将那几道剑气直接吹散。

        两道猛烈的罡风相撞在一起发出一声刺耳的气爆声,更是在交汇之处形成了了一道风墙。

        透过这道风强,齐蛖看到了一双愤怒地眸子正怒视着自己。

        那是一个少年眸子。

        “你在做什么?”

        少年扶着大先生,双目圆睁死死地盯着齐蛖。

        “我问你!你!在!做!什!么!”

        少年一字一顿地问道。

        他说的很用力,但是表情却格外平静,但任人都能看的出来,这是愤怒到极致之后的平静。

        “我在做什么,你不都看到了吗?”

        一瞬的失神,当齐蛖发现面前站着的不过是一名秋水的小弟子之后,他不由得有些恼羞成怒地指着大先生笑道。

        轰!

        他话刚出口,两人之间的那堵风墙瞬间坍塌,携带道道剑气的漫天罡风咆哮着冲向齐蛖,眨眼之间就将齐蛖吞没。

        措手不及的齐蛖直接被轰得倒飞而出!

        “你用的也是枯荣剑诀?!”

        有些狼狈地爬起来的齐蛖惊愕地看向少年问道:

        “你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