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三百零九章 这少年怕是要白白送了性命

第三百零九章 这少年怕是要白白送了性命

        很显然,无论天井关前的魔族跟仙盟弟子,还是十州之内那些盯着蜃楼虚像的看客,都被这突如其来从天井关内冲出来的一个少年吓了一跳。

        但当众人看清少年的模样,还有修为时,面上都不由得露出或是鄙夷、或是讥讽的神色。

        “原来只不过是秋水一个不知死活的鲁莽小弟子。”

        许多人在心里都这么想着。

        李云生出现的很突然,许多人甚至没看见他踏符破空而行的情景,在他们看来李云生的修为至多不过上人境,衣着简陋也不像是带了什么法器宝物的模样,这么一来要是放到平日里倒也还好,可今日秋水此等境地之下,一个上人境的弟子跑出来跟仙盟这些人叫嚣无疑是找死。

        长州府。

        原本见到大先生快要被这帮人戏耍折磨至死,眼眶早就红了的许悠悠有些看不下去地准备回房了,可少年的出现却让她乌黑的眼珠一亮。

        “唉……这少年怕是要白白送了性命。”

        一旁的许慎叹了口气,这个时候愿意不顾性命地站出来维护大先生虽然勇气可嘉,但现在局面根本不是一个上人境的小弟子能搀和的。

        而且许慎比之其他人更加清楚,不说远处的仙盟大军,此刻少年眼前的那三个人可是魔族赫赫有名的三个大魔头。

        在他看来,若是这三人联手,就算是巅峰时期的大先生恐怕也不是对手,他们之所以迟迟没有攻破天井关,只不过是在等候破关的时机,这些人的那些小心机是瞒不过许慎的。

        当然可惜归可惜,许慎对这少年并没有太过在意,他的目光依旧更多的是停留在了燕巢关杨万里的身上,尽管此时仙盟已经从燕巢关撤军,但是在许慎看来这里才是决定秋水今日命运的关键。

        但许悠悠就没有想这么多,她看不出那少年的实力,她只是单纯地被少年此时行动吸引住了,然后再次坐了回去,莫名地想要知道事态接下来的发展。

        不过大多数人跟许慎一样,顶多只是为少年叹了一口气,但并没有太过在意,因为无论怎么看,一个上人境的秋水弟子,是不可能在此时的天井关前面掀起多少波澜,顶多只是让天井关前多一具尸首罢了。

        ……

        在一瞬的错愕之后,齐蛖的神色也恢复了从容。

        “原来只不过是一个会枯荣剑诀的秋水弟子,齐蛖啊齐蛖你紧张些什么。”

        他自己甚至都在心里觉得有些好笑。

        “齐公,一个小家伙而已,你管他叫什么名字,了解了他便是了。”

        皎訷有些不耐烦地走到齐蛖边上。

        “不急。”

        齐蛖看了看头顶的天诛阵摇了摇头。

        “这等小角色还是不劳烦三位了,让我们仙盟的人来吧!”

        就在齐蛖话刚出口的时候,终于找到了插手时机的杨志诚纵率领一众仙盟修者连同许道宁杀了过来。

        这杨志诚刚刚得到了曹铿的示意,天诛阵第一次打击马上就要开始,届时将会强行破阵,他让杨志诚务必抢在齐蛖等魔族之前进入秋水。

        正所谓请神容易送神难,曹铿这话也才出口,没等齐蛖动手,站在齐蛖身后的孔禹一拳往身后猛地凭空一砸,杨志诚跟许道宁一众人忽然“砰”的一身如同撞在了一堵透明的墙上,一众人立时人仰马翻。

        “你们这些老匹……”

        杨志诚何曾受过这等屈辱,脏话刚要脱口而出,却在三道森冷至极的目光注视之下,把后面半句话生生地咽了回去。

        只见齐蛖三人齐齐转头看着杨志诚,那似笑非笑的最近,还有噬人野兽般的目光让人不寒而栗。

        “杨府主,此子这时出现,必然有妖,我觉得还是交给我们处理比较好。”

        齐蛖依旧似笑非笑地问道。

        说完他根本不给杨志诚回答的机会,直接转头瞪着李云生道:

        “说,你是谁?到这里来有何企图?”

        “你问我,有何企图?我乃秋水弟子,此处是我秋水所在,我想来便来与你何干?”

        李云生一直在查看大先生的伤势,听到齐蛖这么问不由得抬头怒极反笑。

        看着犹如油井灯枯般已然昏厥不醒的大先生,以及大先生身上那一身的伤口,还有满目疮痍的天井关跟地上那许多秋水弟子的尸体,李云生此时的心情已然不是愤怒一词能够形容的了。

        像他这种一直以来都十分理性的人,大多非常极端,这些人往往一旦被自己情绪控制,理性便会荡然无存。

        就比如此刻的李云生,已经全然不在乎面前三人身上散发出来那上位者独有的气势。

        要知道此刻在外人眼中,李云生这般对那三人怒视的场景,就好像一只蚂蚁对着三头大象张牙舞爪。

        “你还没有回答我,你们这是做什么呢?”

        虽然嘴里仍旧这么问着,其实冷静下来一些的李云生已经大致猜出了一些,这些应该都是来自仙盟攻打秋水的人,他们为什么要对付大先生恐怕是想要进入天井关。

        “你难道看不出来吗?”

        齐蛖笑了笑,恢复了先前从容的神色。

        “我们在跟大先生切磋呢。”

        看着面前这怒视着自己的少年,齐蛖忽然来了兴致。

        “这也叫切磋?”

        李云生看了一样大先生身上的伤口冷笑道,他一面说话一面悄悄将自己的真元渡入大先生体内,虽然他不确定自己体内金色的真元是否会跟大先生体内的真元冲突,但现在大先生油尽灯枯他已经顾不得许多了。

        不过很快他就发现,无论自己怎么把真元渡如大先生体内,都跟石沉大海一般消失无踪,而且李云生的神魂感应到大先生的神魂之力非常虚弱,似乎是用了什么术法消耗了神魂的生机,真元他可以渡,但这神魂的生机他却没有办法。

        “我们用得可都是你们秋水的剑法,可没有欺负大先生!”

        齐蛖笑道,他故意将欺负这两个字说得很重。

        “我看你颇有孝心,不如你来代大先生同我们切磋如何?”

        他接着问道。

        之所以这么问,并不是因为齐蛖很看重李云生,只不过天诛阵打击的时间还未到,他必须找点借口拖延时间将杨志诚他们挡在身后,虽说幽冥府并不惧怕仙盟,但是现在还不是撕破脸皮的时候,他们做事还是需要个说法的。

        “好!”

        不过让齐蛖没想到的是,李云生几乎没有犹豫地就答应了。